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若攻台,唯一須擔心的是關島美軍

北京發表統一台灣的新願景之後,蔡英文民望不跌反升,似乎說明短期內台灣不甚可能實現和平統一。與此同時,美國遂行本土主義,大陸預將面臨經濟困難期。北京為團結人心,可能轉移視線和對外宣洩,而台灣就是順理成章的目標。武力統一的可能性無法排除,甚至與日俱增。

解放軍早期的兩次渡海登陸

早在北京剛剛建政的 1949 年 10 月底,大陸就對國民黨控制下的金門發起進攻,戰役持續僅三日而慘敗收場,陣亡五千多人,台灣方面則稱為古寧頭大捷。簡而言之,哪怕地面部隊再強大,在運輸船上、在搶灘時都無法發揚火力,須依靠海、空軍的火力壓制,但大陸當時完全不具備海上和空中作戰平台,雖然能從福建沿海炮擊金門,然而火力有限,也無對海、對空效果。國軍古寧頭的勝利在於解放軍不諳登陸戰,也在於己方在空中和海面的從容獵殺。戰爭火力的梯次可以分為:長程導彈及曲射炮火、空中平台、地/海面直射平台;擁有較多梯次的火力的一方就擁有局部戰場的顯著優勢。可以說這是一種縱向的火力梯次分佈。

不過 1950 年 3 月的海南島戰役,盡管國軍仍有海空優勢,解放軍還是順利登島,以四千人左右的傷亡殲敵三萬多人。原因是解放軍先分批、小股渡海、才再大規模登陸,裡應內合,何況島上本來就有當地組織的琼崖縱隊。這種戰術之所以成功實施,在於海南島面積足夠大而國軍無法處處設防,其火力和偵查密度防範不了小股的滲透。換言之,能選擇戰場的一方將取得主動權,即孫子所謂「致人而不致於人」。正如鴉片戰爭中,英國雖然總兵力只有船上的士兵,但在所有戰場都形成局部的兵力優勢,相反清軍卻疲於奔命。這是一種橫向的火力梯次分佈。

雖然時隔半世紀,但上述的基本框架也可以用於未來武力統一的假想中。

  • 戰爭中,擁有較多火力梯次的一方有巨大優勢。所謂「步兵有一百種方法防守騎兵,騎兵就有一百零一種方法打敗步兵」,就在平面戰場上反映這一原則
    o 190109 a1a

航母不入台海

七十年以來,解放軍在各個火力梯次都對台軍形成極大的優勢。在導彈方面,大陸的「東風」系列導彈已經為人所熟悉。台灣八十年代經研製「青鋒」短程導彈,但試射射程僅一百公里,未及台海最窄的一百三十公里寬度,且由於美國干預已經停止研發。台灣若無更先進的彈道導彈,就不會對大陸造成威脅。對移動中的登陸艦艇而言,宜以直瞄火炮或制導導彈射擊,自由落體的彈道導彈和長程曲射火炮的命中率十分不理想。正因此,二戰戰列艦的超大口徑火炮(一般 400mm 以上)主要追求近失彈的威力,以口徑彌補命中率。現時台軍最大口徑火炮是 240mm 榴彈砲,近失威力不足。這些火炮主要部署於金門、馬祖,將被大陸完全壓制,其射程約二十多公里,也對登陸艦隊威脅有限。

空軍方面,大陸已有「殲二十、殲三十一」足以對台灣形成代差,即使以「殲十一」及「殲十六」計,其原型分別為蘇製「Su 27」和「Su 30」,俱是重型戰機,優於台軍主力的美製「F 16 A/B」、法製「幻影 2000」、自製的「經國號」。艦艇方面,台灣最強的是「基隆級」、即美國「紀德級」(Kidd class)驅逐艦,僅有四艘。大陸方面,粗略以排水量及火控系統計,同級的 052D 有十艘,蘇製「現代級」有四艘,目前尚有約十艘 055 級建造中,可能等同於美國「提康得羅加級」(Ticonderoga class)巡洋艦。潛艇方面台軍可以忽略不計。

