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民調害姚松炎落選,今次建制泛民一齊避之則吉

每凡選舉,總有選舉民意調查,也有學者爭先預言「立此存照」之類以明心志,可是即將舉行的立法會補選,學者似乎一概沉默,民調也幾乎沒蹤影,可謂多年來的首次。到底是選情冷淡,大家不想花心機,抑或是傳統民調已經不再可信?

 

固網電話已失準

  1. 譬如「香港研究協會」,早在去年底就為了今年初的九龍西補選而進行民調,即距離選舉尚有三個月的時候,而且多次向傳媒發布結果。不過到這一次,現時距選舉已不足五日,我們還未聽聞「香港研究協會」公布過民調結果。然而該機構並不是沒有進行民調,其公開的計劃書顯示,在 10 月已擬進行電話訪問,而且亦將在選舉當日進行票站訪問。我們可以相信民調已經做了,只是沒有公布結果。
  2. 民調十分講究抽樣的科學性,即所謂方法學。近日台灣高雄的一些民調就被指不準確,因為只以固網電話訪問而不包括手機,無法全面、均衡地覆蓋選民,特別是北漂年輕一代。香港的民調可能面對類似困境。回顧「香港研究協會」今年初補選的調查結果,其電話民調指姚松炎領先鄭泳舜,與真實結果不同,若果說鄭泳舜最終只是險勝姚松炎,那麼該次民調指鄧家彪領先范國威就更加失準,因後者最終以相當的距離勝出。
  3. 若固網電話訪問失準,坊間有無使用手機的訪問?答案是有,回顧《熱血時報》在該次補選的民調,不能不說驚喜:當時全港主流媒體都較看好姚松炎,但《熱血時報》作為親泛民媒體,是唯一預料鄭泳舜當選的。有圖為證。
  • 熱血時報民調結果
    o 181122 a1a
    o 181122 a1b

 

選民受訪不真心

  1. 在過去,民調一般都透過固網電話進行,若民調機構認為此途徑已經失準,大可以改用手機,何況《熱血時報》珠玉在前。在理論上,改善民調方法輕而易舉,不過經費是一個問題,如何重新制訂抽樣標準,固網和手機訪問的比例為何,都要研究經費,受委託機構只會按付費交貨,而委託者的資金未必充裕。結果,不止上述「香港研究協會」停止公布民調結果,據本報所知,泛民亦沒有像過去一樣委託香港大學等其他機構進行民調。
  2. 同時,失準的不只是民調抽樣,而是選民本身不提供真實情報。票站調查理應十分準確,畢竟數量有限,較容易均衡覆蓋,就像親眼看著選民投票;不過「香港研究協會」的票站調查一樣失之千里,而且更甚於電話,在選舉當日發布指姚松炎「機會很大」而鄭泳舜「機會很小」,鄧家彪則和范國威「機會均等」,與現實剛好相反。
  3. 有學者認為依賴組織的「鐵票」較不能反映在民調中,而來自台灣的選舉經驗則反映,一些選民已熟悉遊戲規則,故意提供假情報以打亂對手部署。考慮到這一點,傳統民調設計可能要作出大調整,並不能改用手機就了事。
  • 香港研究協會臨近投票結束的票站數據,依然得不出符合結果的推測
    o 181122 a1c

 

姚松炎是被民調所誤

  1. 上述的民調失準的問題,是目前選情冷淡的一個方面。另一方面則相信是各個黨派都採取「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戰術。民調除了提供自己陣營的訊息,還有對手的走勢,使針對性策略成為可能,而公布民調結果又能夠影響選民;但是民調有滯後性,譬如今日進行的調查,明日才得出分析結果,若公布的話,再過一日才能影響選民,屆時形勢可能已不同。
  2. 在補選中,姚松炎被指沒有落區宣傳,但其實他不是沒有洗樓,只不過一直盯著民調,隨時(而未必合時)的轉換宣傳策略,所以步伐混亂,不及鄭泳舜一致和連貫。也就是說,民調結果反而擾亂了自身的選舉工程,得不償失。與其重蹈覆轍,不如專注於自己的基本盤,即所謂「我打我的」,而這樣的話,民調就不具有策略上的必要性。目前,少數選舉民調都由傳媒進行和公布,如《熱血時報》和《蘋果日報》,並無政黨或政黨背景的機構發放民調結果。
  3. 至於自身陣營的選情訊息,不一定由民調提供,親身落區和基本盤選民接觸,感受選民到底是歡迎還是抗拒甚至辱罵,已能得出輪廓。現時李卓人勤力落區,相信彌補了民調缺席造成的影響。當然,這畢竟不像民調「支持、不支持」那樣明確,如何判斷訊息也考驗了選舉操盤者,消息指陳凱欣比起鄭泳舜較少遭受不禮貌待遇,也許因她沒有穿起民建聯的背心,不受政黨形象影響。然而,這也可能是因為她的知名度不足,選民根本不知她是誰。未知建制派如何解讀?
  4. 如果建制派解讀民調時傾向對自己有利的說法,泛民亦不免俗,上述《蘋果日報》的民調指李卓人以 31% 領先陳凱欣 25%,但引述學者蔡子強稱,上次補選民調顯示投給鄭泳舜的受訪者只有 35% 但鄭泳舜結果贏出,以此差距可以推斷今次李卓人可能不敵陳凱欣。我們不得不認為,這種講法並不是基於今次民調數據的分析而是一種猜想,近乎一種選舉告急的策略。民調既然被如此解讀,可以理解為什麼政黨不太重視。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