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子彈,是救了英國,還是令歐洲「時光倒流」?

英國即將公投決定是否脫歐。 股市早已因此震盪不已, 刻下又有英國留歐派女議員被槍殺, 令事情更加撲朔迷離。 《線報》編者就此分析英國以至整個歐洲的去向, 發現最壞的情況是, 歐洲形勢回到一戰之前的「歷史常態」。

英國主要為歐盟提供金融服務, 如果退出歐盟, 英國最大的損失自然就是失去「歐盟通行證」, 其服務再不能「一卡通行」。 分析指, 英國可以採用幾種辦法, 一是加入「歐洲經濟區」(EEA), 它亦設有「通行證」機制, 英國也須遵守一如歐盟的規定, 包括資本、 商品、 服務、 人員自由流通, 但它沒有歐盟那種政治意味, 英國不會擁有立法權。


脫歐只是意氣之爭?

如果英國脫歐只是一種意氣之爭, 這不失為一個辦法。 正如被奉為政治教材的英劇《YES! MINISTER》的漢彿萊爵士所說, 英國根本不歡迎大歐洲主義: 「英國的外交目標五百年來沒有變過: 創造一個分裂的歐洲。 因此, 我們聯合荷蘭制衡西班牙, 聯合德國制衡法國… 我們曾經施加外力, 沒有成效, 現在可以從裏面把它攪成一鍋粥了… 外交部高興極了, 光輝歲月又回來了。 」何況英法還是世仇, 戇豆主演的《Johnny English》如何黑化法國, 令人難忘; 漢彿萊爵士談起英國核武, 也說: 「那是防備法國的… 過去九百年, 他們一直跟我們作對, 他們有核彈, 我們也得有。 」


然而事情可能不只意氣之爭。 自從 2008 年環球經濟危機以來, 全球化的問題陸續浮現, 不論貧國還是富國, 平民的日子都越來越難; 多國政府備受壓力, 趨向保護主義, 大至特朗普, 小至香港政黨, 都在複述同一套「本土優先」話語。


歐洲各國 – 特別是移民 / 難民湧入的發達國家 – 都有極右勢力冒起。 英國脫歐的背後相信亦是同一種情緒: 歐盟帶來大量移民, 「剝奪本地資源」。 英國留歐派工黨女國會議員考克斯被槍殺, 槍手行兇時呼叫「英國優先」, 相信不只是「大歐洲主義」問題, 而是切身利益引起的仇恨。 英國早在 1960 年代已經宣布自己於中型發達國家, 民眾早就放棄大英帝國的執念。 所以, 英國脫歐派一定希望停止人員的自由往來, 加入「歐洲經濟區」也不濟事, 要脫就要脫光。



歐洲不可能圍堵英國, 且看拿破崙?

可是我們未必要太過擔心英國。 現時金融服務收入雖佔英國 GNP 的 8% 之多, 但是英國的金融服務收入更是歐盟的接近四分一, 簡單地說, 就是歐洲國家需要英國金融, 多於英國需要「通行證」。 英國公司仍可在歐洲國家開設子公司, 各自接受規管, 歐洲國家有求於英國, 預料不會為難; 英國也可與她們各自簽訂金融貿易協定。


事實上, 經濟不是政治所能禁阻的, 就算拿破崙征服歐洲, 各國還是照樣偷偷和英國做生意, 以至英國可以秣馬厲兵, 讓拿破崙飲恨滑鐵盧。 而且我們別忘記, 英國首先帶領眾歐洲國家加入亞投行, 說明英國的金融業出路還是不少的。


所以我們與其擔心英國, 不如更關心歐洲各國的連鎖反應, 歐盟畢竟是個較鬆散的聯盟, 如果連蘇聯都能一夜解體, 歐盟亦未必可以千秋萬代。 我們可以分幾個範疇來看: 法國、 北歐國家、 德國、 東歐及土耳其、 還有南歐國家。


擔心英國不如擔心歐洲大陸?

