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想擺脫父親朴正熙,想下就得?

說起南韓都是星, 要不是「三星」, 就是《來自星星的你》, 但南韓的生活環境遠非星星那樣「高」。

上周末, 首爾就爆發七年以來首次大規模示威。 七萬人上街, 反對總統朴槿惠的經濟政策, 特別是恢復大企業扣減工資的權力; 而這些政策居然是她父親、 前總統朴正熙的舊路, 是南韓的「先帝遺訓」。
示威的具體訴求除教科書問題, 還有兩點: 一是企業權力問題, 示威者反對朴槿惠修訂新的勞工法, 方便企業炒人、 降低工資; 二是青少年失業和農民生計問題。 示威者控訴今年 15-29 歲青年的失業率一度超過 11%; 另一方面, 農民不滿農產品採購價格被壓低。
其實朴槿惠 2013 年上任之初, 曾經宣布一些親民政策。 她說要「振興經濟」, 還說「將國民個人放在首位」, 實現「經濟和福祉的良性循環」。 然而示威爆發, 顯示民眾對朴並不滿意; 如果民眾針對新版勞工法的指控真有其事, 她的政策更可謂「言行不一」。

朴正熙: 軍事強人又成了經濟巨人的故事

這就得從朴正熙說起。

二戰後, 南韓一窮二白, 不及三八線以北的同胞富足。 及至六十年代中期, 陸軍上將朴正熙當上總統, 他本來想搜刮民財, 透過改革幣制強制民間儲蓄回籠, 特別是華僑、 日僑的儲蓄; 後來發現連他們都窮得沒有油水可抽, 才窮則思變。 當時南韓除農業外, 就只有低廉人力。 於是, 好像多數亞洲新興國家那樣, 朴正熙決志依靠低成本工資發展南韓工業。 與新加坡、 香港、 台灣不同, 南韓主力發展重工業, 後來出現三星、 現代等大企。
此是後話。 簡單而言, 朴正熙的政策是兩頭克扣, 一邊壓低農業採購價, 以便壓低工人工資水平, 換來的卻是國際競爭力。 由於重工業具有自消耗、 自增長性質, 所以那時產業規模迅速膨脹; 可是由於採取低工資政策, 民眾生活雖有改善, 在 1970 年代超過北韓, 但也不算富裕, 更遑論累積巨額積蓄。
無論如何, 這算是朴正熙一大歷史功績, 而他 1979 年遇刺, 更令他蒙上「傳奇光環」, 他的政策也就成了「先帝遺訓」, 繼任者都沒有太大改動, 何況南韓的確因此長足發展, 造就人人稱頌的「漢江奇跡」。

亞洲金融風暴: 南韓經濟多元化的契機, 但只「曇花一現」?

國富民不富的情況, 到了 1998 年「亞洲金融風暴」之後, 有所逆轉。

由於經濟下挫, 工資進一步降低, 加上反對派上台, 經濟結構發生重大改變, 開始重視中小企發展。 這些中小企不限互聯網產業, 還包括各種消費產業; 它們之間競爭較激烈, 民眾收入因而增加, 儲蓄率上升, 這又引起樓市暢旺, 甚至催生當地的「地產霸權」。
不幸的是, 南韓又遇上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 加上中國產業升級, 南韓工業備受壓力。 可是, 為什麼中小企獲得蓬勃發展, 民眾收入增加, 卻仍然造成嚴重示威不滿? 《線報》編者認為, 這反而就是南韓隱患所在。


朴槿惠走回老父舊路, 才是正道?

儘管中小企興起, 重工仍是南韓支柱, 它憑藉較低的工資成本, 在世界工業市場佔一席位; 當中小企興起導致平均工資上漲, 產業工人工資也必須水漲船高, 結果導致競爭力削弱。 當然, 產業也可以同時升級, 靠質素彌補競爭力, 不過根據各國經驗, 大企業一般比起中小企更願投資升級, 在重工業領域更是如此。
當南韓中小企搶佔了經濟份額, 一來它們由於規模不大, 負稅比率較少, 導致政府主導的投資能力下降, 二來他們也較少作長遠規劃, 重視眼前生存, 自主投資意欲也較低, 三來工資和儲蓄率上升, 資本流到地產項目, 進一步削弱社會整體投資比重。 綜合上述因素, 南韓的產業進步未能跟上消費水平, 無法支持工資上升之後的競爭環境。
所以, 朴槿惠不得不走回舊路, 重新倚重傳統重工企業以及「先帝遺訓」, 降低工資水平。 可是民眾已經嘗到甜頭, 要回到過去談何容易; 另一方面, 高等教育越來越普及, 而傳統「君子不器」的思想卻又沒有消失, 大學生也不願意回去當產業工人。 這些情緒造成是次大規模示威。


對香港的啟示

香港政府總是強調中小企、 初創企業可以推動經濟, 然則以南韓的例子, 我們能否真的寄予厚望?

目前香港除了服務業就是金融, 產業處於「從無到有」的階段。 《線報》報導過北韓「賣豬仔」賺外匯的故事。 南韓何嘗未曾試過。 當年歐洲百廢待興, 南韓就靠赴歐勞工賺取外匯, 前西德礦工笑稱根本不用動手, 自有南韓人出力。
南韓中小企發展之前已有重工業奠下穩固基礎, 刻下香港的財團卻主要經營地產、 電力、 公營事業等中間食利行業; 香港如果真想重振產業, 似乎更需要三星這樣的集團多些。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