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擬把八國納入「未經授權進境」罪,到底是否萬金油?

今日(4 月 12 日),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舉行會議, 討論難民問題。 保安局長黎棟國表示, 要加強源頭堵截工作, 但有議員質疑效力, 亦有議員稱, 局方無法回應社會關注的「酷刑聲請」機制濫用問題, 可謂「不合格」。

黎棟國表示, 自從 2011 年至今, 偷運人蛇到香港的數字急升六倍, 故政府打算檢討及加強源頭堵截, 打擊蛇頭。 他指, 現在透過 1979 年制訂的「未經授權進境」罪名進行檢控, 只能針對內地、 澳門和越南偷渡客; 對於其他國家, 只可以用「教唆他人入境」入罪, 判刑最多只有三年。 所以政府擬把「未經授權進境」罪名的對象擴展至其他八個「熱門」國家, 即印度、 巴基斯坦、 阿富汗、 孟加拉、 尼泊爾、 斯里蘭卡、 索馬里、 尼日利亞, 這樣就可以覆蓋 99% 的偷渡源頭國家, 而且判刑最多可至十四年, 並處以 500 萬元罰款。 黎棟國認為政府新政策可以滿足法院 2015「加強補救措施」的要求, 防止聲請被濫用。


他表示, 政府計畫於 5 月把草案提交立法會, 但會採取「先訂立, 後審議」的方式, 先把草案登上憲報, 那麼一待立法會通過, 就可立即施行。


公民黨毛孟靜認為, 所謂「假難民」議題是政府和建制派合力炮製出來的; 新政策針對個別國家的難民申請者, 涉嫌歧視, 不負國際責任。 黎棟國回應指, 香港沒有加入《國際難民公約》, 所以只要入境者沒有踏足香港, 香港就不必甄別他們, 可以全數阻擋他們入境; 至於身在香港進行「酷刑聲請」的人, 則是第二個問題, 聲請者上訴主要由法庭負責, 而非保安局。


民主黨劉慧卿則稱, 2015 的法院判詞, 要求政府加強的是「公平甄別政策」, 而非源頭堵截等行政措施, 所以政府今日提交的文件「不合格」。


葛珮帆則指, 根據政府數據, 2015 年約有 3,800 名非中國籍非法入境者, 但是當中超過 2,200 是越南人, 而越南本來就在「未經授權進境」罪名的範圍內; 如果越南的數字如此之多, 那麼就算把其他八國包括進去, 效果亦成疑。


另一泛民議員梁繼昌同意源頭堵截的政策方向, 但質疑其成效。 他指香港入境處甚至政府, 往往未能接觸這些國家的內政和法律部門, 難以解決源頭問題; 此外, 針對個別國家會否造成歧視、 因而帶來外交和經濟方面的後果, 要事先考慮。 他以印度為例指, 該國已是經濟大國, 印度商會在香港亦屬數一數二, 萬一新政策處理不善, 勢必引發不可彌補的政治和經濟影響, 甚至波及外交關係。 他又提出, 如何令「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加快工作之餘, 不失公平公正, 更應該關注。


《線報》編者留意到葛珮帆的擔心。 雖然她的邏輯不完整, 她不能單憑數字斷定堵截的效果, 因為每個國家的情況和來港路程都不一樣, 可是編者以為, 越南已是一個正常穩定的國家, 經濟有增長, 那麼如果越南偷渡客自從 2011 年以來的增長「名列前茅」(見下表), 意味「未經授權進境」一罪不是萬金油。


黎棟國又指, 越南偷渡者多採陸路, 跟南亞和非洲國家人蛇不同。 當地蛇頭先將人蛇空運往內地, 再以船隻偷運到港, 黎棟國認為海路可以輸送更多人。 不過編者認為, 陸路可以化整為零, 每次運量雖未必很大, 但難以抓到蛇頭, 不利政府的堵截政策, 而目前正是透過陸路偷渡的越南人居多。


所以編者認為, 將「未經授權進境」擴及其餘八國, 未必有效解決問題, 但是編者亦明白到, 這幾乎已是一個「地方政府」所能做的全部工作: 不談如何甄別, 更不談如何接觸國家級的部門和機構。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