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懶理,政府順水推舟順應林卓廷,撐政府的建制派情何以堪

評論

剛過去的周末, 民主黨總幹事、 北區區議員林卓廷和民建聯的劉國勳議員, 就上水港鐵站出口的「斬樹不遂」事件, 在 Facebook 展開筆戰。 劉國勳表示, 事件全因林卓廷提起早已擱置的議案; 林卓廷則稱, 他早已去信要求政府暫緩工程。 不過《線報》編者覺得, 數年前港鐵卸責給政府路政署和運輸署, 建制派議員只好退而求其次; 林卓廷單方面去信政府就令工程獲撤, 與其說是成功爭取, 不如說是中了政府順水推舟之計, 結果還是市民受損。

 

現時, 上水港鐵站的 D1 出口「獨當一面」, 須承接大量人流, 早上的人龍往往伸延到站外; 加上鄰接單車徑及單車停泊處, 而單一出口又造成轉乘巴士站集中一處, 所以造成嚴重人流問題。 該處行人路、 單車徑、 中間的樹木和花槽平行發展, 故有「斬樹」擴闊行人路的建議。


上周四(5 月 26 日), 北區區議會的交通運輸委員會成員到上水港鐵站 D1 出口視察行人路擴闊工程。 林卓廷在 Facebook 稱, 因他表明不同意斬樹, 因而「迫使」建制派議員同意擱置計劃, 又指劉國勳聲稱該計劃原來「早已擱置, 只因林卓廷再次提出, 才繼續討論」, 乃「顛倒是非黑白、 倒果為因」。 林卓廷解釋, 早在今年初已經去信政府要求擱置計畫, 並獲政府答應; 所謂「再次提出」, 乃要求區議會召開會議, 讓路政署、 運輸署確認同意取消「斬樹開路」的計劃; 他又呼籲網友留意 5 月 9 日的區議會錄音, 以證明自己清白。


按照兩人的說法, 事件進展如下:
1 月: 林卓廷個人向運輸署要求暫停工程;
2 月: 運輸署覆函林卓廷個人表示, 同意路政署暫停工程;
3 月: 林卓廷個人再向署方要求暫停工程, 路政署覆函表示知悉(劉國勳所指);
4-5 月: 林卓廷在區議會要求「取消」工程, 並要求署方確認;
5 月: 由於林卓廷提出議案, 故區議會再次安排實地視察。


既然林卓廷提到 5 月 9 日的區議會錄音, 編者就按圖索驥。 當日會議主席劉國勳表示, 早在 2015 年 9 月區議會已有討論, 議員認為港鐵應負最大責任, 如能多設幾個港鐵站出口, 將是最佳方案; 但是為了「平衡各方利益」, 議員「普遍認為」盡快擴建行人路, 對社區最好, 故稱「斬樹開路」是可行選項。


編者發現, 北區區議會早在 2013 年已經提出上水港鐵站的問題。 當時議員認為, 由於只有一個出口面向上水交通樞紐的新運路(即上水廣場巴士總站), 無論市民轉騎單車抑或轉乘巴士, 全部都集中一處; 唯有港鐵多設出口, 巴士線始可分流和重組, 人塞人的情況和候車環境可望改善。


然而, 港鐵正如葉劉所言是「三座大山」, 連林鄭都表示港鐵「需要處理」; 勢大如此, 它怎會顧及區區區議會? 直至 2015 年, 港鐵提出「反建議」, 就是行人路擴建工程, 包括把樹木砍去, 花槽撤去。 編者無法不認為, 港鐵其實要把「波」拋給政府屬下的路政署和運輸署, 因為行人路和單車徑不屬港鐵範圍。 如此情況下, 路政、 運輸兩個政府部門似乎只有硬食, 從此處於被動。


因此不難想像, 當林卓廷年初去信有關政府部門要求暫停擴建, 它們必額手稱慶, 從而來個順水推舟。 我們可以留意署方寫給林卓廷的覆函, 上面細數擴建工程的各種好處, 結尾卻話鋒一轉, 不加解釋就一句同意暫停工程, 整體看來就像「此地無銀」, 掩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喜悅。


編者回顧 5 月 9 日的錄音, 認為建制派議員似乎明知港鐵責任最大, 但亦明知港鐵不會負責, 只好退而求其次接受港鐵「斬樹開路」的反建議。 林卓廷作為新任議員希望打破現狀, 也屬常情。 然而, 當天會上, 劉國勳詢問運輸署代表有何後續安排, 署方只稱可以移去花槽; 林卓廷則表示, 老樹應予保留, 如要擴闊行人路, 可以縮短單車徑。 編者覺得, 如果林卓廷希望打破現狀, 就應該責問港鐵, 讓港鐵負責, 而非僅僅暫停工程, 或者犧牲單車人士。


不過, 編者認為政府的卸責問題更應關注。 正如今年 5 月 9 日的會議錄音之中, 民建聯的姚銘所言, 要是政府可以「因為一名議員」隨便收回區議會早已議定的工程, 區議會就必淪為「吹水會」, 不再獲尊重。 編者甚至感到, 那些支持民建聯、 支持政府的市民, 被政府擺了一道, 真是情何以堪。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