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雲「挑機」,啟德兩邨滑鐵盧,吊詭成了民主黨的「致勝攻略」?

區議會選舉落幕, 多名「政治明星」落馬, 建制、 泛民雙方策略各有得失。 此外, 令不少觀眾跌眼鏡的莫過於, 泛民候選人在首先爆出「鉛水」的啟晴、 毗鄰的德朗邨, 雙雙以「極大比數」敗給「獨立」建制派候選人。 以德朗為例, 何華漢以 2199 票大勝僅得 763 票的民主黨蘇綺雯; 至於啟晴邨, 梁婉婷得 2610 票, 其手下敗將、 民協的李庭豐只有 932 票。 揭發「鉛水事件」的民主黨, 其區議會候選人就這樣被選民狠狠地「懲罰」了!

對此結果, 落選的蘇綺雯接受《線報》訪問時, 也不禁說了句: 估不到!

《線報》決定尋根究柢, 追查當中大敗的真相。

民主黨啟德大敗, 但候選人最後一分鐘仍感覺會贏

《線報》與蘇綺雯詳談選戰形勢。

蘇綺雯承認, 直到選戰最後一天的早上, 她仍有信心。 中午伊始, 才真正感到「有點擔憂」。 她表示, 選舉當日看到建制一方出動旅遊巴接載「面孔極其陌生」的選民到投票站, 又稱選舉前一星期, 有未做選民登記的人士收到選舉事務處寄來的、 給「不存在戶主」的投票通知書及候選人宣傳刊物, 懷疑有人「種票」。


對於建制派被指出動「旅遊巴接送」、 「蛇齋餅粽」, 甚至「種票」, 已絕非新鮮事, 但似乎未能足以解釋, 為何蘇綺雯最終被遠遠拋離, 究竟對手出了哪些「撒手鐧」, 使她死了也不知其所以然?

建制攻勢: 先政治後民生; 黃碧雲解讀: 街坊被「長期洗腦」

據了解, 啟晴、 德朗建制候選人早在區選前一年, 已大打「佔中」政治牌, 高舉「反佔中」旗幟, 又發起「反佔中」簽名行動, 然而選舉越近, 他們就越聚焦民生議題, 花大量資源跟進邨內大小事項; 到了踏入倒數階段, 候選人刻意低調, 甚至婉拒傳媒訪問、 邀請參與選舉論壇的要求。


蘇綺雯亦有感是次區選政治成分相當高, 承認自己作為民主黨成員, 在邨內高舉「本土」旗幟曾被資深黨友們強烈勸喻「收斂」。 最終以「擁抱本土」為競選策略、 范國威為首的「新民主同盟」成了泛民最大贏家, 而一眾泛民「老鬼」, 就這樣失落志在必得的區議會議席。


乍看之下, 何華漢、 梁婉婷雙雙以高票當選, 「先政治、 後民生」這區選戰略, 在啟德二邨似乎相當奏效, 亦與不少政治心理學理論不謀而合, 而黃碧雲是政治學博士, 自然對有關理論不無了解。 選舉當日, 黃碧雲在一個荔枝角中產選區拉票時, 說了一句「啟晴、 德朗邨民被『長期洗腦』」, 編者頓時認為, 此話意涵可圈可點, 且看下段。


黃碧雲向啟晴選民「挑機」? 你究竟想唔想啟晴贏?

編者以為, 黃碧雲作為立法會議員, 希望「鉛水事件」不斷發酵, 消耗大量民主黨資源使之成為「全港性議題」, 實屬無可厚非。 這樣, 黃碧雲的立法會議席才可「十拿九穩」。 可是來到地區, 尤其以基層民眾為主的新落成屋邨, 居民比中產選民更需要區議員、 社區幹事就其面對的問題提供實質資源、 援助、 以至「在地」的關心。


民主黨以至整個泛民, 資源較建制緊絀乃人所共知, 若絕大部分用以給立法會議員「抬驕」, 「鉛水事件」落到啟晴、 德朗二邨, 就成了「離地」議題, 遭殃的只是基層的、 有意服務社區的年青黨員而已!


原來政治學出身的黃碧雲無意地透露了, 早料「啟晴」、 「德朗」多半敗選; 可是蘇綺雯給編者的感覺是, 她真心相信自己會靠「鉛水」食糊, 成為議員。 就憑以下幾點「蛛絲馬跡」, 編者認為黃碧雲可能從頭到尾, 都沒有期望「啟晴」、 「德朗」會贏。


區選當日, 黃碧雲將拉票的「黃金時間」, 花在黨內「明日之星」、 高學歷的袁海文身上, 在其荔枝角中產選區拉票。 在立會上大講「鉛水」的黃碧雲, 似乎不太重視「啟德二邨」這「鉛水重地」呢!


更令編者詫異的是, 黃碧雲在上述中產選區拉票之際, 竟說了被指向啟晴選民「挑機」的話? 片中所見, 黃碧雲直指: 「呢班長者可能長期被保皇黨洗腦, 根本佢地就知啲唔知啲, 就以為我地搞事。 」嘩! 如果我是啟晴選民, 聽到黃碧雲此番言論, 可能真的會有些許不忿呢!


總括而言, 《線報》編者認為「佔中」事件對建制、 泛民雙方都有「催票」作用。 區選的勝負, 主要還是看雙方的「政治牌」與「民生牌」是否出得合時、 出得恰當。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