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若押注在美國民主黨是異想天開,強硬政策本由奧巴馬開始

美國在香港時間今晚(11 月 6 日)舉行中期選舉。參議院部份議席、眾議院全部議席會改選。很多人預料民主黨有機會取回眾議院的優勢,從而事事卡著特朗普,甚至改變美國對華強硬政策。事實果真如此(對中國)順利嗎?

基本形勢

  1. 現時參議院 100 個議席中,民主黨加親民主黨黨團,共佔 49 席,共和黨有 51,只要民主黨額外從共和黨取得 2 席,就會重獲多數。然而,參議院只有約三分一議席改選(所有議員們任期相同,但分別在不同時間競選就任),計有 35 席,其中很多來自政治取向較保守的中部州份,而不少現時民主黨有議席的州,兩年前卻支持特朗普。此外,改選 35 席中,26 席現時屬民主黨,9 席屬共和黨,即共和黨議席更替的風險比民主黨低。此消彼長下,民主黨要從共和黨手上取走兩席,似乎並不容易。
  2. 眾議院方面,全部 435 席改選。原來共和黨對民主黨的議席是 235:193(7 席懸空),但根據 NBC 最新民調,現時的局勢是 171:194 席,還有 70 席屬「未可決定」,可見共和黨流失的游離票較多。不少分析都認為,民主黨有機會取回優勢。
  3. 然而,如果奧巴馬出山,真的令民意大逆轉導致支持共和黨甚至特朗普的基本格局改變,民主黨理應在參眾兩院都反攻倒算。事實不似預期,反映即使民主黨在眾議院獲勝,也只會是些微多數。
  4. 特朗普近日毫不諱言承認可能在眾議院失去多數,這種話很不像一個典型政客所說的,但至少反映特朗普不認為有多大威脅。此外,這樣也能呼籲支持者出來投票,等於一個更自信、大方的版本的「告急」。由此可以領略特朗普說話並非不經大腦的。當然地,他一如過往的以美墨邊境的難民潮來營造選民危機感,一點都不介意挑動民主黨人的反感,反正他們又不會投票給他。

民主黨坐享對華政策之成

  1. 在此形勢下,中國想透過中期選舉的逆轉來改變美國對華政策,可以休矣。首先,美國選民在中期選舉一般較關注國內問題,國際關係的考慮則留待大選。中國大打廣告,讓美國農民思考特朗普的政策對他們的影響,未必是適當時機。另一方面,既然大格局不變,特朗普在兩年後的總統選舉中也不太可能半路被趕下台。
  2. 我們不妨對民主黨樂觀一點,假設民主黨在眾議院得勝,可是,我們也不能輕易想像一幅民主黨對特朗普窮追猛打、動不動就彈劾的畫面。第一個原因,正如很多分析所指,民主黨同樣對中國主張強硬。目前的國策,是奧巴馬執政後期已經醞釀的。特朗普入主白宮兩年間,民主黨對他無所不挑剔揶揄,但幾乎沒有批評他的對華政策。
  3. 編者認為,在國際政治大方向上,民主黨可謂靜觀其變,讓特朗普做醜人,樂得坐享其成。若果特朗普的英略足以從此挫敗中國崛起,民主黨在此期間合作,也能夠在歷史上書寫一筆。
  4. 然而,特朗普的強硬不是沒有風險。讓特朗普留在白宮,一旦美國的強硬政策帶來衝擊,造成經濟下滑以至民怨,特朗普就是順手掂來的一個代罪羔羊、也是讓民主黨重新入主白宮的「踏腳石」。實際上,共和黨內部亦有不少人不喜歡特朗普,他們坐享其成之餘,亦樂見他失敗。這位出格的總統當選,相信令到共和、民主兩黨多了合作或至少默契。那麼,讓特朗普自己表演和承擔後果,應該也是一種兩黨共識。

奧巴馬為拜登抬轎子,目標是大選

  1. 說到兩年後的總統選舉,奧巴馬不顧卸任總統四年內不問政事的慣例,四出為民主黨造勢,可謂相當露骨。他當然不能再參選,不過與他一起的前副總統拜登,則有可能捲土重來。因此,與其說奧巴馬為民主黨站台、向共和黨進攻,倒不如說他幫拜登刷存在感,為他能夠勝出黨內初選,出戰大選做準備。
  2. 我們可以認為,美國已如此撕裂,特朗普的政策已如此受爭議,兩黨在意識形態方面早就不必刻意動員。若果是黨與黨的政綱之爭,未必有勞卸任總統冒風險打破政治慣例。何況,奧巴馬有總統的包袱,在任期的後段已經引起相當的不滿,固然希拉莉也已經聲名狼藉,但民主黨並非只有他們二人。
  3. 順帶一提,2016 大選時民主黨由希拉莉出選而不是拜登,正是因為民主黨希望以希拉莉任職國務卿時的強硬對華姿態,順理成章的強化對華立場。中國若想靠民主黨改變形勢,似乎是異想天開。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