黃毓民蘇嘉豪對談:幸不被DQ,「每日當最後一日做」

澳門最年輕立法會議員蘇嘉豪,在黃毓民的網台節目大談自己17年12月因被刑事起訴,被立法會同意停職210天的心路歷程,坦言當時「停職不停工,照坐喺觀眾席篤眼篤鼻,唔想保皇黨習慣冇咗蘇嘉豪」。蘇嘉豪指自己非光榮復職,不知是否值得恭喜。惟黃毓民直指,香港人覺得值得,至少蘇嘉豪無被褫奪議員資格,反而香港一個選舉主任就可剝奪議員政治權利,認為嘉豪「做咗進步民主派icon,今次冇褫奪,下次都會贏」。

據澳門《立法會立法屆及議員章程》第27條規定,議員被刑事起訴三年以下徒刑罪行,須在開審前得立法會許可,暫停該議員職務,否則刑事程序需暫停至其任期結束為止。2017年12月4日,立法會全體會議以不記名方式,以28票贊成、4票反對,通過中止蘇嘉豪議員職務。蘇嘉豪指,停職非處罰,因為每月仍可取薪,只是自己無法進議會投票,無法履行9000多名選民寄予的厚望。蘇直言《議員章程》失卻原始精神,由保障議員獨立行使職務法律,成為打壓異己工具。

蘇嘉豪其後被改判「非法集會及示威罪」罪成,及罰款近4萬澳門元,雖恢復議員身份,卻留有案底。黃毓民表示,作為反對派立法會議員,「有案底係資產,唔係負債嚟嘅」,認為只是對出外旅遊或移民有影響。對於被停職,蘇嘉豪反認為自己是塞翁失馬,「當緩衝同熟習下」。他指當時只上任兩個月「乜都唔識」,雖然無法討論及投票,但決定停職不停工,繼續地區工作、累積區內影響力,希望市民有事「第一時間搵到我」。

黃毓民提到,蘇嘉豪被停職前曾參與2014年反離保行動,離保法是無公開諮詢、保障特首同離職主要官員離職補償金制度,他直言是「離譜法」,最後行動令政府撤回方案,終成為澳門主權移交後最多人參與的反政府遊行。黃毓民形容,反離保及黑箱資助事件是澳門重要的民主抗爭,事後蘇家豪已聲名大噪,成為了年輕人及反對派的icon,問到蘇嘉豪停職後的心態有何改變。蘇指,未停職前的心態是思考四年任期可為市民做甚麼,不會特別計劃連任,因此可以「放啲、盡啲」;停職後的啟發是知道自己「未必有4年,我可能又被人停職」,稱「每日當最後一日做」,表現可能更好。

蘇嘉豪笑指,香港與澳門的反對派抗爭是「蚊同牛比」。黃毓民表示,香港有著本土民主反共的意識形態抗爭,但澳門對民主發展期望不高,令整個氛圍一面倒,故制衡唔到。 蘇嘉豪指,澳門一直是中共的「示範單位」,叫「香港人看過來、台灣人看過來」。黃毓民指,民主派在議會一直是小眾,只有四人,無大影響力,中共「驚咩?」蘇直言,「阿爺」已給每個入議會議員劇本,每人獲分派一個角色,一超出劇本就當你錯。

提到澳門民生問題,蘇嘉豪指有「賭」才有財,賭業撐起了無能的政府,又可以任政府揮霍及派錢11年,令澳門居民雖會責罵政府,但「錢照收」,演變成「做個好公民,派錢照遊行」態度。黃毓民亦指,澳門民生比起香港「冇咁惡劣」,民生得以改善,令澳門反對派空間非常窄;反之香港無民主之餘,27萬人輪公屋及無退休保障,長者生果金加$25猶如「皇恩大赦」。

問到現時澳門最迫切的問題,蘇嘉豪認為是年輕人住屋問題,強調不知政府是否有陰謀,刻意不解決民生問題,任由樓價升,又遊說市民「大灣區樓好平,去拎居住證」,令年輕一代到長者都叫你去大灣區,不去就成井底之蛙,形容社會不穩是一顆計時炸彈。蘇嘉豪指出,根本問題要慢慢鬆動,令空間稍闊,而不是撥亂反正,又指搞社運不能奢望可以看到結果,認為若這樣想會「去得盡啲」。

蘇嘉豪在2016 年5月15日以新澳門學社成員身份,抗議澳門基金會「黑箱」資助廣州暨南大學1億元人民幣的利益輸送,形容是「左手交右手」。蘇嘉豪在遊行結束後前往主教山特首官邸遞信,惟因無人接信,故其將信摺成紙飛機飛進官邸,後被警方定性為「非法集會」,事後被控以加重違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