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覺得是分手,但英國只想繼續眉來眼去

英國訂於明年 3 月 29 日正式脫歐,但按照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提出、獲歐盟成員國通過的草案,還有最多約四年的「過渡期」,期間英國仍要承擔義務,又須把北愛「特殊化」為自貿區。凡此種種,不論英國本土還是北愛公民都不給首相好臉色,然而文翠珊一意孤行,令人猜疑她是否希望拖延到的四年之後 —— 耐人尋味的是,那時正正迎來下屆大選,屆時她不論逆轉民意留歐,抑或繼續脫歐進程,保守黨都掌握話語權。我們已知的是,文翠珊本身不是脫歐派,她把自己的任務一直形容為「執行脫歐公投結果」,但脫歐之後的這段「過渡期」,她沒有表明態度。

 

令民眾搖頭的脫歐草案

  1. 上周在布魯塞爾舉行的歐盟高峰會,二十七個成員國一致通過英國脫歐草案。此草案訂明:英國明年 3 月 29 日脫歐後至 2020 年底,仍會留在歐盟單一市場,受歐盟法規限制,這期間最多可以延長兩年至 2022 年底,歐盟公民繼續享有在英國的居住、工作權,雙方公民如舊免簽證;同時,雙方會努力達成全面的經濟關係,促成執法合作、海關合作、貿易免稅,並研究金融監管制的互認,建構暫時的單一關稅區;為避免歐盟成員國愛爾蘭和英屬北愛地區出現「硬邊界」,雙方承諾會訂立永久協議,而達成協議前的臨時方案將把北愛設為自由貿易區,按歐盟法規營商。最後不能忘記的是,英國要照樣支付 390 億鎊分手費。
  2. 我們不難發現,脫歐派甚為不滿的會費問題在此「過渡期」根本不能改善。2014 年英國的歐盟會費達 188 億鎊,而今日的分手費相當於兩年多會費,然而在此期間,英國只能遵守規定卻喪失了歐盟內的政治權力。同時,外來人口的問題顯然也將持續。
  3. 北愛爾蘭方面,經歷長期的戰爭,英國和愛爾蘭在 1998 年達成貝爾法斯特協議(Belfast Agreement / Good Friday Agreement),使戰爭正式結束,愛爾蘭放棄對北愛的主權聲稱。該協議還得到支持愛爾蘭統一、北愛併入愛爾蘭的北愛新芬黨的承認。到今日,歷史的陰影僅僅過去一代人,如果北愛的政治地位和英倫本土不同,可能使當地局勢再添變數,若訊息被錯誤解讀,可能導致武力抗爭再出現,而不只是蘇格蘭公投那樣溫文爾雅。所以即使成立「特區」可能改善經濟,民眾也並不樂見,尤其是親英的愛爾蘭民主統一黨,而該黨明確反對北愛自貿區。對英倫本土居民來說,也一樣憂慮激起北愛、蘇格蘭的分裂力量。
  4. 因此,不論是北愛民眾、英倫本土的脫歐派、甚至擔心出現領土危機的留歐派,都不算很同意文翠珊的草案,至少有所保留。上周英國有民調顯示,內閣大臣的選區的選民只有約四分一持正面意見,但半數表示了反對。應留意的是,文翠珊並不能組成多數政府,需要愛爾蘭民主統一黨的支持。
  5. 這就是為什麼保守黨對她發起不信任投票。雖然她於昨日(12 月 12 日)安然過關免於下台,但一再表明人們不太放心由她繼續做英國脫歐的舵手。問題是,沒哪一位保守黨黨友願意替她承擔後果,雖民意對她不利,但信任投票之前,一下子有百多位保守黨議員表態支持,就是明證。今次表決後,保守黨於一年內不能再對她進行同類投票,而屆時這份脫歐草案相信已獲英國國會和歐洲議會通過,文翠珊因此能安然渡過餘下任期。這一點就是下文所要分析的。
  • 北愛爾蘭公路上反對「歐盟邊界」的宣傳
    o 181213 a1a

 

