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飲民主奶水大,好難變種做獨裁者

美國國會參議院通過共和、民主兩黨的撥款協議,但總統特朗普在法案內只獲得 13 億美元以興建美墨邊境圍牆,遠低於他所要求的 57 億。白宮證實,特朗普會簽署撥款法案,但同時會發布行政命令,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撥款議案以 83 票支持、16 票反對獲得通過,預料在眾議院亦能輕鬆過關。必須留意,今次是白宮先表態,特朗普至本文截稿前,尚未發動 twitter 攻勢。

今早,友人跟筆者談起這個問題。他認為,看電影看得多,一個人要集權和獨裁的時候,頒緊急狀態令是「最常見」、用於架空國家其他權力機構的工具,納粹希特拉就是俵俵者。

友人的看法確實反映了不少以「知識份子、精英」自居者的看法。他們不喜歡特朗普,認為他打從第一天起就把國會、聯儲局、甚至法院等權力機構視為「阻手阻腳」的眼中釘,時刻要將之「架空而後快」。

這些人認為美國國會的立場是興建美墨邊境圍牆在外交上不可行,所以不支持撥款;如今兩黨的撥款協議同意的撥備不足總統大人所期望的四分一,已顧及政治倫理中「妥協的藝術」。這樣,白宮表態在簽署撥款法案同時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就是要自己「贏晒」,達不成共識就繞過程序,用自己的方法達到目的。

友人堅信美國並未急到非建圍牆不可。建圍牆只是藉口,為的是獨攬大權。之後特朗普就會如委內瑞拉的查韋斯、俄羅斯的普京、埃及的塞西,甚至中國的袁世凱一樣,下一步就要改憲法,向「千秋萬世」的偉大目標進發。

首先申報利益,筆者也不害羞地自詡知識份子,但較多以實用主義角度看待制度的功能。特朗普不像那些畢業於最頂端長春藤大學、打份好工如教書或專業然後從政者,特朗普是最有地位的老闆商人,性格有唯我獨專、甚至獨裁的特性不足為奇。但商業獨裁者是否必然政治獨裁?筆者認為兩者沒有必然關係。

值得一提,上述所有獨裁者,沒有一個當過成功商人,要麼微時被人看低導致性格缺陷,如希特拉、史大林,要麼當總統前已習慣獨裁,如普京,更多的是成長背景與民主制度核心價值沾不上邊者。正因此,筆者從來不相信推翻獨裁政權的革命就會立刻帶來真正的民主政治。

從這個角度看,德國兩次大戰之間存在的威瑪共和國,表面上實行民主制度,亦不代表執行的人真心相信民主,不代表他們獲得最高權力時不會想方設法推倒之。希特拉、袁世凱就是俵俵者。有趣的是孫中山,他成長於大清,雖後來負笈海外,臨終前始終相信要建立列寧式的國民黨。可以見得,社教化對人的影響有多大。

英國的邱吉爾執政時,不少人擔心他是另一個法西斯主義者,最後蓋棺定論,他竟是最捍衛英式民主、法治制度的領導人之一:他只是要做到想做的事。雖然特朗普未死,但筆者傾向相信,他刻意給人橫蠻的印象,就是他也相信自己要做到「高調應承選民」的事情。作為最成功的商人,連在他眼中如此小事(建圍牆)也做不了,卸任後何以見江東父老。

不過,特朗普始終是飲民主價值的奶水的人,似乎也享受與對手「討價還價」的過程。而在西方,政治上的討價還價要有策略,策略包括互相恐嚇、交換好處等,但絕少想到要另立制度,令自己必贏而致對手於死地。

頒緊急狀態令雖繞過國會,但仍然是現制度所容許。況且,筆者傾向認為白宮有關的宣布只是迫國會就範、撥多點錢建圍牆、令總統「好落台」的策略而已。最少,由消息獲白宮證實至今,特朗普都未有發動他慣用的 twitter 攻勢,他並沒有先於白宮公布消息。這正正說明,討價還價還未完,大家不妨拭目以待。就算白宮最終果真頒布了緊急狀態,亦必會有人透過司法系統挑戰。事情若發展至此,筆者相信圍牆是否能夠建成,對特朗普和反對特朗普者已不太重要,因他們認為這一切已經對自己的選民、支持者有所交代。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