在火力梯次上,解放軍全方位壓制台軍。分析至此,縱向層次的勝負本已沒有懸念,台灣防衛設施、機場將被導彈犁一遍,然後由解放軍空軍警戒台海。唯一需要說明的是,大陸航母不太可能駛入台海,正如美國航母今天亦不會冒險駛入一樣。航母是脆弱的,其安全依賴整個編隊以及空中預警和驅逐,一旦進入只有一百多公里寬的台海,岸基力量有充份的能力施以飽和攻擊,而航母編隊的攔截窗口極小。屆時,恐怕重演渡江戰役「紫石英號」的歷史。

一旦攻台,解放軍航母的主要目標應該是台東海面,用以距止外國干涉和打擊台灣佳山空軍基地的起降。佳山基地位於中央山脈以東的反斜面,並且建於山體中,大陸的導彈和飛機不容易攻擊。同時,預料潛艇會部署在台海的南北水道,攔截企圖干預的外國水上、水下平台。若外國被中方潛艇攻擊,將難以獲得確實證據,保證了雙方都有下台階。

  • 大陸航母要提防自己成為「紫石英號」
    o 190109 a1b

台東登陸,唯恐關島美軍

然而,統一戰爭並非轟炸南斯拉夫,須以地面部隊的進駐來劃上句號。撇開政治和身份認同不談,軍人敢於犧牲在於有勝利的盼望,而台灣沒縱深可言,退無可退,倘解放軍成功登陸就意味最終台灣戰敗,相信台軍就會放棄無謂的犧牲,但不妨假設,台軍因為某種原因而士氣旺盛,敢於進行短兵相接的血腥的陸戰,那麼大陸當如何部署?多數的設想是走最短路程,在桃園以北或新竹登陸,直搗台北政治中樞。

不過,既然大陸掌握了制空權,其實不急於一時。反之,整個台灣西部沿海都已城市化,民用設施全部瀕海,而台灣的永久性工事不容易被破壞,仍需要強大的火力壓制,而這樣的壓制很容易傷及平民,而且登陸後的行軍也容易演變成殘酷的、絞肉機式巷戰,帶來沉重的政治後果。一來損害「解放」的名義,二來再不存在「台獨、外國勢力」的說辭,任何內政問題都將算進執政黨帳上,而大量人命傷亡會造成長期的政治包袱,第三,解放軍若在城市遭受較大的傷亡,既可能引起大陸民眾政治反彈,也可能引起對台民眾的報復心理,總之都不利於日後的管治。如果選擇在台海沿岸十分有限的非城市地區登陸,就正中台軍下懷,將遇到集中的反登陸攻勢。某程度上,沿海民眾就像人質,若大陸不敢下手,就須面對集中反登陸的台軍;如大陸繞道到台東,就要面臨台東、特別是佳山基地的攔截。

因此,大陸航母改變了這種劣勢。就像上文所言,當台東的守備被航母火力壓制,解放軍就能安全繞道登陸,避免造成平民傷亡,還可以放手和台軍進行勝券在握的野戰。充份發揚火力的野戰也是對台的最好威懾,有助加速台軍投降。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武力統一應該避免任何形式的「攻城」,因此宜利用制空、制海權來自由選擇戰場。

唯一隱憂是,大陸航母即使不駛經台海,亦未必百份百安全,正如大陸自詡擁有「航母殺手」,台灣亦列裝了「雄風」巡航導彈,射程超過一千公里(尚未計算艦射所增加的射程)。若要避免在此射程內作戰,又恐怕進入美軍海外基地的作戰半徑(以關島方圓一千五百公里計),屆時中方航母會面對美國海軍和駐關島空軍的夾擊,對方的空中火力會遠超解放軍。

  • 台海沿岸幾乎完全城市化
    o 190109 a1ca
  • 台北一千公里半徑和關島一千五百公里半徑之間,解放軍海軍只有狹窄的(相對)安全空間
    o 190109 a1c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