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的梟龍戰機明明贏了.中國卻為什麼強硬不起來

印度與巴基斯坦爆發空戰,巴軍的中國製「梟龍」戰鬥機首次獲得了戰績,怪不得印巴雙方平常不太令世界關注的軍事對抗一時引起中國媒體的興趣,也令到印巴局勢再次成為話題。不過印巴之間還有中國,這次事件背後中國的角色(或角色的缺失)遠不只某個型號的戰機。

巴基斯坦為什麼服軟

印巴原本屬英國殖民地,於 1947 年獨立並分裂成現在的兩個國家(後來再分出孟加拉),印巴對克什米爾地區的主權爭議在那時已經埋下。分裂期間的種族、宗教血腥衝突和領土爭端造成兩國歷史不長的「世仇」,雙方為此打了三場戰爭,而小規模的軍事衝突更是無日無之。可能由於核武的存在,近年雙方已經逐漸平靜,但到了 2019 年 2 月 14 日卻發生了近年罕見的嚴重襲擊,盤據於巴方控制地區的「穆罕默德軍」自殺式襲擊印度警察,殺死四十多人。

為此,印度在 2 月 25 日晚、26 日午夜出動 EMB-145 預警機、空中加油機、十二架法製「幻影 2000」戰機對巴方實控克什米爾地區的「穆罕默德軍」進行轟炸。事後有消息指,印軍只有二架戰機投下了總共一噸的炸彈,而印軍聲稱消滅了二百多名恐怖份子。如果報導的投彈量屬實,印度有誇大之嫌,除非「穆罕默德軍」蠢得集中在一處捱炸。巴國的「梟龍」當晚已經起飛攔截,但印軍戰機未受到損失,而且巴方起飛的「梟龍」只有數架,暴露了預警和調度方面的缺陷;印方戰績有限,可能只因巴軍的攔截使印軍其餘十架「幻影 2000」忙於進行護航和制空任務,未能參與對地攻擊。印軍全身而退並且取得戰果,應已造成了一定的震懾力,亦反映印度醉翁之意是挑釁巴國,而不是「穆罕默德軍」。

巴國並沒有完全示弱。巴軍第二天即 2 月 27 日迅速動員「梟龍」戰機進入印度控制地區進行對地攻擊,圖誘使印軍還擊。印度面對同樣的挑釁,前一天還相當漂亮地打了突襲的印軍卻派出老舊的「米格 21」迎敵,結果讓「梟龍」獲得首捷,而印度一名中校飛行員被俘。由此可見,雙方的防空體系都相當不完善,略有水兵鬥水兵的意味。不過有趣的是,巴方不日就釋放了印軍飛行員,表達了一定的善意。目前兩國只是進行「禮節性」的炮戰。

固然我們可以認為,主動挑釁的印度應該有籌碼在手,巴國只是被動反擊,何況其總體國力、軍力遠落後於印度,雖然今次在戰術上打了平手,但戰略上始終處於弱勢,所以巴方不進一步反擊而選擇息事寧人也是合理的;不過如此溫和的取態仍然令人有點意外,畢竟印度警察受襲並非巴國政府軍所為,巴國已承諾對付境內「恐怖份子」,但印度政府軍卻越過雙方的軍事分界線、進入非爭議地區實行襲擊,在巴國而言是主權被侵犯,而反恐並不是無視主權的借口。我們不妨推測,巴基斯坦確實沒有一點底氣,主要是缺乏了中國支持。

  • 印度幻影 2000
    o 190306 A1A
  • 巴基斯坦梟龍
    o 190306 A1b

中國對巴鐵態度轉冷

這種「主權重於反恐」的觀點,是亞洲另一大國 —— 中國所秉持的,然而中國今次卻輕輕放下。

從 2017 年 7 月到 2019 年 2 月的「穆罕默德軍」襲擊後,中國外交部的措詞都始終如一:希望雙方「多做有利於地區和平穩定的事,避免加劇緊張局勢;反對並强烈譴責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希望有關地區國家合作應對恐怖主義威脅」。但當印度政府軍於 2 月 26 日發動空襲而又否認是軍事行動、聲稱只是反恐,中國還是含糊其辭表示「打擊恐怖主義是全球性問題和挑戰,需要國家間保持合作,爲必要國際合作營造有利的條件和氛圍」。第二天,巴基斯坦外長緊急致電中國外長王毅,而王毅也不過重申印巴雙方要防止事態擴大,同時尊重各國領土和主權。

