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 Facebook:我想看堅料,你卻咬著水蜜桃晒馬

今日(11 月 11 日)立法會上, 林大輝問到, 梁振英開設 Facebook 專頁到底是否有助於政府和市民溝通。

林大輝提到兩個問題:

第一, 他形容梁振英只會「分享種植水蜜桃及火龍果的心得」, 質疑他能不能吸引年輕人的興趣, 而年輕人比起上一代更不喜歡他、 不支持他出任特首。
第二, 他說梁振英的 Facebook 並未把特首選委、 港區政協、 港區人大、 行政會議、 立法會議員和區議會成員全數加做「好友」, 質疑這樣能否團結社會各界構建「香港營」。
負責回答的劉江華沒有給出任何實質回應, 在意料之內。 編者倒覺得, 林大輝雖然看似沒事找事, 但他的提問卻不無思考價值。

振英蜜桃成熟時

第一條問題, 針對的其實是專頁內容類型、 發布形式、 發布對象的選擇。 《線報》編者去年比較過李顯龍、 馬英九、 梁振英的 Facebook 專頁(當時梁振英只有競選時留下的專頁), 發現前兩者比較能夠拉話題, 引起讀者興趣, 有時甚至是新聞資訊來源, 而梁振英的競選專頁多數只是「成功爭取」和「義工大合照」之類, 硬銷自己為主, 沒有話題性。 現在, 若果梁振英真的「分享種植水蜜桃及火龍果的心得」, 也許有點搞笑, 但已經是一種進步。 須知不少建制派人士 - 也有好些老派泛民 - 的專頁仍然充斥「成功爭取」和「剪報」。
可是梁振英的處境比起李顯龍和馬英九差得很遠。 據編者理解, 新加坡的社會矛盾和發展危機不及香港, 加上李家政權穩固, 領導人自然可以談笑風生, 氣定神閒。 可是香港社會矛盾和發展危機有目共睹, 如果再裝閒庭信步談「水蜜桃」, 相信只能吸引原有的建制粉絲, 而無法取信內心憂慮的市民。
從新聞學角度, 如果梁振英利用專頁來發放第一手新聞, 也將比較能夠取得時事話題的主動權。 由於 Facebook 的運作機制, 各方支持者往往只能聽到同一種聲音, 黨同伐異, 討論流於空洞; 梁振英作為地區首長, 如果帶領一種平實的訊息發布風格, 放一點「堅料」取信公眾, 不是沒有改變網絡現狀的可能。
筆者翻查最近數天專頁內容, 發現仍是「大合照」和「剪報」為主, 盤栽和烹飪為次。

專頁「廣場」事與願違

至於第二條問題, 則是 Facebook 專頁的陣營設置問題。 固然梁振英站在建制派一方, 但專頁是否必須就是建制派陣地? 香港不少政治人物一味只加粉絲, 注重「like 數」, 結果看似人多勢眾但是話題單調, 無法形成討論, 遑論傳播開去。 上述的李顯龍還有西方不少政治人物, 在好友方面不分陣營, 幾乎是越吵越好, 因為被罵總也好過沒人罵、 沒有人氣。 站在這個角度, 梁振英不再一味只加建制政治人物, 也是一種進步。 難道林大輝覺得, 盡加人大政協和選委就能團結香港各界嗎?
不過西方政黨輪替成熟, 民眾之中沒有根本的「敵我矛盾」。 香港情況卻又不同, 梁振英宣稱希望建制和泛民「大和解」, 建構「香港營」, 可是一些人公開要求港獨; 當他們在特首專頁四處張揚, 到底梁振英要不要打壓? 這種好像警隊專頁的困境那樣, 既不想放縱宣揚違法的言論, 又想營造友善形象, 結果兩邊不討好。 根本原因在於西方政治較成熟, 社會沒有撕裂, 社交網站專頁只是「論壇」或「廣場」而不是「戰場」。 所以, 就算梁振英的專頁真的做到平衡, 也很可能帶來尷尬局面。


刪除留言給誰看?

何況警隊專頁較早前只懂刪除留言, 直比內地網絡的自我審查方式, 如何令人不指責? 其實德國近日由於難民問題導致違法的納粹主義言論充斥網絡, 默克爾的處理手法不是刪除, 而是原文保留, 找法院來算帳。 為何香港警隊專頁不訴諸法律? 編者以為如果使用「文明」的手法, 也可促使對手「文明」些。
據編者所知, 說到底政府 - 特別是內地政府 - 仍然認為「建制派在社交媒體處於劣勢」是香港當前的政治和社會爭拗的重要原因, 而非結果。 甚至梁振英專頁到底做給誰看, 是否只想顯示「人強馬壯」, 也是未知之數。 如此看來, 政府仍將繼續大花精力在「務虛」的網絡工作上, 大談水蜜桃。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