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須與新加坡、倫敦金融市場合作,才令「一帶一路」免於紙上談兵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終於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關於香港如何參與這個國家大計, 有人乾脆無視和嘲諷, 有人覺得單靠金融還是解決不了社會矛盾, 有人緊跟中央, 繼續高舉金融和法律兩面大旗。 可是今次論壇的與會人士居然暗示, 香港連金融這一口飯都吃不好。 政府情何以堪? 就此, 《線報》編者為讀者稍作分析。

中亞政府無錢, 還是要靠民間, 但他們「崇洋」怎辦?

  1. 每當談起「一帶一路」, 我們無不聯想到橫跨歐亞大陸, 穿山越嶺, 途經各個政治風土人情迥然不同的國家的鐵路, 工程異常艱鉅, 路況險象環生, 以至內地相關論壇上, 中亞各國代表的主要話題就是如何反恐。 百年前, 德意志第二帝國作為陸上新興強權, 都不敢輕言打通歐亞, 寧走海權路線, 和英國爭一日之長短。

  2. 另一方面, 目前談的主要都是基礎建設, 結果無非外交活動和協議, 國家動用外匯資金, 並由亞投行集合各國投資。 在這個宏觀想象下, 香港似乎只要好整以暇, 就能透過亞投行處理大量資金業務, 是為官僚口中的「龐大機遇」。

  3. 但是我們也許忘了, 「一帶一路」如要持續發展, 最終還是要靠民企資金、 民企經營; 如果中國要靠這個計劃培育自己的市場, 消化產能, 那麼中國與各國定有很多民企貿易和投資往來, 單靠政府如何達成?

  4. 現在, 中亞、 甚至東南亞不少國家普遍都是政府缺錢, 但是民間有錢, 因為儲蓄率較高; 不過他們比較「崇洋」, 傾向把錢存入歐美銀行, 所以亞洲資金流向了美國、 英國。 論壇上, 有人把「一帶一路」和「馬歇爾計劃」相提並論, 並提出後者「失敗」的原因: 美元大量投放在歐洲, 導致炒風, 使美元成為投機性貨幣、 歐洲股市成了資本增值市場, 於是歐美資金從此不再熱衷基建, 這才給予亞投行成立的機會。

伊朗荷姆茲、 杜拜位置圖

「一帶一路」須要數個金融中心互相合作

這就點明了「一帶一路」金融中心的成功條件: 須把亞洲資金留在亞洲, 用於投資基建。

  1. 不過與會者之一、 財經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暗示, 香港市場問題不小, 更有代表東盟的與會者稱, 香港金融市場缺乏各國貨幣的對沖機制, 亦缺年期較長的債券, 不易支持回報周期漫長的基建投資。 編者也發現, 香港保險業難以選擇結算貨幣, 多數只能選擇港元和美元, 因為本地市場本身不夠國際化, 雖有跨國公司, 但是業務卻不跨國。

  2. 現時, 「一帶一路」戰略存在三個金融中心: 一是倫敦, 雖非「一帶一路」沿線, 卻屬亞投行成員國, 而且接近歐洲市場, 產品多樣化, 投資盈利最大; 二是新加坡, 金融產品同樣十分多樣化, 且具伊斯蘭金融的優勢, 只是處理容量有待增強; 三是香港, 這兒是人民幣的主要離岸市場, 對人民幣國際化作用很大, 但對於外國資金來說, 沒有多少特色和長處。 這次論壇上, 一位印尼代表說, 香港和新加坡「都有很出色的金融服務」, 但是他們在新加坡投資比較放心, 暗示中國以「天朝大國」的姿態看「一帶一路」下香港的特色, 到實際操作時, 經濟效益勢必大打折扣。

  3. 所以, 如果「一帶一路」只設一個金融中心, 香港很難競爭得過。 中短期內, 「一帶一路」內金融活動仍以政府投資為主, 香港尚可處理大宗政府基建資金; 一當基建就緒, 民企貿易展開, 香港的金融基建就不足以支持人民幣的流通。 國家料必不希望人民幣流失, 而後來民企擔當主角, 則必支付本幣, 人民幣唯有透過良好的流通機制, 給予民資「無可抗拒」的投資吸引力, 流出的人民幣才有可能回籠中國境內。 這是實現人民幣國際化的最關鍵條件。


倫敦較香港吸引?

編者樂見其成的是, 「一帶一路」不應只設一個金融中心。

  1. 前面提到, 中亞發展程度低, 加上俄羅斯國家戰略與「一帶一路」重疊, 又不得不防備, 初時融資須靠現存的沿海發達國家和城市, 如香港、 新加坡、 倫敦、 甚至印度的孟買、 伊朗的荷姆茲、 杜拜等, 形成一個沿海金融圈, 支援各自的內陸地區的融資活動, 例如新加坡對應東南亞、 杜拜對應阿拉伯。 當然, 它們之間必須透過某類協議, 釐清彼此的分工, 相信這勢必是一項巨大的外交工程。

  2. 事實上, 倫敦方面非常願意開這個頭, 更於年前與香港接觸, 只是不知中央還是特區政府的原因, 合作不了了之。 最後倫敦竟然找來新加坡當伙伴, 兩國已於月前就金融互通互補達成具體的合作協議。 現在, 倫敦已成為全球第二大人民幣離岸市場。

  3. 倘如此, 香港的金融任務將減輕, 足以應付需要; 不過就跟政府現在宣傳的「無可取代的金融中心地位」有不少差距。 可是, 這種合作模式可以盡快使「一帶一路」完成「啟動」(Initiative)階段, 正式展開。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