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茂波應如何做諮詢,何不請教一下倫敦人?

今日(1 月 15 日)發展局召開記者會, 交代局方落實施政報告有關內容的細節。

 

其中, 局長陳茂波表示, 棕地是土地發展的「必然選項」, 是中、 長期重要土地來源, 但強調「棕地優先」不可以作為政策, 皆因現有棕地不少建有寮屋, 又存在不少經濟活動, 提供就業機會, 故處理起來比較複雜。


上年度施政報告提出發展洪水橋棕地, 陳茂波說, 最後方案將於今年內公布。 此外, 今年 1 月下旬, 政府將公佈元朗南第三階段工程, 涉及大量棕地發展。 他請公眾「拭目以待」云云! 「圍標」方面, 政府擬於今年第二季展開試驗計劃, 與市建局合作, 向業主提供資訊, 協助物色合適顧問、 專業人士分析標書, 望能杜絕圍標; 亦會積極考慮電子招標平台, 提高透明度。


陳茂波又指, 政府正分批改劃 150 幅土地, 其中 20 幅有潛力可擴闊範圍。 不過他表示不可透露詳細資料, 因為仍須研究。 將軍澳 137 區有 99 公頃土地可供開發, 明年年初將展開顧問研究。 記者提問政府20幅土地的確實位置、 會興建什麼, 特別是什麼厭惡性設施, 他又是沒有給出答案, 又是叫大家耐心等待, 出了顧問報告後, 政府將進行公眾諮詢云云。 


做完顧問研究才諮詢? 怪不得對立愈來愈多!

《線報》編者認為, 顧問報告發表之後進行公眾諮詢, 往往只能稍略修改計劃, 不能全盤否定或大筆修改; 顧問研究亦只負責按照政府計劃做合適安排, 不會對計劃本身做出重大修訂。


具體到將軍澳 137 區, 顧問研究只會做配對, 哪幅地建那些政府要求的建築, 包括厭惡性設施, 而非居民最關心的「什麼可以建, 什麼不能建」的問題。 唯有當諮詢放到顧問報告期間, 甚至之前, 公眾才可預先參與制訂一個大家起碼接受的方案。


可是, 特區政府無論把公眾諮詢稱作「Public Consultation」還是「Public Engagement Exercise(公眾參與活動)」, 總是排在顧問報告之後, 公眾始終無法決定關鍵取捨, 只能「硬食」政府的基本方案。


即使我們善意假設特區政府沒有利益牽涉其中, 如只是「怕麻煩」, 那不妨學習倫敦的做法。 近十年來, 倫敦市政府進行之城市規劃, 將顧問研究與公眾諮詢同時進行。 如此政策改變, 令公眾諮詢從此不再稱「Public Consultation」, 而是名副其實的「Public Engagement Exercise」。 顧問公司同時負起進行諮詢的責任。 這種外判做法, 時間可節省 1 至 2 成。


另外一個優點是, 若政府在事件中沒有利益, 無論諮詢結果如何, 顧問費也不會有增減, 可以確保公正。 編者以為值得特區政府考慮。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