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法律較台灣體現人權 只能審發生在港之謀殺罪

評論

現時香港有關移交逃犯的要求,按照《逃犯條例》進行,由於一國兩制,自從 1997 年起該法例便不適用於中央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地方,台灣被認為亦包括在內。保安局擬對《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作修訂,其中一個重點是將此限制剔除,使特區政府可以根據各個案、經特首啟動和法庭把關,引渡滯港嫌犯到大陸或台灣。

數天前,本報「楊氏力場」專欄專訪時事評論員譚志強。他提出一個有趣的觀點:國際法存在「屬地原則第一優先,屬人原則其次」之慣例。據此原則,轟動香港的港男涉殺害港女棄屍台灣捷運站案,由於疑兇者和受害者都是香港人,前者更成功逃到香港,故應根據司法管轄權的「屬地」原則處理,港府可以起訴。

概念要澄清

筆者翻箱倒籠,尋遍研究院時代所有關於國際政治、國際法的筆記,發現譚志強所說「從字面而言是對的」,但有顛倒適用範圍之嫌。筆者不清楚譚志強是有心還是無意,但他作為一直研究兩岸四地法律的學者,既然以學者的權威說得出「香港有權審理」之結論,不懂法律的普羅大眾只能相信,甚至視之為「新發現」,向特區政府發炮的彈藥云云。

筆者咀嚼並歸納數本權威的國際法書籍後,嘗試整合出譚志強所說之不當處。我們以一名香港人進入台灣為例,(為方便討論,且假設後者是另一國家)。所謂屬地原則,由該名香港人經合法入境程序進入台灣開始,該人同意進入台灣等於同意遵守台灣之法律規章、受其規管和接受相關刑罰。由此論之,「屬地」原則是不問本國人、外國人或無國籍者,都一律適用於本國刑法。換之言,若該香港人在台灣犯法,就應受台灣法律規管。至於「屬人」指凡是本國人民,不問其犯罪地點在哪,均適用本國刑法。但它一般與「屬地」原則有衝突,既然在國際法上的優次不如「屬地」原則,只要台灣不放棄司法管轄權,那麼「屬人」的管轄權僅是該香港人接受台灣法律規範期間,港方或中央政府有權派員提供必需的外交協助,甚至安排香港律師辯護。

問題是,譚志強對「屬地」原則的理解是:只要該名香港人身處香港,香港法院就可因為他是香港人,審訊他在香港以外地方所犯之案件。很遺憾,譚志強恐怕搞錯了,若香港真的這樣做,按照我們的理解其實就是「屬人」原則。

香港謀殺罪不適用屬人原則

另一問題是,至少在香港,若將「屬人」原則擴及所有類型案件、包括刑事案件,就有侵犯國民人權之嫌,違反國際法。香港有份草簽聯合國國際人權公約並透過本地立法落實執行。譚志強的提議只會令香港「跌入萬劫不復之地」,會使香港更快被西方國家否定其「獨立關稅區」的地位。

值得一提,中國在習近平治下,數年內不斷以「屬人」原則推出政策措施,最為港人熟悉的是中國公民在外國所有收入均以中國稅率抽稅。有分析認為中央期望藉此更好掌握「貪官污吏」的動向,屬經濟犯罪。司法方面,台灣和非洲的中國籍電騙犯也被押回中國大陸受審。

說到本地立法,必須一提《侵害人身罪條例》中維護人權的精神。根據該條例第 8B 條「構成罪行的殺人」,要在香港致人死亡才會構成謀殺罪、誤殺罪、協從謀殺或誤殺。除非按第 5 條所訂明,被告在香港「串謀或唆使謀殺」,或按第 9 條所訂明,在香港非法施暴而在香港境外致死,死者在港身亡才不是前提。須強調的是,謀殺罪和串謀或唆使謀殺罪的性質同樣嚴重,罪成者最高可被判終身監禁,該條原意是打擊背後主使殺人的主謀。總之,相關條例訂明了犯罪行為的至少一部份須在香港境內發生,即「屬人」原則不適用。筆者認為,如此的本地立法安排體現了國際人權公約的要求。

回到這宗港人在台灣的涉嫌謀殺案,由於顯然被告並非「串謀或唆使謀殺」,也並非在香港施暴,本地法院對這名香港人可以做的,只能針對其被指「在港洗黑錢」進行聆訊,與謀殺罪、串謀謀殺是兩碼子的事。

所以,特區若要跟進,就只有引渡一途。譚志強和不少香港人對內地人權狀況、司法制度有疑慮是「無可厚非」,筆者對於修訂是否應只針對台灣,亦持開放態度,但絕不可因此便妄下判斷,認為香港法院可以審訊在台發生的謀殺案。否則,這些香港人何嘗不是只視法律為達到一己目的的工具。若審視人權的標準可以數以百千計的隨喜好而不同地採用,不是「律人以嚴,律己以寬」是甚麼?

香港人,請三思!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