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要不要加入 TPP?從救命藥說起

評論

近日 TPP 達成初步協議, 安倍晉三「邀請」中國加入。 到底中國如何應對? 《破土網》作者「左楠」發表文章稱, 加入 TPP 意味中國必須遵守發達國家的版權規條, 對弱勢群體不利。 她以屠呦呦為例子, 指青蒿素技術沒有申請知識產權, 使這種藥物得以拯救第三世界無數生命。

文章稱:

拉米夫定(Lamivudine, 商品名「賀普丁、 益平維」)是一種對抗乙肝病毒的重要藥物, 也是治療愛滋病的「救命藥」。 中國政府向愛滋病患者免費供應, 而市面售價高達 200 元一盒, 可服用半個月, 對一般中國百姓是很大負擔。


但是這種藥物製造成本很低, 一公斤才 3,000 多元, 一盒只要 4 元, 所以售價竟達製造成本的五十倍。 主要原因還是世貿(WTO)的相關規條限制, 使中國無法國產。 在 2007 年下半年, 還曾導致全國拉米夫定一度供應緊張, 乙肝病人的購藥支出突然大增; 一些愛滋病患者甚至斷藥, 而這種藥物絕對不能中斷, 否則前功盡棄, 所以說是「救命藥」。


近日, 一位英國商人買下愛滋病關鍵藥物 Daraprim 的生產權, 藥價漲了五十五倍, 舉世嘩然; 與此同時, 公眾卻未注意另一公司買下一種耐藥性肺結核的關鍵藥物, 使之漲價二十倍。 這些都不是個別例子, 所謂科學進步只能給有錢人享受。


這些「自貿協定」的標準只照顧發達國家, 卻使發展中國家無法仿製藥物, 被逼高價購買專利權, 或者直接高價購買藥品。 成本最終落在貧困、 失去勞動能力的患者身上。


知識產權本質就是「知識私有化與資本化」。 這樣一來, 最終獲利者只是企業主, 科研人員最多獲得資本分紅, 仍由資本家佔有主導位置, 例如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 「藍光之父」中村修二的發明專利就歸公司所有, 他只拿到兩萬日元(約人民幣 1,100 元)獎金。 於是社會文化追尋的不是科學精神而是「企業家精神」。 同時, 一項成果往往需要數十、 數百工作者的努力, 但專利往往只在一人手上, 於是個人一旦有所發現, 不少都秘而不宣, 使科學交流受阻。


這些「貿易協定」一方面保護發達國家的「知識產權」, 一方面卻在侵犯發展中國家的產權。 在中國, 紅豆杉屬於保護林木, 禁止出口, 但有美國公司低價購得, 剝去樹皮, 稱之為「紫杉醇」而逃避制裁; 一些民間草藥配方, 也被美國公司在海外製成藥劑, 注冊專利。


一些國家開始反抗。 2003 年, 馬來西亞頒發「強制許可」, 從印度進口藥品治療愛滋病。 其後印尼、 泰國、 印度相繼發出類似的命令。 事實上, 正因屠呦呦團隊沒有申請青蒿素的知識產權保護, 才使這一廉價藥物挽救無辜的生命。


《線報》編者留意到, 有時發達國家為了自己的利益, 亦顧不得「版權」。 美國在「911」事件之後由於受到炭疽病毒「白色粉末事件」影響, 曾強行仿製德國一家藥企的專利藥。


編輯發現, 中國《專利法》訂明「為了公共利益的目的, 國務院專利行政部門可以給予實施發明專利或者實用新型專利的強制許可」。 而拉米夫定已經國產化, 國產品價格介於每盒 130-180 元。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