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新歡英國「打得火熱」之際,已將舊愛德國拋諸腦後?

習近平訪英引起很多解讀, 有人為核電投資歡呼, 也有人把會晤地點視為笑柄。 《線報》認為, 不妨把視角擴闊一些, 把英國納入整個歐洲的框架之內, 再重新觀察這次訪問。 這樣的話, 我們就無法忽略陸歐大國-德國, 並思考中英、 中德、 英德關係。

自從英國「率領」眾西方國家加入亞投行以來, 中英關係彷彿進入一個「新高度」, 而今習近平訪英, 更建立了「全面戰略伙伴關係」, 似一洗多年來「中國與西方對立」的印象。

同德國、 英國關係: 代表中國兩大不同發展階段

事實上, 中英「親密關係」刻下方興未艾, 中美早在 1980 年代已走進「蜜月期」, 而中德也在 1990 年代開始邂逅。 德國先進工業進入中國, 比如大眾汽車就在中國設廠, 與中方合資生產。 中國過去二十年的高速發展, 除了廉價「抄底」蘇聯崩潰的國防科技, 西方的技術轉移亦至關重要, 而德國重工業冠絕歐陸, 以至全球, 自然成為中國積極引進的對象。


不過時移勢易, 中美、 中德關係早就轉淡, 頻頻出現磨擦。 中美自不必說, 中德近年出現的問題, 包括艾未未事件、 大眾汽車壟斷案等等。 有分析認為, 原因是中國經濟轉型, 中端產業已足以自立門戶, 又在經濟推進過程中積累大量財富, 大筆資金自然需要進行海外投資, 而英國正是老牌金融帝國, 其金融服務完善, 遍及歐洲和多個英聯邦國家, 所以中國親英、 棄德。


柏林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主任韓博天(Sebastian Heilmann)就指, 中國對德國的工業產品需求逐步降低。 他說, 儘管德國仍會對中國提出人權問題, 但「可能中國不會像去年那麼有耐心去聽了」。


另一方面, 從地緣戰略來說, 英國就如日本, 夾於海上霸主美國和大陸強權之間, 一當大陸強權勢大, 就能提高自己的重要性; 一當大陸強權低聲下氣, 就有喪失地位之虞。 正如 1980-1990 年代中美「蜜月期」正是日本蕭條的開端, 《廣場協議》引起日元升值以及一系列連鎖反應。


到了 1990 年代, 中德同樣是西方經濟體系一員, 在歐亞大陸兩端圍堵俄羅斯。 到了現在, 中國既然決意發展「一帶一路」, 似要分庭抗禮, 俄羅斯亦強硬起來, 我們不難發現美日同盟又轉趨密切; 由於俄國壓力增大, 德國與美國站於同一陣線, 卻可能使英國遭到當年日本一樣的處境。 英國如果有所擔憂, 自然要找出路, 繼而形成英國一系列的外交動作。


為親英而棄歐, 實屬不智

可是, 《線報》編者以為, 中國是否真的要「親英、 棄歐」, 頗值得商榷。 正如之前評論所指, 中英各取所需, 永遠不能成為朋友, 因為地緣政治使它們無法真的站在同一陣線。 然而德國與中國同為大陸國家, 如果能夠在「一帶一路」發展之餘, 抗衡或者繞開俄國的影響, 建立中德、 中歐聯系, 未嘗不是一個可能。 德國已然成為歐洲主導者, 她的抗俄盟友既可以是美國, 也非不可以是中國。


而對中國來說, 產業升級路漫漫兮, 這段期間仍需要維持出口。 環顧世界, 西方發達國家中只有德國仍能穩健增長, 保持購買力。 雖然德國人口不如美國, 但如果透過德國觸及整個歐洲尤其東歐, 則可與美國相比。 此外, 東歐國家具有相當不俗的發展潛力, 中國「一帶一路」的終端也是歐洲, 渝新歐鐵路已經連接德國。 事實上, 德國的實體經濟網絡對東歐影響頗大, 如果中國要進入這個市場, 盡快消化過剩產能, 無疑是要透過德國的。


無論如何, 德國已經不能再像過去一般, 認為自己穩佔中國商貿的「頭把交椅」了。 正如韓博天等學者所指, 德國也須改變出口策略, 例如與中國進行環保方面的合作, 以及開拓東南亞市場。

 

無論如何, 香港可以「收檔」

順帶一提, 如果德國如此強大的國家也須順應時勢, 那麼香港這個彈丸之地, 如果仍在吹噓「亞洲國際都會」, 抱持「超級聯繫人」捨我其誰的想法, 編者就覺得相當費解。 事實上, 中英這次簽訂的協議, 已把「超級聯繫人」這個口號打入冷宮了。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