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如意算盤」,就是失策!原因:土耳其非小國,俄國雖為大國,但論慷慨不如中國百分之一

土耳其擊落俄羅斯戰機, 總統普京怒指「背後捅刀」, 土國民眾也向俄國大使館擲石, 波及國旗「有點相似」的荷蘭大使館。 但事情已經發生一周, 雙方除了「嘴炮」, 似乎未有「到肉」的具體行動。 事實上, 俄羅斯的「制裁」未有涉及最重要的石油交易, 而普京的最新指控, 是「土耳其買『伊斯蘭國』石油」。 《線報》編者認為, 普京或許正正道出了土耳其有恃無恐的原因。

 

普京要土耳其做其「超級聯繫人」: 憑甚麼?

俄羅斯與西方一直關係不佳。 近年, 烏克蘭和克里米亞局勢令雙方矛盾升溫, 西方再度制裁莫斯科, 莫斯科亟須尋找石油出口通道。 土耳其就成了普京的「頭號目標」。

 

去年十二月, 俄羅斯與土耳其同意就建立「南線」天然氣管道進行可行性研究, 更希望管道建成後, 土耳其做俄羅斯的「超級聯繫人」, 幫忙向希臘、 意大利、 奧地利等國轉售天然氣。 俄羅斯的「如意算盤」是, 自己能維持出口之餘, 又能加強土耳其的地區影響力, 是一「雙贏」方案, 認為土國沒有拒絕的理由。 更令土耳其不能抗拒的, 是俄羅斯提供的天然氣折扣, 從原擬的 6% 提高到 10%。


可是談判還是陷入僵局, 雙方政府雖然達成協議, 但到了土耳其能源部、 俄羅斯能源「巨無霸」之間, 就談不下去, 其後就發生了擊墜事件。


利益當前, 兩國何來吵架的本錢?

俄羅斯的天然氣經土耳其出口歐洲, 土耳其自然能夠從折扣、 稅收、 投資優惠等方面收取「過路費」。 問題是, 為何土國以身甘犯險, 對俄國採取強硬政策? 而急需現金的俄羅斯, 為什麼沒有採取息事寧人的態度, 對土國窮追不捨?


固然雙方國內民族主義高漲, 而今發生了軍事衝突, 自然有必要強硬起來; 可是巨額利益當前, 事件並非不可掩蓋或淡化, 然而一旦炒熱, 短期之內雙方就難有合作空間。


編者以為, 普京高調指控土國勾結「伊斯蘭國」, 就把疑團解開了。 須知「伊斯蘭國」控制伊拉克、 敘利亞北部廣大產油區, 建立了統治, 而非純粹的武裝集團、 恐怖份子, 它照樣產油。



答案: 俄羅斯太睇小土耳其?

當年撒達姆被西方制裁期間, 據說就靠土耳其輸出石油, 維持財政, 也有很多不受巴格達直接統治的部族擁有石油資源, 如今「伊斯蘭國」可能只是重施故技而已。

據《經濟學人》計算, 「伊斯蘭國」一名武裝人員每月工資 400 美元, 三萬人的支出就要 40 萬美元, 加上其他開支, 一天支出就達 100 萬美元; 然而, 法國外交部駐布魯金斯學會研究員 Philippe Le Corre 估計, 「伊斯蘭國」每年收入達 29 億美元, 資產更達到 2 萬億美元, 非石油豈能如此? 《金融時報》更指, 這條偷運路線正好經過敘利亞反對派武裝地域, 也成了他們的財源, 因此西方才放生「伊斯蘭國」。


無論如何, 土耳其已經獲得另一條「水源」, 自然可以對俄羅斯強硬。 從國家發展角度, 此前她對俄能源的依賴已達六成, 國內不少聲音反對再增加輸入俄國石油; 從戰略角度, 土耳其既是歐亞地域最強大的伊斯蘭世俗國家, 又是突厥民族的天然領袖, 從中國新疆到中亞各個「斯坦」都有影響力。


編者大膽認為, 土耳典沒有理由為了短期利益, 使自己的地緣政治角色模糊起來。 況且對俄強硬, 說不定可以作為其加入歐盟的「投名狀」。 更何況兩國份屬世仇, 俄土戰爭使土耳其失去領土。


原來俄羅斯也有後著。 德國雖屬西方陣營, 但已暗中招手, 表示可以透過現有的「北線」, 增加輸入俄國天然氣。 如此一來, 俄國就能緩解燃眉之急。 歐洲大國就是英、 法、 德, 前兩者屬海洋國家, 德國則屬大陸國家, 如果中俄歐大陸體系建立起來, 德國未必無利, 如果這個體系衰敗, 只有英美海權成為唯一經濟體系, 德國也會被邊緣化。 德國擁有獨立工業和國防體系, 有資格周旋和選擇。

又關「一帶一路」事?

事實上, 中國外交部早在 1999 年發表報告, 指美國可能透過新發現的高加索地區油田, 深入歐亞大陸腹地, 在亞塞拜疆、 車臣等地建立影響力, 驅逐俄國勢力。 然而事實上, 美國仍然鞭長莫及, 打起獨立戰爭的車臣和格魯吉亞仍在莫斯科手中。 既然美國沒法打進高加索, 俄羅斯如果認為土耳其會為了眼前利益拋棄她在西方陣營、 突厥陣營的地位, 可謂失算。


編者無法不聯想到中國的「一帶一路」。 中國與俄羅斯一樣都有大國傳統和習慣, 往往按著自己的思維角度來推進外交。 如果說「萬隆會議」時代, 中國尚對第三世界有親和力, 今天的中國更像一個資本和技術輸出大國, 而非「支援革命」的同志。 「一帶一路」可能遇到無法預料的阻滯和抗拒, 就像俄羅斯對土耳其的失算一樣。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