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者指出:「明日大嶼」願景明顯是上佳的選擇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教授宋恩榮及香港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王于漸於《信報》撰文指出,綜合成本效益的考慮,「明日大嶼」願景是上佳的選擇。


宋恩榮及王于漸表示,作為經濟學者,他們一直堅持香港需要保持公共財政穩健,也要確保大型工程的成本效益。文章仔細分析「明日大嶼」願景的成本效益,論證香港需要大幅增闢土地,說明在眾多增闢土地方案中,「明日大嶼」是高效的方案。


對於坊間質疑「香港是否需要增闢這麼多土地?」,文章指出土供小組援引早前在香港《2030+》研究中有關整體土地短缺約1200公頃的預測,有可能低估了實際所需的土地,認為如果香港的人均居住面積要提高到新加坡每人270平方呎的水平,香港的土地短缺便會超過1200公頃好幾倍。另外,文章指出要鞏固和提升香港作為國際級樞紐,人才和土地必不可少,香港雖有不少農地,但這些新界的土地遠離市區,不能發展成為商業中心。又指出新界發展農地,或者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都不能解決香港商業用地嚴重短缺的難題。


文章亦提及,政府要有土地儲備,才能夠加強收回私人土地的議價能力,不然只會給地產商牽着鼻子走,無法重奪城市發展的主導權。認為政府最新的政策是多管齊下,既建設人工島,也同時進行近岸填海及發展農地(其中包括棕地),才能夠滿足香港的土地需求。


從成本效益分析,文章指出中部水域是淺水地帶,填海並不困難,並無特別理由認為成本會特別高,預計首期交椅洲1000公頃填海的成本約為1500億元,全部1700公頃填海的成本約為2600億元。另外,文章認為政府收回新界農地以作新市鎮發展用途,收購價比填海的成本更高。而發展棕地最為複雜,因棕地大部分十分零散,難以大片規劃,認為所需時間不會比建設人工島短,甚至更漫長,成本也會高昂。兩位學者又認為,近岸填海的成本應該比人工島填海的成本低,不過近岸填海容易受到附近居民的激烈反對。


至於增闢土地的效益,文章指出,坊間認為人工島是「倒錢落海」或者「燃燒儲備」,完全忽視土地是香港最寶貴的資產,政府可以通過賣地收回增闢土地的成本。又指出坊間流傳人工島的賣地收入只計算私人住宅單位的賣地收入,沒有計算商業地的收入,明顯是低估。


除了拍賣土地的收入,文章提及還要計算多種社會效益。宋恩榮及王于漸估計每個公營房屋單位的社會價值平均為300萬元,28萬個單位的社會價值共8400億元,加上約8400億元拍賣土地的庫房收入,兩者合共16800億元,再加上人工島創造34萬個就業職位的經濟效益、康樂運動和社區設施的社會效益,還有人工島的交通網絡的效益等,總社會效益相信高達兩萬億。


文章結論認為,人工島計劃5000億元的總成本不能忽略工程可能出現超支,但人工島帶來的財政收入及總社會效益遠遠超過萬億。工程費用可以攤分二三十年進行,每年不過數百億元,以香港政府的財力是綽綽有餘。如果香港經濟不幸出現長期經濟危機,政府可以放緩人工島的建設,並分期興建連接人工島與市區的鐵路、隧道、橋樑,保持香港公共財政的穩健。

文章原載《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