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訊政策:龜速加龜縮?

政府常常宣傳, 香港是亞洲國際都會, 支持創意和科網產業云云。 可是離島長洲仍然缺乏寬頻, 南丫島縱有寬頻, 亦是「寬頻費照付, 服務則是龜速」。 《線報》編者發現, 特區政府就離島的網絡鋪設政策, 甚至比不上印尼, 對, 印尼。 為什麼呢?

香港電訊政策: 龜速加龜縮?

目前, 離島的光纖都是私營網絡供應商自己投資鋪設的, 而海底光纖不同陸上, 成本特別高, 是一道「成本壁壘」, 加上歷史因由導致大公司擁有壟斷優勢。

正如南丫島, 暫時只有 PCCW一家鋪設海底光纖直通島上。 也許壟斷難出好質素, 島上家居寬頻上網一直「龜速」; 相反, 不須鋪設光纖因而沒有「成本壁壘」的流動電話網絡, 在南丫島卻很正常, 各家公司都能投入競爭。 家居、 商業用寬頻屬沒有用量限制的按月收費。 至於流動數據服務, 超過一定用量後要麼服務被終止, 要麼變成龜速。 兩者性質因此有本質分別。


同樣地, 長洲寬頻長期龜速, 只因長洲醫院「嘈了幾年」, 最終由政府斥資選用 CSL 的光纖直通醫院將寬頻服務由8M升上30M; 可是民用領域, 政府依然秉持「大市場」的信條, 於是島上居民的網速依然大大落後於市區。 只要有夢想, 凡事可成真 - 至奇。


自由市場導致壟斷?

最近,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麥美娟質詢政府, 如何解決鄉郊的網絡供應問題。 政府回答指, 鋪設光纖是市場行為, 政府不應管制。 此外亦有周浩鼎等人稱曾接觸通訊局, 質疑為什麼 PCCW 一家獨大, 答覆是 PCCW 沒有違反《競爭法》, 其他固網商選擇不在某些地區提供服務, 屬該些固網商的商業決定, 並非因為某固網商作出反競爭行為, 妨礙其他固網商擴展服務至該等地方。


編者認為, 如果按照「大市場, 小政府」信條和相關法例, 的確難以改變現狀, 除非一個島嶼的用戶數量(而且是新競爭者所能獲得的數量)能夠收回鋪設海底光纖、 設立數據中心的成本, 而南丫島和長洲料必不入商家考慮之列。


然而, 網絡作為新時代的「必須品」, 政府似乎應該充分考慮讓民眾共享。 正如瑞典政府秉持「網絡公平使用原則」, 於是提供800MHz頻段給偏遠地區作為無線寬頻使用、 保證偏遠地區使用者獲得不低於1Mbps的寬頻服務。


印尼擁有一萬個島嶼以上, 大島也有數千個。 該國實施公營網絡鋪設政策, 如果要鋪海底光纖, 政府會一力承擔, 供應商則在陸上光纖方面競爭, 當然, 印尼政府獨佔興建海底光纖之責, 絕對有其國家安全考慮。 而事實是, 印尼更傾向透過陸路(即跨海橋樑)鋪設光纖, 這樣鋪設成本必大大降低, 因此該國設計橋樑時, 必預留有關位置。 如香港考慮此方案, 上述網絡供應商之間的「成本壁壘」必可大減。

 

給政府的啟示: 有就好!

就此, 政府可以提供短期措施, 包括透過網絡供應商, 向受影響市民提供無限流動上網電話卡或者流動 WIFI 基站, 收費按照家居、 商用寬頻的平均水平計算。 以保障偏遠地區使用者公平使用寬頻網絡, 而非以無法管制作籍口, 將此等不公平現象漠視不理。


順帶一提, 就離島而言, 現時大嶼山正在發展, 一些偏遠小島或人工小島, 可能成為新的人口聚居點, 但是密度又比較低。 政府如果建設橋樑連接, 則應預留位置, 讓網絡供應商可選擇於橋樑鋪設寬頻, 減低必須鋪設海底光纖直通島上的巨大成本。 這樣, 網絡公平使用原則就較易達成, 否則只會重複南丫島和長洲的困境。 光纖不是電話線, 如果當初橋樑設計沒有加以考慮, 以後再鋪設也未必順利。


如此考慮, 亦有利於如跨城市的跨海大橋(如港珠澳)建成後, 若三地突然想要做到高速網絡互通, 鋪設網絡成本亦有望降低, 將為業界帶來更多競爭, 從而產生更多惠及各階層的商機。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