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促統一.忌用「政治協商」等中共八股文

評論

今年 1 月 2 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告台灣同胞書」四十週年紀念會,並向台灣人喊話,強調以「九二共識」為基底,再提出以一國兩制尋求兩岸統一。洗耳恭聽習主席的演說期間,編者確實有所期待,皆因習近平稱其治下的中國進入了「新時代」,實現兩岸統一絕非不可能,不過,非引入新思維不可。

中式八股,適得其反

  1. 有人認為,習近平的說法與以往各領導人的論述分別不大,只是將「九二共識」等同一國兩制,亦不排除使用武力云云;但細心一看,習近平確實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角度,提出了較具體的促進統一的方案,包括「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
  2. 編者以為,新思維是有的,但若堅持以「中共式八股」之方式表述出來,即使是新思維,訊息到了台灣民眾、政治人物耳中,都只會是陳腔濫調,而在台灣,此類解讀最容易成為跨藍綠的輿論主流。加上台灣一般認為習近平比以往任何中共領導人更熱衷「以行動促統」,若他提出的行動不被台灣主流感受到新意、誠意和深意,只會適得其反,並淪為習近平個人的政績工程、甚至如香港評論員劉銳紹所指,所謂喊話的對象只是大陸,是中共的內部宣傳。這樣的話,喊話的分量和意義就會被貶損。編者相信並非習近平的原意。

挑釁式急統,勢遭不分藍綠的反彈

  1. 習近平發表講話後,本報隨即專訪台灣學者吳建忠。他表示,「一國兩制」、「政治協商」等詞屬中共術語,在台灣人心中已有既定意思、現成的實踐例子。一國兩制的實踐例子就是香港、澳門;政治協商的實踐則是被視為政治花瓶的「全國政協」。所有這些源於中共的實踐經驗,對台灣人而言不論藍綠都缺乏任何吸引力。在這前提下,要成功在這些「中共八股」中注入新的涵義,近乎不可能。
  2. 雖然如此,吳建忠也不得不承認,邀請台灣各黨派、團體各自派出代表性人物進行民主協商,就兩岸達成制度性安排,本身就是獨特的,跟以往的對台政策不盡相同。
  3. 說到這裡,編者期望提出的一個看法:向台灣人喊話,最好是用台灣人接受的語言,遠好過沿用中共術語,否則「新時代」思維會被誤讀為「新時代獨裁」,台灣政界更容易將講話錯誤解讀為習近平錯估形勢。
  4. 吳建忠稱,台灣人不完全反對兩岸對話,甚至相信對話有益,不過前提是,由於大陸無論在經濟實力上和政治影響力上都比台灣大,有責任向台灣人提出創新、令台灣人接受的統一方案;否則,一般台灣人沒有選擇,只能求維持現狀。但問題是,若中共領導人愈來愈急於統一,甚至在島內作出一些被台灣人視為挑釁的行為,島內民眾自保心態則會越強,而台獨或傾向台獨的聲音必會時而困擾北京以及支持「九二共識」的台灣政客。
  5. 新任高雄市長,國民黨的韓國瑜不願意正面表態,就是一例。所謂的挑釁,該如何定義?根據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所指,包括地標建築物「台北 101」內五星旗飄揚等。
  6. 吳建忠指,習近平講話以內戰延續為鋪陳,強調中國共產黨為掃除中國百年國恥而不懈努力,有隱藏國民黨的歷史角色之嫌,他質疑大陸要對話的對象究竟是誰;更直接的話就是,質疑習近平是否真正把握「兩岸如何達至和平統一」的形勢。當然,編者傾向認為習近平對兩岸關係的形勢判斷有其合理性,只是他仍被中共政治語言、禁忌所環抱,台灣朝野自然傾向將之作負面解讀。

官方務實談判,勝於互不承認的民間溝通

  1. 編者希望強調,兩岸問題的本質是,主權沒有分裂,但治權未有統一。編者認為,現時的問題關鍵在於北京是否有勇氣,將兩岸統一的「新時代」倡議以真正的「政治談判」而非「政治協商」的方式達成。從詞彙上,「政治談判」一詞源於西方政治,台灣人甚至香港人較易接受,從實際上,要促成談判就必須通過兩個各自對中國實施「治權」政體(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中華民國政府)的直接和對等授權,讓「可以話事」的官員、政黨代表等參與。要讓統一進程實質跨進一步,由官方「授權」民間機構的溝通形式必須有所改變,而一般認為,若大陸不主動探索,台灣也犯不著急。
  2. 習近平的講話較強調將統一寄望於台灣人民和祖國的心靈契合,而有意或無意忽略台灣當局,甚至國民黨,這種表述本身就說明統一是急不來的。若要促統,就只有政治談判一途。編者擔心,若習近平的講話被台灣人解讀成故意忽略政府角色、又以「民主協商」一詞包裝,台灣人就會認為北京要終極地消滅中華民國現政治制度。這樣的話,台灣民眾一定不會接受,結果武統的機會越來越大。
  3. 最後編者重申,大陸應表達對台灣人民的同理心,絕不應避重就輕,例如是次講話隻字未提非洲豬瘟漏洞、就此與台灣當局合作的誠意,而官媒只強調習近平提出「紅線」、「新時代」云云,這樣無助穩住台灣人的民心。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