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佬行徑「犯眾怒」一回事,但法治還是要堅持的

近日「套丁案」審結, 11 名沙田原居民被控合謀瞞騙地政總署, 出讓丁權罪成, 入獄兩年半至三年不等。 判決引起坊間巨大爭議, 新界原居民代表之一侯志強甚至聲言, 請求人大透過釋法為其主持公道。 《線報》編者覺得, 「人大釋法」之前, 政府最好能夠也解釋一遍, 免除疑慮。 雖然丁權備受爭議, 但法律始終不是只為丁權而設的工具。

「套丁」背景

當初, 丁男行使丁權時, 須作法定聲明, 承諾不會轉讓丁權, 然而政府一直沒有嚴格執行。 回歸前的「宋衛僑、 李佩雲訴黃美賢」(HCA3979/1994 / CACV49/1997)案, 法院認為業主未補地價只屬「偷步」, 而非違法。


及至 2007 年, 政府因應「新界王」劉皇發要求, 把「法定聲明」改為審批土地的「土地契約條文」, 而當時的理由是, 丁屋的申請只屬土地行政事宜。 這樣, 聲明就如同「降格」, 而且是政府主動為之。 編者向多名法律界人士查詢, 他們均稱法定聲明變成契約條文, 今後縱然違反, 一般只會令合約失效, 而不會輕易構成刑事犯罪。

編者翻查資料, 發現原來早在 2009 年, 已有「套丁」的案例。

在「Tiu Sum Fat v Shun Sing Development Ltd.」(HKEC2096)案中, 發展商把一幅土地讓予一名丁男, 讓丁男行使丁權建屋, 再轉售出去。 交易引起民事糾紛, 法庭最後判決只是稱, 由於丁男並非那塊土地的實際業主, 所以交易協議無效。


必須強調, 判決只稱協議無效, 並未施以任何刑事刑決。 據了解, 法庭將判決正式告知發展局及其轄下的地政總署, 然而當時政府沒有採取跟進行動, 更遑論以控方姿態介入, 刑事控告涉事者「欺騙政府」。 香港實行普通法, 判例也是一種「釋法」。 法庭就該「套丁」案作判決, 雖非首例, 然而近日這宗「套丁案」政府主動刑事檢控原居民, 則屬首次。
編者以為, 上述 2007 年一役, 可理解為: 政府與鄉事派妥協, 給「套丁」帶來的法律風險「減辣」; 如今若政府後悔, 要收緊政策固然可能, 但若透過介入官司, 試圖製造「既成事實」的判決, 根據法治原則, 則有「擺法庭上枱」之嫌, 手法亦有商榷餘地。


更甚者, 地政總署在近日判決之後發出新聞稿, 稱「即使涉事人沒有作出法定聲明, 有關違法行為… 可作刑事檢控。 法官於本案判詞提及 2007 年… 完全談不上… 政府容許套丁的行為, 令參與者不被刑事檢控」, 更顯然與法庭 2009 年的判決有所矛盾。

政府要對付原居民, 請堂堂正正

要知道, 民眾對法律有著心理預期, 總是按照最新的修訂和後續的執法、 判決, 來理解其「底線」。 如果根據最近一次 2007 年的修訂和 2009 年的判決, 只是「合約失效」而非「犯法」, 買賣雙方自然將之看成類似違例泊車一般的事情。 簡單而言, 就是「我承擔得起損失, 那就去做」, 執法人員更不會對任何違例泊車的動機起「殺機」。


縱然 2009 年一案與目前的「套丁案」不同, 然而丁權的核心在於「屋」而非「地」, 政府並未保證丁男一定獲批土地, 但卻承諾擁有土地則可申請建屋, 而事實上, 丁權全名就是「小型屋宇政策」。 對於丁權, 在香港土地如此緊張的今日自然引起爭議, 但如果為了限制丁權, 就置法治於不顧, 似乎顧此失彼。


政府以控方姿態出擊, 做出違背 2009 年判例的檢控, 首先有損法律體系, 二來以「判決形成案例」之策代替持份者協商和政策制定, 如此「暗渡陳倉」可能令人憂慮, 未來政府會以類似「招數」對付其他人, 尤其當前二次創作爭議未平之際。 編者以為, 政府應該首先提出政策、 法令或修例, 重申原有的限制, 使日後判決有所依據。


不過歸根究柢, 還是因為政府長期擱置、 甚至輕視丁權的相關爭議, 大開法律罅, 以致如今突然收緊, 反使自己陷於兩難, 也給那些利用丁權牟利的人一個抗辯的理由。 這次「套丁案」也許說明政府有意正視問題, 立意雖好, 但亦由此可見歷史無法繞過, 政府如想真正解決, 應從立法層面推進, 才是堂堂正正、 避免予人話柄的做法。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