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這個麻煩友.可能最終不是脫歐而是被歐盟踢出局

英國首相文翠珊心愛的脫歐方案,於英國時間上周 3 月 12 日再度遭國會否決。原定 3 月 29 日的脫歐限期最少要拖到6月30日。國會既不接受「硬脫歐」,又否決首相的方案,彼此陷入拖延時間、拒承擔責任的旋渦中。編者大膽認為,如此下去,英國不用「脫歐」,反而越來越有可能因歐洲嫌太麻煩而「被踢出歐盟」。

文翠珊的脫歐方案即使經修訂,還是先後於 1 月 15 日和 3 月 12 日被英國國會兩次否決。文翠珊遂於 3 月 14 日提出議案,議員要在兩個選項中進行表決。

  • 選項一:國會支持她「第三次」提出的方案,將脫歐期限延至 6 月 30 日;否則延至更長
  • 選項二:無協議脫歐

由於之前國會已表決支持「永遠不會無協議脫歐」,故文翠珊的用意很明顯,就是要迫使議員接受她稍後提出的方案,否則讓英國「硬著陸」,國會就是出爾反爾,責將不在首相女士。結果,文翠珊獲得首次勝利,議案在所有議員的修正案均被否決的情況下通過。表面上是勝利,但文翠珊似正進一步將英國推進「死胡同」。

文翠珊曾稱自己會如期於周二提交脫歐延期方案,把脫歐限期延至 6 月 30 日。當然,我們無法斷言劇情不會峰迴路轉、直接通過原脫歐方案,不過我們傾向相信她的算盤打不響。昨日,財相夏文達已經放出與首相女士不同的話:如未得到北愛統一黨支持,倫敦不會隨便再提出新方案。看來,文翠珊現時注定難以交出一份各方滿意的脫歐答卷。

假設文翠珊脫歐協議第三度遭否決,編者對上周的「勝仗」就只有一個解讀:就是議員尋求「無限期留歐」。當然,偽善的英國政客是不會將尋求「無限期留歐」說出口,但可以肯定的是,當「離地」的首相女士公開撰文,把脫歐形容為《Hotel California》那句「You can check 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時,議員們自然不會將之視作威脅,因在他們眼中,若英國因上述議案獲通過而繼續留歐,責將不在他們,而是文翠珊的責任。所以有趣的是,公開要求文翠珊辭職的意見好像已「自我滅聲」一樣。很簡單,因大家都不想負責任,包括那些討厭文翠珊的保守黨員。

英國首相乃國會所推舉產生的,慣例上首相沒有固定任期。近代以來的實踐、被視為「不成文憲法」的模式是,若首相接連在重大議題上被國會否決,反映首相和國會有裂痕,首相只有辭任,但有權同時解散國會、提早大選。這種做法避免了首相獨斷專橫,亦使國會不敢輕舉妄動,構成了權力的平衡。事實上,很多議會制國家都有類似規定。

不過,英國的「不明文規定」傳統突然被 2011 年通過的《定期國會法》打破。國會任期變得須按照法律規定,每五年舉行一次換屆大選,而提前大選要有三分之二議員通過解散國會、或以簡單大多數通過不信任動議。換言之,相關權力從首相移交給了國會,首相再無制衡議員、黨員的工具,反而議員和首相作對卻零風險。這樣造成政府弱、國會亂的局面,情況近似一些實行多黨制國會的國家如意大利等。英國政局從此不穩定,因禮樂已經崩壞。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親眼目睹文翠珊被歷史性的比數否決如此重大的議案後,仍未有解散國會,反而將內容幾乎一樣的議案「無限輪迴」,企圖迫議員順著形勢就範。但文翠珊這樣做,同樣把自己推入死胡同,不論其如何苦口婆心,如何撰文呼籲,那些充份利用制度漏洞的議員仍然堅持己見。

布魯塞爾應該感到頭痛,他們認為限期跳票尚屬其次,問題是英國不成文制度越失衡,為歐盟帶來的就是越來越多的不確定性。歐盟上周六向各國大使發佈的報告已表示,英國脫歐延期不應超越 7 月 1 日,因 7 月 2 日是新一屆歐洲議會任期的開始,若英國在此前脫歐,將與新一屆議會無關;否則就須在英國舉行歐洲議會選舉,這樣將為歐盟徒添麻煩。分析指,以英國目前的政治氣氛而論,必會選出疑歐派為代表,若在那時候進入歐洲議會就無異於「搞亂檔」。可以預見,目前的英國國會若要在 6 月 30 日前通過脫歐法案可以說沒有可能,更遑論接受文翠珊的脫歐方案。

編者留意到,當歐盟對文翠珊有信心時,都盡量挽留英國,明言英國隨時可終止脫歐。然而到今天,當歐盟見到倫敦如此制度崩壞、給布魯塞爾一直送上麻煩,其對英國的態度似乎已有所轉變。消息指歐盟部分成員國包括法國、德國已質疑英國是否真的如此不可或缺。默克爾、馬克龍等領袖,近日對英國已談得越來越少。

看來,文翠珊有必要設法舉行選舉,除了一表「以正綱紀」的決心外,還可避免國會內進一步拖拉和兜圈子。另編者提議,大選應與脫歐公投綑綁進行。當然,今次公投所問問題會較複雜,應問及選民是否支持脫歐、若支持脫歐又是否支持「硬脫歐」。有了這樣較強的依據,延遲脫歐會較好商量。亦只有如此,英國才有望自救,擺脫國會僵持之餘,亦較少機會落入被歐盟拒絕延遲脫歐,繼而被「踢走」這個令英國人面子盡失的結局。 

最新消息是,下議院議長伯考「截停」文翠珊的第三度表決。伯考表示文翠珊的議案沒有本質分別,而已經被國會否決兩次。按一個 1604 年的議決,在國會的一個會期內不能再提交相同議案,以保議會時間得到合理運用和尊重。我們不知到底伯考是「看不過眼」而提出這一點,抑或是另有所圖,不過眾議員似乎對伯考的提醒有點不知所措,可見英國議會「禮崩樂壞」並非虛言。在此形勢下,英國迎來 Bad Ending 的機會越來越高,至少面對歐盟的談判籌碼將更惡劣。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