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想放眼未來做本土派共主、香港版朱溫?

周日(4 月 10 日), 傘兵組織和學民思潮分別舉行記者會。 《線報》編者觀察到, 兩者差別頗大, 黃之鋒比起傘兵, 獲得遠遠更加「星光熠熠」的支持, 未來的角色或將超然於當前眾多「本土眾生相」, 成為新一代人物。

 

學民宣布成立政黨「香港眾志」。 編者留意到, 在其宣傳小冊子中, 黃之鋒不是主席、 副主席, 而是秘書長, 排位卻在副秘書長周庭之後, 亦放在小冊子最後一頁。 這種安排似乎經過精心設計, 可能意圖把他置於一個不甚顯眼、 但卻最重要的前線政治位置。


所以他予人的感覺, 有點「超然」於黨內主席、 副主席, 甚至「超然」於其他本土派的政治人物, 例如梁天琦和一眾區議會傘兵等人。 編者覺得今屆他不會參選立法會, 會讓其他黨內人物, 例如正副主席參選。


此外, 傘兵在記者會上宣稱籌募經費困難, 他們今屆擬派 4 張出選名單, 如以每張 70 萬元計算, 需 280 萬, 可是只能依靠街頭募捐。 反之, 學民的記者會與傘兵相比, 更加「星光熠熠」, 不少外國人士和傳媒到場, 相信學民籌集經費沒有問題。 兩者所獲的「長線投資」似乎不可同日而語。


編者認為, 刻下眾多「本土眾生相」, 主要問題是能否持續發展。 傘兵在區議會選舉嶄露頭角, 梁天琦則在立法會補選異軍突起, 但是最終, 他們的角色如何嵌入香港政治主線、 繼而長遠發展, 則是問號。


故編者預料, 黃之鋒正正希望負起這個「任務」: 既然現在眾多本土派冒起, 他反而不會作出太過明白的表態, 例如支不支持港獨, 而會採取模糊一點的態度, 一來吸納最多支持者, 一來等到這些本土勢力此消彼長之後, 看清路數, 可以游刃有餘再行出擊, 成為本土派共主, 有如「佔中三子」的策略, 和他們「鬥長命」。


編者預料, 黃之鋒不會好像傘兵那樣強調 2021 年「公投自決」, 甚至不會過於著眼這次立法會選舉, 他的眼光更長遠一些, 正如小冊子沒有傘兵那種「2021 死線」的急進, 卻泛泛地攬述了「公投、 非暴力抗爭」等選項。 這就好像唐代藩鎮割據, 爭奪長安互相攻伐, 而李克用和朱溫則坐擁重兵, 不爭朝夕, 甚至支持朝廷平定他們, 卻因此給自己奠下建制地位, 開啟五代十國的歷史新篇。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