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搵藝人「打氣」陳肇始不如兼職護士幫手啦

在香港,醫療人手緊張成為永恆的主題。身兼醫生的公民黨郭家麒鬧爆政府,稱過去二十年縱然將軍澳醫院、北大嶼山醫院相繼落成,病床數竟錄得「零增長」。一句句「問候政府」的咀咒自然少不了。但郭家麒之流只願歸咎醫管局近乎拙劣的管理,於是資深醫生開會和睇文件多於照顧病人,自然一批批離開公營醫療系統,但對大量招聘海外醫生則三緘其口。政府也好不了幾多,最「耀眼」的回應竟只提高醫生特別津貼、「補水」。

問題呈年復一年拉鋸之勢:醫護界每年「例牌發難」,政府則只作陳腔濫調式「回應」。在香港,如此「拉鋸」已在不同政策範疇出現。以房屋為例,議員習慣大叫市民上樓「刻不容緩」,政府則只有叫大家耐心等,等到「明日大嶼」落實就有地,更擺出一副若政客不支持就任由香港人「等死」的姿態。如此論述,香港人已經耳熟能詳。

醫護界一提「免試」必「板起塊面」,稱質素不容降低,擺出不用再談的姿態。其實只要條件合適,香港對海外醫生具一定吸引力,何況香港人口如此密集,在醫學角度也很值得來實地觀察。然而,海外執業醫生早已不是考試機器,怎會願意像一個畢業生那樣屈尊夜讀。越來越多資深醫生離開公營醫療系統確是事實,如何填補,必然要成為「短中期」予以解決的首選問題。

本地醫生一副「唯本地獨尊」的心態,可以預期政府若敢「輕舉妄動」,予海外執業醫生免試進港,必然引發極大反彈,甚至是全體罷工等激烈抗議,政府亦犯不著承擔人為製造社會不穩定的罪名。更重要的,是主管食衛局、醫管局者均來自本地醫護界,自然不主張對海外醫生「中門大開」。

是否正因為這樣,香港人甚至不能探討一下可行性?本報認為,要紓緩醫生(尤其是資深醫生)流失問題,應該優先讓畢業於指定「頂尖」外地大學醫科具執業經驗者,免試在港執業。不過在此之前,醫管局必須重整管理架構,確保不會嚇走資深醫生,否則可以斷言,所有其餘改革只是徒勞。

我們提出的免試在港執業建議有幾個重點。首先,措施應以香港人優先,尤其歡迎在畢業於國外頂尖醫學院、具執業資格的醫生;所謂「頂尖」醫學院名冊必須定期更新,具體操作、準則可以新加坡為藍本,特區政府根本不用煩。我們看不到有任何理據,認為來自這些來自頂尖學府的執業醫生,質素會比香港的為低。若醫護界果真憂慮大量中國內地醫生湧入,而非擔心自己的飯碗,上述構想只須加入嚴格的英語、廣東話水平審核即可。當然,若他們抱持「做死事小,飯碗事大」,就沒有甚麼可說了。

我們對這一建議有信心,但始終對政府、醫護界的自覺性不表樂觀,畢竟人均自私,何況醫護界不只是一個人。以其行業力量之大,醫護界「專家」之充斥食衛局、醫管局,要他們為大眾利益「各走一步」,近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這樣,醫護界無事可做就只有「定期叫苦發難」。至於政府,也就是加津貼,交代其做了些「籠絡人心」的功夫。如今「聰明」的醫管局竟想到「公關」的威力來,即邀名人拍片給醫生護士打氣。不論是醫管局還是食衛局,他們出到「公關」一招,除了「離地」,更可以解讀成他們已經技窮,只求透過「加津貼、公關」讓醫生護士消一消氣罷了。

當然,對長期「離地」的官員們而言,已是一個極其艱難的任務,再一次遭到「冷嘲熱諷」自當難免。而政府近期確實迷上了公關,財爺做財政預算案 Facebook Live,就找來鼎鼎大名的王祖藍,目的只不過是向公眾交代一下自己已經努力「接地氣」而已。

即使如此,我們認為「公關」這類東西,要做就須做得徹底。陳肇始既然是護士出身,不如每晚政總收工後化身「前線護士」,賣力工作之餘也順道在休息時間(如有的話)接觸前線醫生、護士,了解他們的需要。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