法國社會情緒和英國接近, 也對外來者深感不安, 而且法國長期奉行福利主義, 高等教育投資逐年減少, 未來競爭力堪虞。 總統奧朗德今年以來不斷聲稱, 為了增加福利, 需要緊縮其他開支, 包括科研經費。 現時法國不論左右兩翼, 都有保護主義的趨勢。 不過法國和英國一樣, 本身的尖端技術的底子還保留完好, 吃著二戰戰勝國的紅利; 如在人力資源方面重新培養, 除了解決社會矛盾, 國力也可以重振。 所以她可能和英國面臨一樣的誘因退出歐盟。


北歐國家都是麻雀雖小、 五臟俱全的, 雖然奉行福利主義, 但是地廣人稀, 所以仍能支持。 她們在世界邊陲, 政治方面一直比較中立, 預料會採取觀望態度; 然而, 由於她們比較缺乏金融產業, 而其工業往往專攻單一項目, 較欠完整性, 所以仍需英法兩個大國, 始可運轉整個生產體系。 如果英國脫歐, 她們雖未必跟從, 但是相信會比較親英。


德國方面, 人稱「德意志第四帝國」正在冒起。 她的經濟發展冠絕歐洲, 工業系統完整, 已不待言; 數據更顯示, 她的高等教育和科研投資「逆市上升」, 十年內科研經費增加了 75%。 如果歐盟保持現狀, 她未來比較不必擔心移民 / 難民帶來的低端工作崗位競爭壓力, 反而能夠借廉價勞力推動經濟。 此外, 法蘭克福股市也是歐洲一個中心, 雖然沒有紐約、 倫敦那麼國際性, 但是亦非缺乏拓展的基礎。


英人辭官歸故里, 東歐及土耳其則趕歐盟。 由於經濟和技術欠發達, 多年以來她們不得不輸出人力, 包括高端技術人員和學者, 造成人才流失。 理論上, 站在國家主義立場, 人員自由流動其實不利她們發展, 但是民眾總是希望各奔前程, 而這些國家俱已採取選舉制度, 政治只能順應眼前的要求。 因此她們料會支持歐盟, 並繼續向德國 – 這個最接近的中歐強國 – 輸出人力。


至於南歐拉丁國家, 本來也是輸出人力的來源, 但是近年已被東歐「搶了生意」; 如果跨國中低端人力市場能夠排除東歐和土耳其人, 相信南歐民眾樂見。 此外, 這些國家早已日落西山, 又臨接地中海和比斯開灣(Gulf of Biscay), 戰略上受制於英法, 如果英法脫歐, 她們亦只好奉陪。



英國脫歐, 局勢回到一戰前才是「常態」?

如果事態真的這樣發展起來, 形勢就像一戰之前: 英法一方, 德國一方。 事實上, 這樣才是歐洲政治的「常態」, 西歐採取海洋戰略, 並從海上開拓殖民地; 中東歐採大陸戰略, 企圖建立「世界島」霸權, 打到中亞。


美國固然希望利用英國, 對歐洲施加影響, 但是特朗普自己也在「脫球」, 認為美國應該關起門來, 實施排外主義。 在這種思潮下, 美國未必能夠過多干預英國。 德國方面, 雖無可能再進攻莫斯科, 然而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亦為德國開拓了一個新的戰略合作方向。 過去的陸上運輸技術, 只容許德國提出「3B 鐵路」構想, 但今時不同往日。


當然, 歐洲的統合主要依賴北約, 而非歐盟。 只要俄羅斯存在, 北約預料仍會繼續維持原狀, 那麼歐洲就很難發生重大政治變故, 最多只是和俄羅斯在波羅的海和黑海之間的地狹 – 即愛沙尼亞到烏克蘭一線拉鋸。


這一切, 今日言之尚早。 台灣阿扁的子彈據說讓他贏得大選, 這次留歐派議員之死, 相信亦會打擊脫歐派, 影響公投結果。

公投後編者按:
香港時間 6 月 24 日中午, 英國公投通過脫歐。 各種資料顯示, 脫歐派主要集中於英格蘭和威爾斯, 兩者都是最近十多年土地資本集中、 又面臨外來人口競爭的地方; 另一方面, 越是年長者, 脫歐派比例越高, 因為「我死之後哪管洪水滔天」, 他們更傾向做出情緒性決定。 反之, 雖然蘇格蘭獨立主義盛行, 但是一來他們的土地問題和移民問題沒有那麼明顯, 二來英格蘭與歐洲的瓜葛, 獨立派不感興趣, 所以他們更從實際角度出發, 留歐派比例頗高。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