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應參考兩岸司法互助 不處理「引渡後令港人恐慌」案件

評論

港男於台灣殺港女女友後逃返香港,引起民建聯的李慧琼、周浩鼎搶先開記招,為政府宣布修改《逃犯條例》做開路先鋒。當時一句句為家屬討公道、爭公義令他們和保安局自以為成功搶佔輿論話語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更直如衛道士上身,稱「自己大可不回應台灣當局和家屬的要求」。

逃犯條例、孟晚舟案

編者根據事態發展和收到的消息,相信今次主張修訂《逃犯條例》並非北京自上而下給特區政府的任務,只是政府和某些建制派有自己的盤算而已。要知道,北京要林鄭在其特首任內完成《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已非甚麼秘密,站在立法前線的保安局、律政司所需要的,是可操作的「安全測試」,試探民意。編者明白政府或許有準備工作,但輿論看不到,因此難以在其中測試民意。因此,若保安局認為此案是「從天而降」的試水溫契機,也並不出奇。李家超是警隊出身,主觀上對二十三條立法不想拖得太久;加上民建聯積極遊說,他就變得異常落力,為被殺港女家屬討公道。

不過,特區官員興高采列之際,確實發生了孟晚舟案,美國以連串詐騙罪要求加拿大當局「幫忙」拘捕並引渡她受審。而據知,加拿大法院決定引渡與否時,孟是否有意圖觸碰詐騙並非考慮關鍵。孟晚舟案的啟示很清楚:法治紀錄良好的加拿大法院尚且要屈從美國強權,更遑論香港。除非特區政府研究修例時只有官大人之間的閉門做車而絕緣於外界,否則不可能不考慮經常來往內地特區商家們的顧慮,難道以為李家超一句「非刑事、無心之失犯罪香港法庭不接受引渡」,就可安商家的心?

中國官方眼中,孟晚舟就算有罪都只是輕微的經濟犯罪,以刑事罪行作包裝要求引渡,根本是美國的政治操作。站在北京角度,現《逃犯條例》中可引渡罪行包含經濟犯罪,一旦修例後適用於內地,無異於中國承認經濟犯罪也可以引渡,使中國在孟晚舟事件中自打咀巴。所以,經濟犯罪是修例的吊詭處。我們有政黨可能認為中央已一錘定音要修例,就放風提議「刪除經濟犯罪」或斬件式修訂。今早,貴為全國人大常委的譚耀宗更稱中央對斬件「無所謂」。對這些「放風」,編者實在感到難過。

可悲的譚耀宗

稍有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列於《逃犯條例》附件的四十六宗嚴重、可引渡罪行,同時適用於現行與特區政府簽訂長期移交逃犯協議的國家。若為修例不惜將之斬件,固然商人基於唯利是圖、社會精英基於息事寧人而不當一回事,但代價就是賠上法律原則、香港國際聲譽。貴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政法機構領導人之一的譚耀宗,一句「中央對此無所謂」就將這些原則通通拋諸腦後,實比某些商家更可悲,且陷中央於不義。不過,商界其實不是太難應付,商界議員對修例有所保留,主要是向其選民交代,而他們不想得罪中央,一定不會連修例原則也一併反對。今日經民聯林健鋒就問到,特區政府會否考慮斬件,並提高啟動移交的門檻,由最高人民法院提出。這說明只要特區就範,修例就不會有阻力。

幸好,不知是否有「高人」指點,林鄭昨日出席行政會議前,話鋒已有所轉變。今日她更清楚表示《逃犯條例》附件的四十六項罪行不是無中生有,暗示不可因修例而改變特區與其他國家在引渡方面的既有做法。李家超更一反以往態度,除表示會聆聽商界意見外,更會小心留意處理《逃犯條例》方法是否適當,且要確保制度持續有效,強調現在未有最終決定。李家超要求「各界給予時間」,林鄭直言台灣案疑犯可能趕不及處理,無不顯示政府退縮、不急於修例的可能性越來越大。商界議員一般較短視,只看到自己界別利益,不會考慮法制、制度,而這次泛民提議香港和台灣自己訂協議,也觸碰到政治敏感,對問題無幫助。幸好特區政府如今強調要更多時間好好考慮,編者也才安心一點。相信中央政府亦會體諒。

參考兩岸司法互助

話雖如此,編者並非全然反對修例,而是主張好好修例。編者的意見是,若特區處理《逃犯條例》不力,甚至中途跪低,為未來廿三條立法帶來的,將是更多的政治變數。雖然如此,不代表沒有辦法。其中,大陸和台灣就共同打擊犯罪簽訂的「司法互助協議」,有部分條款值得特區政府參考,尤其是協議第十五條的「不予協助」部分,當中指出「雙方同意因請求內容不符合己方規定或執行請求將損害己方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等情形,得不予協助,並向對方說明」。

若套用到香港,就是一旦引渡的決定可能令香港民眾產生恐慌,無論引渡所涉罪名為何,香港可不考慮引渡。編者建議,可以在修例申明這點,並令此條款只適用於未與特區簽訂長期移交協議的所有其他國家/地區,包括大陸和台灣。由於是次修例份屬香港本地立法,只要不涉及已經和香港簽訂相關協議的政府,修例內容可由港府全權釐訂。編者相信,加入此條款可令香港法院的把關更有力,否則法院只可根據該四十六宗罪名是否吻合案情來作決定。

 

保安局長李家超最新回應(2019/3/21)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指出,對於修改逃犯條例,當局收到了3000份的支持意見及1400份的反對意見,不同界別的人士對條例某些細節是不認識,所以有責任向大眾解釋。李家超指在交流之中,不同人士都會把焦點放於現有法律的46種罪類細節內容。他強調自己會聆聽任何的意見,又指有不同的解讀及推測想像是正常的,但要確保現行的逃犯條例及制度得以保存,恆之有效。

李家超表示,現有的制度是參考了聯會國的範本,簽署協議的國家或地區都是共同同意打擊有組織罪行。移交逃犯是大家考慮的做法之一,與世界上絕大部分的國家一致。

在交流意見的階段,李家超指,現時仍未有作出最終決定。正與律政司研究處理的方法。

 

保安局長李家超回應(2019/3/20)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表示,有代表解釋他對逃犯條例建議的目的、做法及克服的困難,稱在該階段會細心聆聽及理解他們對議題關心的理由及出發點。他指,在收到的正式意見,有三千份支持,千四份反對,亦有其他表達不同意見,現正謹慎全面研究其他不同意見,因整個逃犯條例是現有法例,亦已用22年。他表示,在聆聽及處理移交逃犯條例時,會小心留意處理方法是否適當,且因要確保整個制度多年來是有效的元素,稱會與團體研究所有意見後,再提交方案及回應,冀各界給予時間。

 

 
【線報直播】民建聯「尋求公義 移交逃犯」安排記者會:公義延遲彰顯即是不能彰顯 (2019/2/12)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