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設專責法庭保障弱者,版權立法講得如何動聽,總會被推倒!

評論

上周五(3月4日), 立法會未能在下午一時的「死線」前通過《版權(修訂)條例》,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決定, 將議案放在議程的最後一項。 政府雖然力推草案, 還說參考和同時採用了英美的保障原則, 看似周到。 可是《線報》編者發現, 英國將豁免原則轉化為細則清單, 並交給執法機關; 相反, 香港草案只為「豁免」列出大原則, 由法官就個別案件作判決。 此外, 香港欠專門法庭或裁判處裁判與版權法有關的案件, 版權產品使用者分分鐘「不明就裡」墮入法網之餘, 更可能長時間受官司困擾的苦。

 

香港政府早在 2006 年開始構思草案, 比不少歐美國家都早, 可是遲遲未能落實, 部份原因是政府一度拒絕作「戲彷」豁免。 直至2011年, 政府再修訂, 同時引入英國「公平處理」和美國「公平使用」原則的一部份, 看似存在「雙重保障」。


雖然一些意見認為政府可以豁免更多, 例如採用加拿大「個人用戶衍生內容」(UGC)原則, 豁免一切自用的、 非牟利的二次作品, 但編者始終認為, 標準隨時可變, 是各方博弈的結果; 從政策制訂的角度看, 我們不如關注政府能否言行一致, 做到它所宣揚的「保障」。

話跟英國, 跟足未先?

編者查找英國資料, 發現其「公平處理」原則羅列了詳細的豁免清單, 對各種使用條件都有嚴謹的規定。 反觀香港, 目前尚未有這樣的清單, 所謂「公平處理」貌似一種原則性的敘述。
更重要的是, 英國把這份清單交給執法機構, 讓他們行動之前剔除獲得豁免的項目, 以避免濫捕。 相較之下, 香港的草案則將如何豁免交給法官, 由法庭裁定被告能否獲得豁免。 換句話說, 政府總可「有理沒理拉了再算」, 然後交給法庭。


法律程序上, 兩者差別可能不大, 但實際上, 被告卻須為此付出時間、 精力、 金錢、 甚至押上名譽, 可謂「未見官先打三十板」; 至於控方, 他們往往財雄勢大, 就算控罪不入, 也能收到殺雞儆猴的作用。 正如較早前本報評論所指, 外國常設「集體訴訟」條例(連結), 讓被告團結起來對簿公堂, 但是香港卻付之厥如。


另一方面, 香港承襲英國法律傳統, 設立專門法庭或裁判處, 用於簡化和加速處理專門事務, 如小額錢債審裁處、 土地審裁處等。 為何版權問題如此重大, 草案竟沒有提出建立相關機構, 而一味將「波」拋給現有法庭系統, 加重其負擔? 這樣一來, 不僅費時失事, 訴訟費用亦勢必大增, 天秤因而傾向版權持有人一方。


英國法治原則: 先建立機制保障弱者, 後立法

值得一提, 英國設有「Patents County Court」, 專門負責審理版權相關的訴訟。 它設有訟費上限, 訴訟程序也得到簡化, 避免中小企和個人害怕傾家蕩產而屈服, 保障公平。 重要的是, 它在英國 2011 年討論修訂版權條例之前已在運作, 正如英國法律傳統那樣, 以專門法庭的角色累積經驗和案例。 討論文件強調, 版權法的確立的前提, 在於現有的專責法庭需要進一步改革, 才可減少訴訟費用和時間, 保障「弱者」。 如此機制一日未確立, 立法根本無從談起。


反觀香港, 雖然有「公平處理」原則以至部份「公平使用」條款, 但是一來清單交給法庭, 人們仍有可能隨時身陷訴訟; 「公平處理」細節未定, 人們亦不清楚自己日常的行為會否墮入法網, 這正是市民最為憂慮的部份; 專門法庭未設, 集體訴訟未成, 日後的司法程序難免讓人擔憂偏向大公司。 總括而言, 政府不無「眼高手低」, 令人質疑是否做到它所宣稱的保障。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