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的微笑:千事萬事,土供組關我乜事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任期將於本月底屆滿。「好打得」林鄭所作的回應,除上月八日稱「政府對所有顧問,無論是受聘或無償參與委員會的專家意見都照單全收,未必是負責任行為」外,一直金口未有再開。

為要林鄭再開金口,昨日被稱「好好先生」的小組主席黃遠輝也忍不住對林鄭發難,稱如果小組提交的報告如實反映社會主流共識,看不到有甚麼原因令政府選擇做某些選項而不做其他。到今日,成員王坤更稱,林鄭如不發展部份粉嶺高爾夫球場,將辭任委員,亦不排除有其他委員跟隨。他更「畫公仔畫出腸」,稱將去信或約見特首要求回應報告建議,又形容自己的要求很卑微,參與小組「做了傻仔」云云。

不過,若我們了解這位「好打得女士」的脾性,就會知道成員不論如何說,都不會改變結果。上月的所謂「回應」的用意,就是「我已講清講楚,之後個波就拋俾運房局、發展局,由他們具體回應」,在那些部門回應前,「呢件事唔關我事了」。換言之,無論記者如何追問,林鄭應不會再回應太多。

談到林鄭的回應哲學,有兩大類。一種是對土供組報告的回應:她已有預設立場,不會「照單全收」建議;林鄭如此「打得」,報告一出,她當然開門見山,將如此的立場老老實實講明,不會遮遮掩掩,對她來說,話已說完,「再問就問運房局、發展局」,因為他們才處理前線,「我從不會入廚房煮飯」;等到運房局、發展局講完,「好打得女士」就會尊重他們的「專業判斷」。

但問題是,為何運房局、發展局遲遲未回應?很簡單,因為老闆「好打得女士」明顯要他們揹鑊!為官之道,除非老闆設下回應死線,否則當然遲得就遲。回應哲學的第一類,部門的立場就是「好打得女士」的立場。重點是拖無可拖才回應,但這個「最後一分鐘」的回應絕不會帶來驚喜。

回應哲學的第二類,活生生的例子是:律政司司長很遲才回應不就 UGL 案起訴前特首梁振英;我們還依稀記得「好打得女士」表明「相信律政司長稍後亦很願意回應」;當律政司司長終於回應,無論是否令人滿意,「好打得女士」只會說「我只可以尊重律政司司長的判斷」。

與第一類不同,林鄭的立場未必同律政司的一致;但共通的是,作出首次回應後,林鄭會擺出一貫「呢件事唔關我事」的姿態。最初強調自己「沒有干預和參與律政司檢控工作」,到最後稱「我只可以尊重律政司司長的判斷」,都是「同出一轍」。

上了這課「林太太極哲學」,大家應該知道結果如何吧?那一熟悉的「無驚無險又到五點」神秘笑容,不過對她來說是「五年」任期才正確。

不過這次未必這麼順利。有一點值得留意,小組的目標是「凝聚社會最大共識,並以公眾參與所收集到的意見為基礎… 向政府提出建議」,本質是公眾諮詢,與林鄭當初回絕的周永新教授的全民退保建議,不可同日而語,因周永新只是受林鄭所委託。今次林鄭的回應卻將「大辯論」此一公眾諮詢,與「顧問、受聘或無償參與委員會的專家意見」等同。單就這一點,我們很有理由相信,若「好打得女士」的新聞官們,不及早對這種定調作矯正,可以斷言,由運房局、發展局進行正式回應伊始,另一輪離地言論勢將出現。

早前,提高長者綜援門檻風波的一連串失言,已令林鄭被迫轉軑,稱收起精英心態,以救民望。今次,林鄭惹的是社會上有頭有面、坐在土供組配合她「大辯論大龍鳳」的一眾精英,他們如今都變成「傻仔」。為保面子,他們就算不集體辭職,也不會再替她說項。到時林鄭才「被轉軑」,威信將再一次遭打擊,到時她還可以再說甚麼救亡?索性學某些皇帝「下詔罪已」,好嗎?

順帶一提,在填海的立場上,王坤和「好打得女士」的立場其實類似,發展粉嶺高球會既可提供短中期用地,又回應「民意」,根本不用將兩者對立起來。其實聰明的王坤已經給了林鄭的新聞官「貼士」,就是林鄭可繼續她醉心的大幅填海、公私合營,但必須同時接納土供組報告中最受市民歡迎的選項,讓成員們好落台,否則「後果自負」。

長者綜援之役,「好打得女士」已經得罪了建制派議員,今次連有頭有面的精英也一併得罪,勢必四面楚歌,大概只有求援於國家主席才算是救命稻草。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