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高鐵,攀著中國民族復興夢要錢

總理李克強到印尼訪問,與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舉行會談,後者同意加快雅萬高鐵項目。原來該高鐵項目早在 2015 年已經簽訂協議,但中文媒體鮮見後續消息,我們只能從外語媒體得到片言隻語,顯示項目停滯,而且消息對中國來說不甚利好。稍加分析,我們會發現印尼比泰國更進一步,對中國「又吃又擰」,吃準了中國的弱點。時評人劉銳紹接受本報採訪時,分析了中國的失策,但他較樂觀的相信中國正在改變策略。

印尼越拖越有利

  1. 中國在 2015 年 10 月擊敗日本,與印尼簽訂合約興建高鐵項目。雙方還於 2016 年舉行奠基儀式,宣佈即將開工,可是儀式之後一周,項目就被叫停,印尼官員稱「看不懂」中國承建方提交的文件,故無法加快審批,而當時中方仍未得到印方的工程許可。在此之後,中文媒體幾乎沒有新消息。《日本經濟新聞》則於去年報導指,項目停滯的原因是印尼地價飆升,居民權利意識增強。隨後該項目又再沉寂。到了 2018 年 1 月,《日經》才報導印方提出延長方案,雅加達一端延伸到郊區的蘇卡諾.哈達國際機場,萬隆一端則延伸至郊區正在建設的另一國際機場。延長後,總里程將從目前的 140 公里增至 200 公里以上。
  2. 劉銳紹較早前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中國國有資金一直流失,同時中國由於推展一帶一路,往往只要 10% 的盈利就願意簽約(日本以 30% 為門檻,美國更在 40% 以上),因此中國被耍手段,如印尼和泰國等都在簽約之後利用合約或法律漏洞而突然反口,提出要求。本報另一專題則介紹,西方研究指中國對外投資和當地政治廉潔程度成反比,政府人員就有利益可撈。
  3. 在印尼高鐵項目上,我們就目睹這一幕。首先印方表示「看不懂」文件,理應是技術問題,能很快獲得解決,退一步說,如果問題持續,也應該邀請中方來處理,但我們也看不到印尼跟進舉動,項目從此長期停滯。後來曝光的資料顯示,如果項目終止,中方須負責填回土地,不賺反虧,印尼以此要脅中方提供更多優惠。
  4. 其次,日本傳媒指印尼是民主國家,收地不可能像中國順利。且不論弦外之音,僅論印尼這個貪腐成風的國家,亦不太可能因為民主選舉制度就改變貪腐,買票亦屬公開的秘密。我們應明白政治風貌的改變要建基於經濟、文化、法律等方面的發展。固然地主阻撓收地、坐地起價是常態,但對小地主來說,尤其是印尼欠發展的郊區,賠償方案應該是可觀而樂見的,正如中國內地農村一代人靠政府收地致富;反過來說,如果地方政府能夠隻手遮天不給足夠賠償,也應該能夠殘忍的驅逐這些「低端人口」,不會使項目停滯。因此更大的可能是大地主不滿賠償,並且在政界施加壓力。
  5. 即使我們相信印尼面對的文件閱讀困難和收地困難和官僚無關,但當前障礙未解決,印尼就提出延長方案,總里程增加一半,計劃耗資亦增加一半,從 60 億美元增至 91 億,當作何解?由於工程的 75% 或更多的融資來自中國國家開發銀行,所以貸款越多,對印尼似乎越有利,至少在總統任內。印尼日後如毀約,都是繼任者的事,譬如說工程完成度只有七成,錢卻十足的花光(在別處),中國也沒理由拆去那七成的印尼高鐵,而只能含淚接受。可以說,從地方勢力到官僚再到總統,都有理由拖延以謀取更多利益。
  • 印尼爪哇高鐵規劃,雅萬高鐵是第一期
    o 180509 a1b

劉銳紹分析病因

  1. 劉銳紹再接受本報訪問,指出一些國家向中國借錢搞基建,早就立心不還,除非中國提供更多優惠。中國要揚一帶一路的國威,加上投資無法收回,只好接受,結果連 10% 的盈利都填進去。他直言中國開展一帶一路時掉以輕心,因此願望與現實脫節。
  2. 他指出,中國在 2015 年外匯儲備達 4 萬億,但 2016 年減至 3 萬億,他強調這些都是公開資料。其次,中國的軟實力比硬實力更不足。東南亞國家也許經濟上依賴中國,但意識形態、政治、軍事地緣方面始終靠攏美國。他相信印尼叫停項目就有美國因素。這些國家即使違約,中國告到世貿組織也「人地玩曬」,而中國硬實力又不及美國,無法強逼對方就範。
  3. 他更指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為了安全,想組織或聘用中國僱傭兵,但當地政府不信任中國,結果中企只可選擇美國背景的「黑水公司」,即在伊拉克等地惡名昭著的僱傭兵集團。經查,「黑水」創始人 Erik Prince 在香港成立了「先豐服務集團」,其於 2016 年聲明指,有意為客戶在一帶一路周邊地區的「挑戰及需求」提供「海陸空綜合物流方案」,包括培訓、通訊、風險緩減、訊息收集、醫療轉運等。
  4. 不過劉銳紹對一帶一路未來感到樂觀。他指中國現在已警覺這一點,一方面大力打貪,一方面在合約中加設條件,而正如《日經》所指,截至 2017 年中,印尼仍未得到中國融資協議的資金,就是因為印方無法滿足土地徵用方面的要求。
  • 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不獲政治信任,只能請美國黑水僱傭兵?(圖為 2004 年在伊拉克的黑水傭兵)
    o 180509 a1c

印尼比泰國手段更進一步

  1. 泰國高鐵一波三折。在英拉時期的 2013 年,李克強訪泰並簽署了「高鐵換大米」協議,但英拉隨後下台,巴育任總理;2014 年底,中泰雙方在兩國總理的見證下簽署《中泰鐵路合作諒解備忘錄》,並於 2015 年底舉行啟動儀式;此時日本開出比中國更低的貸款利率,僅為 0.1%,結果泰國在 2016 年 3 月表示將「自籌資金」建設。除了拖延、日本摻和,泰國還一度提出削減老撾、泰國邊境的路段,用劉銳紹的話,將使中國倡議的泛亞高鐵「肝腸寸斷」,得物而無用。經各方努力,2017 總理巴育訪華參加金磚峰會期間,中泰才正式就合作項目的設計和監理簽署合約。
  2. 在中泰高鐵項目磋商期間,雖然習近平和兩國總理都曾出席見證合約簽署,但具體磋商仍由各自的部門進行,以技術性問題為由拖拉。反觀印尼,外長蕾特諾曾於今年 2 月應中國外長王毅之邀訪華,與李克強會談。很可能這次會談促成了今次李克強的訪問,而印尼外長蕾特諾在期間提出高鐵項目問題,就將問題帶到外交層次;一旦涉及外交、戰略和一帶一路,就更涉及習近平本人的威信。印尼和其他國家如果離開技術層面,進一步針對具體領導人,在外交上提出要求,即所謂「有大找大」,中國就更缺乏下台階,而必須為一帶一路、民族復興的圖景而接受條件。
  • 蕾特諾與李克強會談
    o 180509 a1a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