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無法擺脫移民問題,因存在「難民產業鏈」?

敘利亞難民潮引起舉世關注, 德國近日又發生多宗針對難民的襲擊, 甚至有難民營縱火案。 其實德國早被難民 / 移民問題困擾多時, 以致極右勢力興起。 在中國網絡上, 一位名叫「小語」的網友自稱是德國一個國際救援組織的成員, 貼文分享經歷, 質疑難民 / 移民的身份:

德國正在進行一場「保護文化」的運動, 要求政府的難民政策更嚴格。 不少德國人認為難民 / 移民並非真的需要庇護, 而只是沖著好處而來。

難民營的日用品非常齊全; 伙食包括麵包、 雞蛋、 牛奶、 芝士、 肉腸、 名牌酸奶和布丁, 每天都有, 而蒸魚、 德國餃子、 高級香腸等等亦按日循環提供; 住房安設了暖氣, 大部份都有淋浴間, 就像旅館一樣; 棋牌、 拼圖等遊戲可以隨便借用, 甚至避孕套也都免費; 至於衣物, 則是德國人捐贈的舊衣, 可以自己挑選。 在生活方面, 醫療完全免費, 反倒德國人即使購了醫保也要付錢; 平時無事就在營裡遊玩、 踢球, 根本不用工作。

有些難民 / 移民一點都不珍惜和知足。 浪費食物比比皆是; 有人把暖氣開大, 只為烘乾衣服; 有人還把營內提供的舊衣劈在櫃台, 埋怨檔次太低, 要求領取 Addis、 Nike 等名牌。

更嚴重的是, 難民 / 移民還獲發零用錢。 一個阿爾巴尼亞或者科索沃的九口之家, 每月零用錢超過一千歐元, 而由於生活用品基乎全部免費, 這一千歐元就是「純利潤」, 結果很多人把錢花在煙酒上, 又或美容等等。

所以難民營的情境, 就像一群辛勤工作、 沒有報酬的義工老太, 服侍多數二、 三十歲、 身強力壯、 卻不付分毫的外國人那樣。

對此情況, 《線報》編者發現德國雜誌《Compact》2014 年底一篇報導分析了德國的「難民產業鏈」。 如果說法成立, 就能解釋為什麼德國無法擺脫難民 或移民問題。 該報導指:

有些住宅租戶被逼遷, 因為移民局徵用住宅作為安置難民的院舍。 這現象背後存在一個「難民 - 地產」產業鏈。 以 Michael Klemmer 為例, 此君被稱為「Asyl-Baron」(難民男爵), 僅在 2014 年的萊比錫, 他就拿到 57 萬歐元租金, 30% 由聯邦政府支付, 70% 則由聯合國撥款。 這 57 萬直接到手。 此外, 他又「幫助」難民開設雜貨小超市, 不過抽成利潤的 12%。

在巨大「商機」下, 一般租戶往往都被逼遷。 雖有「日爾曼釕子戶」不肯遷走, 但是只要莫須有的控告他們「車庫暖氣毀壞未及時報修、 房間養了倉鼠」等, 租戶總會就範, 因為付不起訟費。

難民的個人資料也是一種商品。 裝修公司 European Home Care 和德國警局、 稅務局合作已經不是秘密, 而 S&L und ITB 公司更被査出和敍利亞難民蛇頭有牽連, 低價購得難民的身份訊息, 高價出賣給電話公司、 網絡公司、 私立醫院、 甚至販毒黑幫。 僅於 2013 年, 靠著 2,000 多名難民的各種資料就能獲利 65 萬歐元。

而慈善團體亦來分一杯羹, 例如紅十字會等。 難民越多, 他們越能拿到預算, 比如疫苗注射服務, 成本攤到每個難民頭上每年是 4,670 歐元, 而由於難民流動性、 不確定性極大, 到底多少難民真的接受了注射, 無從稽考, 這筆錢說到底視乎怎麼做賬, 而政客和議員不會質疑紅十字會和慈善團體。

甚至連律師行也利用難民, 作為新手練習的機會, 反正官司不管輸贏, 錢都是聯邦政府出大頭。

有了這種產業背景, 無怪乎北烕州(Nordrhein-Westfalen)和黑森州(Hessen)的難民營總負責人為了爭奪更多難民名額, 一度當場打了起來。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