如果我們把克什米爾的軍事分界線視作國界,按照中國的觀點,印度已侵犯了巴基斯坦領空,其軍事行動是一種侵略行為,何況被炸的「穆罕默德軍」營地甚至不在爭議區域;反恐也不是正當理由,中國亦反對把「穆罕默德軍」視為恐怖組織,而視之為反抗印度的民兵。中國理應批評印度,否則當年北約入侵南斯拉夫、不管有意抑或無心的炸死中國大使館人員的歷史就有正當性。換言之,中國今次的過於溫和表態,可能反映某種戰略上的變化。

巴基斯坦新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上台後,雖然與阿拉伯的盟友如沙特阿拉伯等進行官員互訪,但始終都未獲得支援,至於特朗普政府則更加「閂水喉」。巴基斯坦在西方世界得不到甜頭,部份原因是西方不滿新總理對「穆罕默德軍」抱同情態度。面對東方,中國的這位「巴鐵」兄弟也得不到關照,一帶一路項目帶來的基建貸款已成為了國家沉重負擔,新政府不得不把連接中國的鐵路的貸款規模削減 20 億美元。伊姆蘭汗指,巴基斯坦正遭受「巨大的內部和外部債務壓力,而這一切是前任政府的腐敗造成的」。他的政策不難令我們聯想到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後者亦批評上屆政府的一帶一路項目,有意重新審批,對中國造成了不少麻煩。中國在斯里蘭卡的新港工程亦遭遇同類問題。

面對一帶一路的重重障礙,中國是否有一種小懲大戒巴基斯坦的意圖?如果是馬來西亞這種「新朋友」尚可有商有量,但「巴鐵」的「背叛」卻更加打擊了北京的信心。既有「限韓令」前科,北京對巴基斯坦的「冷處理」就並非沒有可能。

  • 相關事件的位置及印巴軍事分界線
    o 190306 A1c

當心,印度難做好朋友

如果中國因為一帶一路遇到意料之外的挫折就想懲戒巴基斯坦,恐怕得不償失。

自中美貿易戰以來,很多觀察家都見到中國呈退守之勢,對美國作出不少讓步。親西方的印度趁此機會挑釁巴基斯坦,可謂買一送一,窺探的不只是巴國底線,還包括中國的,這次應已達到了目的。《印度時報》Times of India 就透過今次衝突及中國隨後的表態,認定中國對巴基斯坦的承諾只在於經濟上,中國因為急欲印度參與今年 4 月的一帶一路國際論壇而作出了取捨。

不過我們相信,從經濟角度來說中印的競爭性大於互補性。基於印度教的民族主義興起,如果中國把印度視為市場,印度將不會接受「中國製造」打擊民族工業;如果一起合作,印度十三億人口所需要的龐大市場會嚴重擠佔中國的份額,世界支持不到兩個十多億人口的發達國家,屆時雙方只會不歡而散。反之,中亞國家民族主義淡薄,較歡迎中國產品,而且地廣人稀,若以資源出口為經濟命脈的話未來的人均消費力相信比印度更高。

從軍事地緣上,印度的經濟命脈在海洋。所謂命脈是指該國所能控制、對抗他國威脅和訛詐的路線。印度若銳意工業化,在可見的將來一定是出口主導,而若印度最終成為發達國家,其出口的安全路線是海路而不是被喜雅拉瑪山脈扼守的陸路。印軍在海上至少可以保障西至東非、東至東南亞的經濟圈,但北線進入中亞的陸路則會輕易被「一夫當關」封鎖,甚至海上往東越過蘇門答臘後亦將遭遇中國的地緣優勢。所以,中國及中亞並非印度發展經濟圈的安全方向。上述設想本來就是印度「季風之路」戰略的軍事基礎。中國如果寄望印度參與一帶一路,可謂打錯算盤。

另一方面,印巴雙方的「世仇」其實只有數十年,過去的宗教衝突已經讓位於新興的民族意識,而民族之間的合作比宗教更具可能性。中國不應認定巴國不得不對自己繼續稱臣。巴國新總理伊姆蘭汗想發展「伊斯蘭福利主義」,注重經濟合作,如果從中國得不到甜頭,就可能選擇與印度和解。當然地,若果印巴和睦,印度將獲得安全進入中亞的通道,而不再把經濟圈焦點放在海洋,然而到那時候,印度將提出自己版本的一帶一路,而且可能更受伊斯蘭國家歡迎,畢竟印度的多元文化將是沿線各國更易融入的。

  • 對印度來說,印度洋可以作為內海,猶如地中海之於羅馬帝國;循陸路或東南亞與中國貿易則不在自己控制範圍內
    o 190306 A1D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