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罕見地率先停飛波音.特朗普今次壓力大了

香港時間 3 月 10 日,一架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的波音 737 MAX 8 客機在埃國境內墜毀,機上 157 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全部罹難,當中包括 8 名中國公民。第二日,中國率先宣布內地 96 架該型號客機停飛。一般認為,中國在採取任何針對外國政府、公司的商業制約措施前必深思熟慮對宏觀政治、外交的影響;中國是次如此「果斷」宣布停飛,應如何解讀?

首先編者覺得今次是「最不容易」引起外界猜疑當中政治盤算的一次。首先,今次空難令多名中國公民死亡;其次,涉及同型波音客機的空難半年間已出現第二次。中國作為波音最大訂單國,宣布停飛有根有據之餘,亦可給波音公司甚至華府最大的震懾作用。中國的行動似乎收效,今日波音股價一度急挫 11%。

然而,編者仍能找出中國此舉的政治痕跡。必須注意的背景是,中國雖然一直「吹風」稱與美國的貿易談判將有成果,但自第二次「習金會」以無協議告終後,白宮的口風似轉趨保守,由特朗普在 1 月稱的「會談有豐碩成果」,轉變成白宮昨日的最新說法,「特朗普和習近平可能舉行的高峰會還未確定」,稱雙方談判人員目前正試圖化解兩國的貿易爭端、目前宣布兩人舉行會談為時過早云云。眾所周知,中國一直以較被動、低調的態度應對貿易戰。就像華為事件一樣,中國苦謀主動出擊之策,既要觸到痛處,又要不失低調,令特朗藉難有藉口發難。如今波音 737 MAX 8 再次發生空難,對中國來說簡直是天降之良機。

編者提出之「陰謀論」,人們不一定同意,翻查資料,中國民航局已非首次下達類似指令。2008 年,作為 737 MAX 系列「競爭者」的 A320 neo 系列空中巴士因發生多宗發動機空中停車和中斷起飛事件,民航局在審視初步調查結果後決定發布《適航指令》,要求 A320 neo 必須按要求改裝才能繼續飛行。

不過編者認為,是次中國勒令停飛,性質上與 2008 年那次大不相同。我們宜注意今次的決定在波音調查未完成前就率先於各國宣布,事前亦沒有預先給波音發聲明、通報,包括必須按要求改裝才能繼續飛行云云。更重要的是,當年的《適航指令》沒有在字眼上針對個別飛機公司,只是列出要改裝的部分,理論上適用於所有類型的飛機。僅就中國而言,今次針對波音的停飛令實在與別不同。

由此可見,中國是次行動的核心是率先、出其不意。若要預先警告,中國就不可能飲「頭啖湯」率先宣布停飛,而波音的股價就不會大瀉。相信仍然會有讀者認為上述說法純屬「捕風捉影」的臆測。

在評論的最後部分,編者嘗試提出較具體證據,說明中國一直視制裁美國的飛機工業作為對付美國的最後殺手鐧。去年 3 月貿易戰尚未爆發時,華府首次公布對中國徵稅建議清單,中國商務部隨即公布同額之徵稅清單,當中包括「空載重量超過 15000 公斤,但不超過 45000 公斤的飛機及其他航空器」,涵蓋幾乎所有波音 737 系列的主力機型。美國公布對華徵稅清單當日,波音股價暴跌 5%;中國的反制清單公布後,其股價再跌 6%。兩次合計和今次波音股價最大跌幅一樣,可見觸碰了市場同樣的擔憂。

中美隨即開展貿易談判。談判雖不歡而散,貿易戰亦在 7 月正式打響,美國宣布對價值 340 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 25% 的懲罰性關稅,另聲稱對價值 160 億美元商品的關稅將很快生效。中國雖立即跟隨,但最終實施的徵稅清單與 4 月始公布的有頗大變化,其中「航空器」一項被刪掉,之後 160 億美元的清單中亦再無提及航空器。眾人皆知,這是中國「留有一手」的做法。

中國「留有一手」,自然等待出手的時機。今次中國一反常態的率先宣布停飛,編者認為是中國研判到應該充分利用這個天賜的機會,觸碰「飛機工業」這個美國的死穴,觸到美國痛處之餘,中國在國際上亦不失分,可謂一舉兩得。編者相信,華府應很快應中國所求,公布「習特會」舉行的具體時間。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