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毓民:搶手機竟不及毒打記者暴力,妹仔林鄭豈敢譴責中央?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回應Now TV攝影師在北京被打和扣押事件,稱感到遺憾,已要求有關當局跟進。被問及會否譴責事件,她表示不希望大家以敵對態度,看待事件。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稱,林鄭月娥抱持「雙重標準」,質疑她為何對立法會許智峯搶政府人員手機事件則「大聲疾呼」,稱要譴責許智峯,並要他思考是否適合當議員。黃毓民形容,林鄭的回應是「一處鄉村一處泥」。

  1. Now新聞兩日前報道稱,一名駐北京攝影記者在採訪7·09事件維權律師家屬時被公安押上警車,被五至六名便衣人員壓在地上,雙手反扣背后再鎖上手銬,並強行將他抬入車廂。 期間,他與同在現場的文字記者不斷追問警員為何將他帶走,但未有回應。黃毓民認為,林鄭月娥要向所有人解釋,為什麽許的行為她予以強烈譴責,認為搶手機乃「暴力的體現」,而內地人員「毒打香港記者」則只表示遺憾。黃毓民進一步指,提「遺憾」或「譴責」,意義可謂千差萬別。
  2. 黃毓民解釋,「遺憾」二字出於唐代杜甫,表示對「一些不可補救的事情、缺陷表示可惜」;如今「遺憾」二字已成為外交套語。他舉例指,甲方做錯事情,乙方要求甲方道歉時就會採取外交辭令,若乙方選擇對甲方的行為表示遺憾,代表甲方比自己強勢。作爲弱勢的一方,只能夠以「遺憾」次類字眼表示對甲方不滿,實則有地位之別。
  3. 黃毓民繼而追問,為什麼香港記者在內地正常採訪被暴力對待,特區未有對施暴者作出譴責,而許智峯搶手機則遭到她「嚴厲譴責」?黃毓民稱,他不認為搶手機比「毒打」記者來得更暴力。
  4. 黃毓民補充,林鄭月娥此番回應惹起公憤,指無須用譴責等敵對性字眼回應事件,無用譴責字樣不代表特區政府不關心云云。黃毓民反駁指,譴責乃是彰顯公義的字眼,「像林鄭這樣中央政府的奴才、妹仔因為地位與中央懸殊,故不敢譴責暴力對待香港記者的內地人」。他又質疑,為何在這兩件事上採取不同的標準,民主黨沒有出來反抗。
  5. 黃毓民回憶幾十年前還是記者的時候,唐山大地震發生後,他憑一封家書得知當時死傷者達幾十萬人,後來官方公佈的數字指遠不止幾十萬,可是當時官方媒體指責黃毓民捏造新聞。黃毓民指,今日香港媒體裡,有線的中國新聞做得比無綫、now的好;在今次記者被打的報道上看,now比較積極,而無綫就只是報道事件,無任何跟進。黃毓民重申,林鄭月娥對內地人員暴力對待香港記者、許智峯搶手機採取不同的回應策略,認為民主黨應去信林鄭,要求合理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