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高層人工高過特首.服務質素菲傭不如

港鐵沙中綫紅磡站再發現工程問題,包括在紅磡站南、北連接隧道及列車停放處有工程記錄缺失,有未經批准的改動工程。

港鐵工程處總經理周蘇鴻指,禮頓未能提供部分施工文件,並自行改動工程。去年 12 月,禮頓提交的記錄及竣工文件不齊全及不準確,而且擅自修改圖則。一般的工程程序,港鐵會要求承建商完工時提交 RISC 表格,以供核實工程是否符合圖則規定,港鐵在收到表格後會檢查工程是否妥當,如無問題才會簽署核實,正式竣工。

對於有四成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有缺失,他指,相關申請表應由禮頓提供,並指港鐵自去年 4 月以來,一直跟進事件,並對禮頓發出不合格通知書,以及索取缺失文件或其他施工資料。他續指,已與政府部門及禮頓商討,是否有其他資料能補充申請表的缺失。

工地管理其中一個重要原則是可追溯性,設計如有改動,現場管理要有清晰記錄,例如圖紙及施工指引。可以認為,有四成表格缺失屬極不理想,甚至是制度的崩潰,要促請政府盡快釐清事件。

等、等、等… 等等!

今日,政府和港鐵先後召開記者會。本報認為,港鐵的回應屬意料之內,我們還發現,高層拿著可能比特首人工更高的人工,但只會做兩件事,就是通知政府和等待禮頓。

對禮頓方面,尊貴的港鐵只是重覆指,向禮頓發出不合格通知書後,就是通知政府和等禮頓提交 RISC 表格,禮頓不交就繼續等、等、等,等到聆訊最後一日,等無可等,結果開了記招,才指禮頓最終交了部分施工文件,但發現不齊全和有改動工程,之後又是等、等禮頓提交所遺失的 RISC 表格… 但又說漏了咀,稱和禮頓「探討」可否補交其他資料以彌補 RISC 表格的缺失。但港大土木工程系副教授楊德忠說,其他資料不能取代缺失的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要確認工程是否符合標準,只能實地檢驗。

這兒有兩個問題,就是港鐵為何如此愛錫禮頓,就像父母在家不斷等「浪子回頭」的兒子,等不到也沒有辦法,只會繼續等,但從未想過報警尋子。一般市民自然不會認為港鐵如此「純情」,而只會相信港鐵要掩飾自己「教子無方」而已。

但事實上,港鐵不是父母,只是「菲傭」,少主不回家,只要父母不問起,就當無發生過。作為菲傭,未到最後一刻,都不會直接回應任何媒體質疑,包括為何既已簽署 RISC 表格,如今不見了竟然不會找找有沒有存底、紀錄,而只是等了又等。奇聞矣!對港鐵而言,說了一句「對禮頓保留追究責任權利」已是功德無量。擔當「父母」角色的應該是政府。政府表現又如何?既已知道事件,卻也只是扮演「受害者」給公眾看,陳帆只會金蟬脫殼,將所有責任推向港鐵。政府有比港鐵多一重義務,就是「就算認為與自己沒有直接關係」,也有交代如何處置港鐵、禮頓的義務。

事件涉嫌詐騙,可惜陳帆連一句「政府已就禮頓一而再,再而三欠交 RISC 表格,報警處理,一定將繩之於法」也懶講。再這樣下去,特區政府下場如何,實在難以預料。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