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民族黨直接影響港人享受「一國兩制」,楊岳橋:民族黨不是黑社會

警方建議保安局局長據《社團條例》151章8條,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公民黨楊岳橋回應事件指,《社團條例》是針對三合會組織而設,回歸以來未應用於政治組織。楊岳橋指,香港擁有言論自由及結社自由,他擔心政府日後利用《社團條例》打壓政治組織,未就基本法23條立法已行使23條的權利。

  1. 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解釋取締香港民族黨的法律背景。他指,根據香港《社團條例》,社團事務主任如果有合理懷疑有組織干犯其中條文,指他們的活動危害香港公眾安全、香港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或影響國家安全的話,就有責任要求保安局局長作出取締此等組織的法令,而保安局局長在行使權力前,須給予受影響人士機會作出答辯,命令才會有效。
  2. 至於公共安全如何影響香港人其他權利和自由,以至國家安全如何定義,湯家驊指社團條例清楚規定,公共安全和香港人權利自由需要根據國際人權公約的準則去解讀,而國家安全的意思,是要保持國家領土完整。他引述根據國際人權公約,先前最少有一個案例指,在意大利曾有人試圖重組法西斯黨,聲言推翻意大利政府,最後此人被判監禁,而該政黨亦被意大利政府取締。
  3. 涉事人於是告上歐洲人權法庭,法庭認為此人組黨的宗旨,直接威脅意大利政府的架構,因意影響其他人享受選舉意大利政府的權利,裁定意大利政府將之取締並不違反國際人權公約。若根據此案例推論,若有人聲言要推翻一國兩制,而「直接影響」所有其他人因一國兩制可以享用到的核心價值、自由,則該等組織很可能干犯公共安全和其他人的權利的條文,因此可觸動社團條例由保安局局長取締這些團體。
  4. 湯家驊又說,《社團條例》與《基本法》並無衝突,前者規定公共安全、其他市民權利和自由須根據國際人權公約準則解讀。他指,民族黨綱領激進,包括取消基本法,推翻一國兩制,觸犯香港法例,危害港人在一國兩制下,受基本法保障的權利和自由,警方引用《社團條例》作出建議並不奇怪。他又認為,有法例處理的行為,就應該根據法例處理,不應該根據政治環境或政治立場,決定是否執行法例,否則並不符合法治精神。至於應否取締提倡自決的政團,他就認為,如果自決的基礎是在一國兩制下,爭取更高度的自治,不應被視為危害公共安全或港人權利自由;但如果基礎在於推翻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就有機會干犯《社團條例》。
  5. 香港律師會會長彭韻僖表示,要了解情況才可以回應,至於港獨言論是否違反社團條例,她需要視乎執行條例是考慮甚麼因素,權力是否適當地運用。被問是否認同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所指,凡是《基本法》沒規定的,國家《憲法》的有關規定就自動適用香港,彭韻僖指,國家《憲法》是國家法律的根與本,當然具有最高法律效力,《基本法》的法律依歸是中國《憲法》,因此《憲法》在香港是有效,單一國家只有單一憲法。她以英文回答問題時指,根據《基本法》,除了附件三外,全國性法律不能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應用,但中國《憲法》並非只是全國性法律,而是具有最高法律效力。但她其後指,在香港要應用《基本法》或解釋法律,所以在新憲制機制下,香港的法律依歸是《基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