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女排英雌朱婷,看中國農村的困境

評論

中國女排多年之後再度奪標, 舉國為之鼓掌振奮。 不過《線報》編者卻在相關報導之中看到中國社會的一個側面, 想跟讀者分享一下。 我們來看看女將朱婷。

跟據報導和訪問(包括官方新華社的), 朱婷 1994 年生於河南省鄲城縣秋渠鄉朱大樓村的一個農民家庭, 有兩個姐姐, 一個弟弟, 一個妹妹, 總共一家五個孩子。 父親朱安亮說, 由於家境不好, 本來打算不讓朱婷上中學, 讓她小學讀完就去打工, 只是朱婷堅持要上學。 後來朱婷得到周口市體育學校的老師相中, 才開始了排球生涯。

這段報導豈非打了北京一個耳光? 北京一直說, 改善人民的生存權和發展權, 是中國的人權成就, 而事實上, 早在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的確已經基本普及初中教育; 然而朱婷上中學的年代, 即 2000 年代中, 仍有孩子因為家貧險些不能上初中, 使人擔心中國的基層教育是否出現退步 - 不是課程質量上, 而是教育的公平普及方面。 有網友分享說, 自己在 2001 年讀書時, 一年學費約 1,200 元, 加上雜費幾百, 就夠農民一家用一年。

此外, 朱婷有兩個姐姐, 一弟一妹, 無疑反映計劃生育形同虛設。 據不少網民表示, 中國的計生政策只能在城市徹底實行, 在農村, 除非任職政府、 國企、 國家事業單位, 否則超生難管, 農民要是生了女兒, 總想「追」一個兒子。 具體到河南則更是「無法無天」, 官民都在亂來: 首先農民不遵計生, 基層政府採用粗暴手段亦禁之不絕, 所謂「上吊不解繩, 喝藥不奪瓶」就是河南的計生口號, 又有人聲稱, 河南某地一位前縣委書記、 現在的某省女副省長, 直接說過「計劃生育不怕死人」; 後來計生罰款多了, 居然成為不少基層政府的重要收入源, 近年還曝出有縣政府要求鄉鎮達成「計生罰款指標」的事, 有民眾認為一些鄉鎮放縱超生, 再收罰款, 等同販賣。 中國現在計劃開放二胎, 就有輿論認為不顧農村情況, 可能使農村人口進一步增長, 致計生成果毀於一旦。

從這個角度來說, 中國內地的體育制度雖被一些國家評為「殘酷、 扼殺個性自由、 舉國體制」, 但由於很多農民根本負擔不起自由參與體育愛好的成本(包括時間成本, 不少農民子弟上學要過山涉水), 所以只能由國家出資, 統一發掘和培養。 西方發達國家的體育自由參與, 建立在家庭和個人的豐富資源上, 中國目前尚無法做到。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