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輪流轉系列:即使在內地有資產,只要在港「裝窮」就有公屋?連新民黨也發聲了!(更新版)

沙田區議會屬下的發展及房屋委員會開會。 有區議員指, 房屋署查核申請公屋者資料時, 往往難以審查他們在香港以外的資產、 入息。 新民黨區議員潘國山會上質詢房署代表, 問及過去一年因為擁有香港以外資產而被拒申請公屋個案的統計資料, 以及有無機制估算公屋申請人在內地物業。

對此, 房署代表沒有回應, 只是反覆申述, 在現有政策下, 申請人須如實申報所有入息和資產, 包括在香港及香港以外的資產淨值/收入。 可是, 房屋署稱沒有關於公屋申請人因為擁有香港以外物業而被拒絕申請的統計數字, 唯強調會透過「不同可行的途徑」, 收集申請人在港以外的物業資料。

潘國山在區議會表示, 房署是次回應是他當議員以來「最差劣的一次」。 他解釋, 房署要求公屋申請人申報其內地的收入、 資產, 卻不會、 亦不可能核實其真偽。 如此官僚制度下, 負責審核的公務員需要交代, 故縱然不能親身調查, 仍要申請人就所申報資產提交估價證明, 核實的責任因而落在申請人身上。

與會的房署官員更說, 對內地「專業人士」、 「地產評估公司」發出之估價證明, 房署一概接受, 不作核查。 編者以為, 這為「造假」大開方便之門之餘, 亦難怪潘國山議員批評房署「不諳國情」。 如此制度只會鼓勵申請人不作申報, 同時打擊誠實申報的人, 或迫使後者對難以估算價值之房產(如鄉間祖屋)製作「證明」。 既無效益, 又擾民非常。

就此, 《線報》展開追蹤調查, 成功訪問數名公屋團體代表、 政府官員, 印象是房署縱使明白此等情況愈趨普遍, 但不傾向採取任何積極措施應對。 而潘國山亦答應接受《線報》訪問, 提供有關個案資料。

有不願透露身分的房署前線官員透露, 除非政府最高層介入, 與內地達成某種協議, 否則房署沒有義務「隻身犯險」, 審查香港人在內地的資產。 此外, 該官員指, 現時的審查制度源於多年前, 當時只有港人接濟內地人的份兒; 然而時代確實改變了, 不少內地人選擇移居香港, 部份在內地坐擁豐厚收入, 根本不用在港找工作。 對他們而言, 只要來港滿七年, 就可申請公屋, 大可申報自己在港「零收入」。 這樣, 房署也拿他們沒辦法。

《線報》希望給讀者分享一個個案。 A 先生現為大學生, 父親聲稱在香港「打散工」, 沒有穩定收入, 母親從內地移居香港超過七年, 但大部分時間留在內地打理生意。 可以說, A 先生一家的生活費悉數來自內地。 數月前, A 先生成功獲編配公屋, 而編者相信, 單位的「經常居住者」最多只有A 先生及其父親二人。 事實上, 編者手頭上就有最少十個類似個案。

《線報》的追蹤調查更發現, 不少這類申請人竟可順利申請公屋, 技倆不外乎聲稱自己及所有在港親人只靠「打散工」賺取微薄收入, 甚至沒有收入。 而事實上, 他們在內地坐擁生意、 物業, 腰纏萬貫者比比皆是。 在這樣的前提下, 區議員們及《線報》編者從房署得知的, 竟是可憐的「三無」: 無數據、 無跟進、 無改革。 一個靠官僚維持「效率」的國際城市香港, 面對社會變遷時, 竟是如此的無能為力!

《線報》會陸續推出檢討公屋申報入息、 資產制度的跟進報導。 至於詳情如何, 容許編者賣一下關子。 當然又是這句: 密切留意《線報》。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