文翠珊心裡的算盤

  1. 時間上,以歐盟這種結構鬆散而又龐大、且每個成員國都能一票否決的體制,沒有十年八載就相當不可能訂出協議。歐盟與加拿大制訂的自貿協議從 2013 年開始商議到 2017 年底簽訂,然後還須每個歐盟成員國國會通過,保守估計將歷時七年以上。文翠珊應明白,若要在最多延長至 2022 年底的過渡期內與歐盟達成協議,時間並不足夠,除非所謂的協議和過去其實沒有分別。
  2. 同時,自從文翠珊就任以來我們留意到,英國並不積極地和其他國家達成貿易協議。如果英國決意脫歐,除了和歐盟維持某種關係,和其他國家的合作也是不可或缺的。然而我們看到的是,文翠珊一直只和歐盟交手。固然,多數歐洲國家都已加入歐盟,而成員國不能單獨和其他國家訂立制度性的經貿安排協議,而只能簽訂個別的商業訂單和合同,不過以英國在歐洲以外的影響力,加上其金融為主的經濟並不完全受限於歐陸,英國仍可以和歐洲以外的國家建立制度性的穩定合作。可是文翠珊上一次訪華,面對中國巨大市場,仍好像其他歐洲國家那樣僅簽下訂單。我們只能認為,文翠珊倘非一個不合格的短視領袖,就根本對脫歐沒有太多誠意。
  3. 歐盟方面,其立場是不作任何讓步,歐盟亦已多番表明這一態度。英國是歐洲的重要國家,如果可以說脫就脫,而且輕易取得歐盟的讓步,很多國家就會蠢蠢欲動,使歐盟陷入生死存亡的危機。有些人提議採用瑞士、瑞典模式,容許英國對歐盟公民入境加以限制,但他們忽略了現狀是歐盟希望瑞士加入而開出好條件,而不是給瑞士脫歐的好條件。不過,歐盟主席 Jean - Claude Juncker 於今年初曾經表明希望英國留歐,同一時間,歐洲理事會主席 Donald Tusk 也表示英國如果回心轉意,歐盟將敞開大門。到了近日,歐洲法院裁決,英國可自行取消脫歐,不影響其歐盟成員國身份,似乎支持了兩位歐盟領導層的說法。
  4. 如無意外,英國下屆大選就是 2022 年,假如文翠刪能波瀾不起的拖至那個時候,自己起碼能體面地做完一屆任期。文翠珊似乎希望在「過渡期」維持一種實質上仍留在歐盟的狀態,以防產生經濟巨大波動而使自己擔上歷史罪名。本次脫歐草案強調北愛的自貿地位,就是為了保持雙方的經貿關係。然而,經濟仍不可能不受損,屆時民眾相信會比今日更關注切身的脫歐議題,如果民眾發覺即使脫歐亦不得不以這種方式維持和歐盟的關係,甚至反過來使北愛局勢不明朗,帶來國家分裂之虞,就可能對脫歐產生懷疑。雖然文翠珊多次表示不會有第二次公投,但這只是英國內政問題,未來還有四年,沒有人能夠保證留歐公投必然不可能。
  5. 假使她引導民意逆轉,透過公投凝聚到英國社會的新共識,保守黨及她自己的連任呼聲勢將高漲,而即使繼續脫歐進程,保守黨依然能維持話語權,使工黨在脫歐問題上沒有角色可言,加上黨魁 Corbyn 年齒已高,工黨在來屆大選將難以挑戰保守黨。所以文翠珊在信任投票前呼籲黨友,若此時更換領導人,新首相將無足夠時間重新談判,使脫歐進程改由國會主導,唯一獲益的只有在野工黨。換句話說,文翠珊現在依賴的不是民意,而是自己控制了脫歐進程,全國無人能夠代替她的位置。
  6. 在此,我們不妨引用北愛爾蘭首府貝爾法斯特的女王大學(Queen's University)學者 Katy Hayward 的比喻:歐盟視脫歐為分手說再見,英國視之為一場「開放式關系」的開端(move towards a more "open" relationship),讓歐盟著緊的是脫歐條款,英國只關心如何繼續眉來眼去(eye is on the Future Framework)。
  • 無人能夠斷言脫歐/留歐公投不會再舉行
    o 181213 a1b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