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人的,不是香港人或內地人,而是黑店產業

內地遊客在香港被毆死亡, 引起全國關注。 目前不少香港及內地網上訊息, 要麼輕率地說「香港打死內地人」, 要麼一口咬定「打死人的是內地『團長』」, 稱「不要再往陸港矛盾上扯」。 《線報》編者認為, 兩者俱失之偏頗。

按照目前所能確定的訊息, 包括警方從店內閉路電視所知, 事情可以簡述如下:

一個內地購物團來到民樂街一家珠寶店購物。 該團零團費, 每人只付 300 元導遊小費。 相信旅行社主要盈利來自購物傭金。
當時, 一位 53 歲姓張女子、 一位 54 歲來自黑龍江的姓苗男子, 疑因價錢不合意, 覺得折扣太少, 未有購物, 到門口吸煙。 而持有雙程證隨團來港、 作為「團長」的 32 歲姓鄧女子上前交涉, 演變為鄧女、 張女的廝打, 苗上前勸架, 又變成三人混戰。
然後, 數名香港、 內地男子加入, 苗及張被人拖出店外。 有人對苗拳打腳踢, 有人目擊「即使他已倒下, 還踢他的肚子」, 張女嚎哭, 大聲呼救。
事後, 警方拘捕鄧女、 張女、 苗男、 一位 32 歲姓劉內地男子、 一位 44 歲姓胡香港男子。
編者以為, 僅從以上訊息, 無法得出「因為『團長』是內地人, 所以無關兩地矛盾」這個結論, 鄧女與張女、 苗男的爭執並非致死原因, 苗男斃命, 是後來香港及內地男子施暴之故。 可以說, 香港人的確有份打死人。

但是, 單說「香港人」打死內地人, 也不完整。 打人者也有內地人, 而且宏觀地說, 更是整個宰客黑店、 甚至整個無良產業闖下的人命官司。 而這個黑店和這個產業, 編者相信不只由香港人經營。

首先, 這種由團友推舉「團長」的做法, 除了減少領隊成本, 也能營造更加強大的人際壓力, 逼使團友購物, 因為「團長」是大家推舉的, 而非旅行社安排的外來者。 而這個制度, 必須由內地旅行社配合施行。
其次, 據媒體報導, 有受訪者表示, 這家黑店的官網雖有簡、 繁、 英三語, 但是「店鋪介紹」之中店鋪面積乃用「平方米」表示, 而非香港慣用的「平方英尺」。 編者從事媒體工作, 可以推斷「原始文本」很有可能按照內地習慣撰寫而成, 有內地人參與。
編者以為, 動輒扯上兩地矛盾, 煽動仇視, 確實不應該, 但如果刻意迴避, 亦無助解決問題。 我們可以注意到, 兩地矛盾並不完全和族群矛盾對等, 更大程度上, 兩地矛盾出於兩地制度不同, 從而造成某些行業的寄生空間, 兩地民眾都有所參與, 例如水貨、 來港產子、 還有購物黑店等等。 這是一國兩制必須重視的問題, 而非一句「成功落實」可以掩蓋過去的。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