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保守黨上演倒戈大龍鳳.歐盟嚇到跪低

英國首相文翠珊政府在下議院的不信任表決之中過關。下議院在當地周二晚以大比數否決脫歐協議後,工黨黨魁郝爾彬隨即提出對政府的不信任動議,但在周三晚上的表決中獲 306 票支持、325 票反對而被否決,意味文翠珊保住首相地位。

保持執政,大於一切

  1. 無論是軟脫歐、硬脫歐、遲脫歐甚或最終不脫歐,本報一直認為,文翠珊和保守黨最大的、甚至是唯一「共識」,就是保持保守黨執政地位,而最主要途徑就是壟斷其代表英國與歐盟談判的角色,使工黨被完全排除在外,並且也要讓歐盟認為其談判對象只能是保守黨政府。如今,保守黨貌似分裂,但只要我們相信這個「共識」一日存在,保守黨在脫歐過程所走的每一步都不會是魯莽而為。
  2. 從這個角度出發,文翠珊的脫歐議案以「自 1920 年以來最大比數」被否決,似乎是理所當然:德國主導下的歐盟一直對英國擺出強硬姿態,指「現時的脫歐協議是唯一可能的協議,不可能再談判」,這樣的話,對大部分英國人而言,若文翠珊強行要國會通過協議就有「喪權辱國」之嫌;為保持執政,保守黨給民眾呈現的「分裂」反而是迴旋的本錢,是一種自我修正 —— 總好過以後選舉失敗下台。
  3. 因此保守黨擺出孤立文翠珊之勢,讓議案大比數被否決,迫文翠珊提出「Plan B」,而非要她下台。當然,我們可以假設文翠珊從一開始就有 Plan B,只是她認為單憑自己的力量,歐盟不可能接納,而須予歐盟危機感。果然,原脫歐議案被否決不足二十四小時後,歐盟首席談判代表巴尼耶在歐洲議會發言時就表明恐懼英國「硬脫歐」,稱「如果英國願意改變,準備和英國就新的協議進行談判」。德國總理默克爾則更直接,稱仍有時間與英國磋商,亦會盡量確保英國脫歐有序。
  4. 歐盟和德國的即時回應,說明希望文翠珊繼續作為其談判對手,極不願意文翠珊在翌日的「不信任動議」投票被迫下台。一如所料,保守黨大部分議員予以配合,文翠珊再一次避過下台危機。保守黨如果志在測試英國在歐盟心目中的份量,這次可謂成功了,而日後對歐盟的談判將更有利。
  5. 大部分人或許認為,文翠珊理應情緒低落,但編者反而覺得,文翠珊在一連串的政治挑戰下,確認了歐盟一直視她為「較可靠的談判對手」。如此前提下,文翠珊若真在下周一向國會提出 Plan B 脫歐方案,就有機會進一步獲歐盟確認。目前較大機會出現的情況是,英國在獲准延遲脫歐下實現「軟脫歐」。雖然歐盟表明最希望英國放棄脫歐,但保守黨其實最期望「以談判換取繼續執政地位」,因此脫歐進程有必要繼續存在,直至下屆大選才視乎民情再決定是否進行操作,以保證議題掌握在保守黨手中。
  • 為了保守黨而承受罵名
    o 190117 a1a

英式「大龍鳳」

  1. 文翠珊的原方案,主體是一個脫歐「過渡期」,而經延期的過渡期完結時正好是她正常任期結束的時候。若原方案獲通過,文翠珊只要渡過不信任動議一關,就可無驚無險安然卸任或交棒予黨友。
  2. 不過在此假設下,保守黨整體卻可能因民眾對脫歐進程的不滿而被清算,在大選中落敗。今日若迫使文翠珊提出 Plan B 以挽回民眾信任,對保守黨整體而言更有利。
  3. 到底是保守黨向文翠珊迫宮,抑或是「大龍鳳」?文翠珊向國會推銷脫歐原方案時,口徑與歐盟幾乎一致,彷彿故意把方案表達得更不受歡迎。如今時間緊迫,保守黨若採取「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的策略,確實有助英國再與歐盟談判時取得優勢,唯文翠珊本人在政治上失分,但若真正如她所說,國家利益大於自身仕途,她應該不會太不開心,何況她出任首相本是臨危受命,她未必有很大的政治野心留任首相,只要體面地卸任即可。
  4. 保守黨資深國會議員兼前檢察總長葛偉富指,協議被否決不是文翠珊的錯,「這是與歐盟談判的必然結果」,強調就算出現另一名領袖,結果也會是一樣。編者相信,葛偉富的意見是黨內主流,只是留歐派願意講,傾向脫歐派不敢講而已。正如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批評英國政客「偽善」,他在 Twitter 的帖文指,若無法達成脫歐協議,英國國會又表明不願意「硬脫歐」,反問「誰有勇氣提出正面解決方法」,暗示現階段只有文翠珊一人願意承擔責任,其他政客(無論保守黨還是工黨)都只是「塘邊鶴」,只會圍攻文翠珊。當然,編者並非完全同意圖斯克的觀點,但英國政客普遍偽善,欠缺承擔責任的勇氣,確是事實。
  5. 不過從另一角度看,也反映了保守黨的紀律和策略的高度。首先是文翠珊為了保守黨而願意做醜人,其次則是保守黨為了爭取民意而願意自我修正。我們反觀香港政黨、特別是建制派,他們也許在紀律方面同樣嚴格,但卻非常不願意檢討和改變,只會「團結一致」支持或反對,不顧民意走向。或者建制派的任務並非爭取民意而是表態?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議題。
  • 圖斯克批評英國政客「偽善」;不過事實是保守黨願打、文翠珊願挨
    o 190117 a1b

郝爾賓除了搞局,了無新意

  1. 工黨的如意算盤又如何?英國媒體引述消息人士指,黨魁郝爾賓將可能由於黨內壓力,提出重新公投,但他曾表示,他個人傾向重新大選而非公投。編者認為兩者其實可以實現,即重新大選後再公投。當然,英國必需同樣地獲准延遲脫歐。無容置疑,工黨方案的政治風險極大,首先就算重新大選,工黨勝出機會亦偏低,而再公投亦不一定會出現工黨預期的結果。更重要的是,歐盟由於希望文翠珊繼續執政而阻撓,須知道要成功延遲脫歐,需要歐盟所有成員國一致支持。
  2. 編者斷言,工黨的想法才最不顧國家利益,事實上郝爾賓已垂垂老矣,他心中所想恐怕只是盡快坐上首相寶座,那怕為時可能不長。同時,現在的工黨由「理想主義者」所領導,八年前執政的黨友已經各散東西,所以工黨欠缺的正正是「現實政治」的策略。英國人果真要三思。

英國政府最遲要在下星期一,向國會提交 Plan B 方案後再表決,英國主流輿論認為,延遲脫歐才對英國和歐盟最有利,又指保守黨不想在這個時候換首相,因政治風險將大於一切。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