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打卡抗議美帝.自我感覺很良好

兩周前,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發表演說,評價過去一年港府的不少決定,包括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拒絕外國記者入境以及 DQ 立法會選舉參選人等,稱這些做法令美國關注香港能否維持高度自治。再之前,他又表示特區政府修訂移交逃犯條例,或會影響美國與香港的雙邊協議。

無可否認,這些言論必定觸動中央政府的神經。建制政黨排住隊到美國駐港總領事館「打卡抗議」,儼然成為「一國兩制」下特區政治一道風景線,至於升斗市民是否喜歡,則貴客自理。

抗議給誰看?

繼昨日工聯會響起頭砲後,今日輪到萬人大黨民建聯。他們向「美帝」群起而攻之時,正是北京召開兩會之重要時刻,眾大佬都不在香港。就記者所見,不論工聯會還是民建聯的示威,有的只是區議員、社區幹事;平時最樂意當「重炮手」的立法會議員如周浩鼎和陸頌雄等,完全不見踪影。

編者敢說,唐偉康從白宮得知,中國未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前一定不敢得罪美國。既然不敢,他何以會將這些基層人士示威隊伍放在眼內?

特首和外交部特派員,到底誰話事

作為中國人,面對這些來自西方的輕蔑,當然不以為然。但說到機制,編者要提出另一個問題:到底是特首還是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有權傳召外國領事傾偈甚或表達不滿?若不論機制只論「誰大誰惡誰正確」,自然得出特首無權、駐港特派員有權的結論。但根據編者記憶,駐港特派員未有做過,反而特首試過傳召總領事到禮賓府。近期例子是,北京就算如何對陳浩天咬牙切齒,他應邀到外國記者會演講,駐港特派員只是發聲明譴責,今次唐偉康事件也是如是。

自從陳浩天風波起,特首林鄭似乎很識做,事事避免與外交部爭權。不過回溯到 2012 年,香港保釣人士再登上釣魚島後遭日本當局扣查,時任特首梁振英深夜傳召日本駐香港總領事隈丸優次,重申中國立場和要求盡快釋放香港居民和其他中國公民。

梁振英至少做了這一件市民樂見的事。但機制歸機制,編者還是要問,究竟特區範圍內,誰有權傳召領事?市民樂見並非放任機制混亂的借口。不知道若梁振英今日仍是特首,他還會不會就唐偉康的言論而傳召他、對他作出嚴正交涉。編者認為他不一定會,因駐港特派員已以聲明代勞。不過假設他會這樣做,到底是代表自己有權抑或是外交部的指令?又或者,是否「根正苗紅」的特首才獲信任而林鄭不「識做」也不行?

說到底,決定發出聲明還是直接「召見」,是取決於事態的發展,絕不可因為特首與駐港特派員之間不敢爭權,而令最終無人(包括駐港特派員自己)膽敢按下「傳召」的按鈕。編者深信,聲明就是聲明,召見就是召見,後者決無被前者取代之理。

編者認為,民建聯作為「天下最大黨」,必須是建制派內最有先見之明的政黨,排隊緊跟中央「罵賊」本身無問題,但眾大佬包括尊貴的立法會議員、行政會議成員、兩會代表,請提出更多機制的問題,真真正正做港人、北京心中結結實實的建設力量。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