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讓你五分鐘讀懂非洲:中國有東、西差異,非洲也有,但後者恐怖得多

《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的研究指, 三分之二的伊波拉病毒(埃博拉, Ebola)男性康復者的精液, 六至九個月(即約 180-270 天)之後仍然驗出病毒, 遠遠多於此前發現的 82 天。 最新的發現如獲足夠的臨床個案證實, 伊波拉的威脅必須重新評估。

伊波拉本是一種風土病, 死亡率極高。 目前的疫情, 可謂非洲近十年、 甚至二十年最為嚴重的傳染病事件。 《線報》編者留意到, 這與西非的人口、 氣候、 政治、 資源、 地緣位置都有關係。 《線報》亦希望藉著分析伊波拉, 讓讀者對非洲的東、 西差異有一基本認識。 尤其在人人談「一帶一路」的年代, 有關認識更形必要。

西非為何危機四伏?

從自然環境和人口結構來說, 西非可算是高危地區。 西非人口在非洲最為密集, 又欠現代化, 加上熱帶雨林氣候, 生物多樣性程度高, 必然增加新型病毒的出現機率, 人口密度則增加了傳染性。


政治方面, 西非國家細小而混亂, 不少國家的形狀明顯反映殖民者從港口開拓內陸的進程。 國界保留至今, 亦說明當地政權往往只是繼承殖民主的權威, 未能以民族為本體加以整合國家。 如此政治結構下, 可以預料社會矛盾無日無之。 統治者與當地民族並非休戚與共的集體, 前者願意投放多少民生資源, 頗成疑問。 這次爆發的源頭之一塞拉里昂(Sierra Leone, 獅子山), 內戰已經打了幾十年。 

 

西非為何無人問津?

西非缺乏高增值天然資源。 南非有黃金, 納米比亞盛產「血鑽」。 東非近十年間因發現大量天然氣、 油田, 而逐漸「脫貧」。 至於西非, 除傳統產油國尼日利亞, 就沒有其他資源。 為爭奪區內含量極有限的資源, 西非小國間長年互相攻伐, 造成政局不穩, 不少人更認為西非已陷入無政府狀態。 相反, 東非國家國境較大, 總能擁有一些物資, 而且政府亦因漸漸脫貧而提高了效能及認受性。 此外, 西非經濟落後必然導致陋習無法革除, 據報導, 這次疫症爆發的一個原因正是親吻死者的習俗。


也許西非也有石油, 只是沒有得到勘探, 這跟國際投資有關, 歸根究底仍是地緣政治。 西非原是歐洲航海線路重點, 航海家一直探索通往印度的航線, 沿著西非海岸前進; 在達加瑪繞過南非海望角、 發現印度航線之後, 航海商路更盛, 西非一度繁榮; 但不久, 美洲新大陸航線開啟, 加上印度和亞洲殖民時代開始, 使非洲漸被淡忘。 東非尚在強大的阿拉伯的印度洋海權之下, 接受伊斯蘭教並展開海上貿易, 西非只能成為歐洲人抓奴隸的地方。


西非成國際孤兒, 連慷慨的中國也卻步?

可以說, 西非仍是歐美的「傳統地盤」。 不過西方最近百年以來集中開拓和投資亞太, 歐洲更由盛轉衰, 加上民族獨立浪潮, 西非遂遠離歐美視線, 直到現代。 中國力求引領第三世界發展, 曾出力支援非洲, 但只能觸及東非, 比如坦桑尼亞, 當地軍隊有「非洲解放軍」之稱, 連術語都是中文。 國家主席習近平念茲在茲的「一帶一路」也面向東非, 終點設於肯亞。 至於西非, 除了尼日利亞, 中國雖有貿易往來, 但較少東非那樣的大規模投資和基建。


地理上, 西非面向大西洋, 可與中南美展開貿易, 但是中南美同樣是個政治破碎的地方, 一些強國(如阿根廷)早已江河日下, 沒有大力展開海外投資的能力。 於是西非成了「三不管」地帶, 像國際孤兒, 更加劇內戰和各種社會不穩因素。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