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不可靠譴責「暴徒」漁人得利,反被泛民「界票」成功?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曲終人散, 公民黨楊岳橋擊敗代表建制出戰的周浩鼎。 此外,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的得票, 更令這場選戰倍添市民「茶餘飯後」談論之興致。 《線報》編者認為, 熱情過後, 是時候將討論回歸數據, 從政者須認真檢討成敗之餘, 更須著眼未來九月的大選, 根據客觀分析進行部署。

 

編者分析的基礎, 是E周刊贊助港大民意硏究計劃一項於補選當日(2月28日)進行的票站調查, 將之與2012年同區選民投票意向進行「交叉分析」而得。 簡單而言, 就是要分析原來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 票投泛民的新東選民當中有多少在今次補選繼續支持泛民、 投建制者有多少堅持或轉投其他政治陣營等等。

周浩鼎衰左? 但他「界去」中間派一半的票


「交叉分析一」圖表顯示, 2012年票投泛民的新東選民中, 八成(79%)票投「民主派」, 其中楊岳橋59%、 梁天琦20%。 票投建制者中, 66%繼續支持建制, 21%支持方國珊、 黃成智等「中間派」候選人。


如此, 就算只看新東支持建制的選民, 周浩鼎的出現似乎未可「盡撬」該區建制的票源。 雖然有人指, 2012年票投泛民的選民中, 只有不足六成(59%)支持代表傳統泛民出選的楊岳橋, 比周浩鼎更差, 但《線報》認為, 投票給梁天琦的六萬多選民當中, 不必然全部在九月的大選中票投本土派, 皆因在比例代表制下, 將有更多屬「激進民主派」的名單推出, 如社民連、 人民力量等, 他們全部支持楊岳橋。 由此, 票投梁天琦者有多少在九月改投他們, 仍未可知。


就算本土派在九月成功「撬盡」所得支持, 也將不大影響「民主派」獲得的總議席, 反而民主派內部本土勢力愈抬頭, 建制派愈堅持「不退讓」的己見, 中間派又起不到任何作用的話, 部分建制選票流到傳統泛民亦不足為奇。 讀者且看圖一, 就可發現有12%在2012年票投建制的新東選民, 在補選改投楊岳橋, 他們幾乎全部不會考慮梁天琦。


中間派何去何從?

至於中間派(即圖表稱之「獨立」), 一般分析認為聲稱走「中間路線」的方國珊、 黃成智大敗, 顯示所謂「第三條路」不可行。 圖一顯示, 2012年票投中間派的新東選民當中, 扣除得票少於3%的劉志成、 梁思豪, 只有三成(31%)支持候選人方國珊、 黃成智, 近五成(48%)更將手上神聖的一票, 給予建制的周浩鼎。


面對如此結果, 《線報》以為有兩個可能解讀: 是次補選, 建制雖未可動員大部分新東支持者繼續票投建制, 但竟可「撬掉」近一半的中間選票。 編者認為, 這可能由於周浩鼎是新人, 其顯示比較願意「坐低傾」的姿態所致。 當然, 中間派候選人個人形象不突出, 甚至有個別候選人遭人反感亦是原因之一。


如接受後者的解讀, 中間派未必無路可走。 正如民主思路召集人湯家驊今早(3月1日)稱, 他現階段不考慮與方國珊、 黃成智合作, 因為他們沒有清晰的政治理想。 編者不評論湯家驊此說是否自視過高, 但若只因方國珊、 黃成智得票少就斷言「第三條路」不可行, 編者認為過於武斷。


此外, 要知道的是, 絶大部分「單議席單票」選舉(如今㳄補選), 必然是大陣營間的對決, 就算有選民支持中間路線, 可能明知有關候選人不可能勝出, 寧可將票投給有勝算的(周浩鼎、 楊岳橋)、 或令政府有震攝作用的其他候選人(梁天琦), 是很正常的選舉行為。


建制派不可因「旺角騷亂」漁人得利, 更被傳統泛民「界票」?


交叉分析圖二顯示的是2012年立法會「超級區議會」票投不同名單者, 在補選的投票取向。

 

其中有趣的發現是, 在2012年投票給一號民主黨何俊仁的新東選民中, 竟有最大比例者(20%)改投梁天琦, 正正顯示他們不少對何俊仁等「老人」在議會表現, 極之不滿。


此外, 支持七號工聯會陳婉嫻名單者當中, 分別有兩成改投中間派(20%), 甚至傳統泛民(18%)。 在在印證編者前述的, 在建制泛民繼續勢成水火、 激進本土份子抬頭而形成「三國演義」之際; 另一個不容忽視的新狀況, 是「激進建制」(如: 工聯會) 所代表的政治價值觀, 將如何在未來日子影響「溫和建制」(如: 民建聯) 在選舉中的票數。 以今次補選為例, 由於工聯會並未派人出戰, 民建聯周浩鼎結果成補選唯一「建制代表」。 然而, 相較民建聯支持者所擁護的保守價值觀; 工聯會支持者明顯不一定「大局為重」, 投票給同屬建制的民建聯候選人。 換句話說, 在未來日子, 「溫和建制」除了不可不留意傳統泛民和本土派在議會選舉之中「兩路夾擊」, 亦需留意和其他路線的建制派系的選舉協調工作, 甚至必要時改變一下自身的政治價值觀, 以免流失更多票數往泛民或中間陣營。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