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慈欣:航天事業可以解決全球暖化問題

中國於 12 月 17 日在酒泉發射首顆純粹用於基礎物理研究的衛星: 暗物質粒子探測衛星「悟空」。 新華社訪問著名科幻作家劉慈欣, 談及航天事業可以徹底解決人類目前迫在眉睫的環境問題。 劉慈欣憑藉長篇小說《三體》獲得世界科幻最高殊榮「雨果獎」, 是首位獲得該獎的亞洲人。

劉慈欣指:

航天事業可以分為兩類: 「立足大地」和「仰望星空」。 前者是那些試圖獲得現實收益的航天活動; 後者只是為了科學探索, 認識宇宙和物理, 不求回報。


人類可見的星空, 只有極小一部分可以「直接觸摸」到, 比如月球、 太陽系內星體; 其餘絕大部分, 可望不可及, 例如美國「旅行者一號」已經抵達太陽系邊界, 但與最近的恒星(南門二 / 半人馬座 α, 即《三體》所述的外敵星系)還要 12 萬年航程, 那時甚至無法確定人類文明還存不存在。 對於這片星空, 人類無法企求回報, 只能進行哲學的、 對宇宙本源的觀察。


過去的中國航天都是「立足大地」的, 用於國計民生, 加強國防, 包括探月工程 - 月球距離地球最近, 幾乎是地球世界的一部分。


因此, 「悟空」作為中國第一顆完全用於基礎科學研究的衛星, 讓他感到一種「源自生命本源的激情… 也許正是這種激情, 在幾億年前使地球生命由海洋爬上陸地」。


所謂「暗物質」, 是一種根據星系運動推論出來的物質形態: 如果沒有暗物質, 銀河系會更加鬆散, 宇宙空間膨脹會更快; 據推論, 暗物質質量是目前可見物質的五倍, 意味人類現在只是看到宇宙的冰山一角。 (在《三體》中, 暗物質其實是二維化空間, 是宇宙戰爭的空間廢墟。 )


不過, 即使是「立足大地」航天也受到質疑, 人們常常用邊遠山村的破舊教室、 饑餓的孩子來做比較, 遑論「仰望星空」航天; 中國是次研究, 全世界的科學家都可查閱, 不收一分錢。 所以「仰望星空」也須立足大地, 只有透過實際社會效益, 才有可能繼續發展。


就像電腦和互聯網。 在 1940 年代, 航天和計算機兩種技術幾乎同時誕生, 1946 年 1 月, 美國成立組織, 研究繳自納粹德國的「V2」火箭, 象徵人類航天的開端; 而僅僅一個月後, 第一台電子計算機「ENIAC」就在美國誕生, 它重 30 噸, 占地 160 平方米, 耗電量巨大, 據說每次啟動, 費城的燈就暗一下。 當時人們認為, 航天將會改變世界; 一位學者認為「全世界只要五台計算機就夠用了」。 可是歷史的發展恰恰相反。


航天事業至今始終依賴國家, 而 IT 早就立足民間。 民間蘊藏巨大創造力, 也有降低成本、 提高效率的欲望。


航天民營化, 要建基於現實利益, 而航天事業可以根本解決環境問題, 把地球的高能耗、 高污染企業移到太空軌道, 甚至把電能透過微波傳回地面。 目前已無不可克服的技術障礙。 這是民營航天的巨大市場。


《線報》編輯留意到, 劉慈欣多次表明, 人類不應把「所有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 他認為人類必須離開地球這個搖籃, 飛向宇宙, 因為「環保」長期而言無法解決人類困境, 就算沒有污染, 地球資源也有耗盡之時, 而且地球可能發生各種浩劫, 例如冰河時期、 小行星撞擊、 太陽珈瑪射線暴、 近地超新星爆炸等, 使生命滅絕。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