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迫候選人簽聲明與港獨「劃清界線」,不如找終院首席法官監誓更實際!

評論

選舉管理委員會昨日(7 月 14 日)宣布, 印備「確認書」供選舉主任使用, 以便確認參選人是否清楚明白《基本法》第一、 十二、 一五九條。 不過《線報》編者發現, 歷屆立法會議員宣誓就職時早有蒙混過關的例子, 政府和議會照樣「無符」; 要是把責任卸給選管會主席, 相信亦只會束手無策, 更會提前洗白這些參選人。 編者認為, 應該從根本上加強就職監誓者的權威, 而非加鹽加醋。

監誓者的權威才是關鍵

學者周挺所著《港澳特區政治宣誓制度研究》提到, 立法會議員宣誓就職時, 早就不只一次出現蒙混過關的情況, 例如長毛梁國雄 2004 年宣誓前後, 大叫有違誓詞的口號, 並且拒簽, 黃毓民也在 2012 年, 以咳嗽聲掩蓋「共和國、 特別行政區」等字眼。


香港《宣誓及聲明條例》第 21 條訂明: 「如任何人獲妥為邀請作出… 誓言後, 拒絕或忽略作出該項誓言, (a)該人若已就任, 則必須離任, 及(b)該人若未就任, 則須被取消其就任資格。 」然而, 儘管出現上述的例子, 那些議員仍能穩坐議事堂席位。 究其原因, 則是監誓者位階不高。 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 每屆立法會首次會議的宣誓, 由於議長仍未選出, 所以僅由立法會秘書監誓。 回歸前, 此職位乃由港督委任, 有憲制地位; 但是回歸後, 卻只是一個(多個)機構事務員, 屬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 「打份工」而已, 如遇尊貴的議員挑戰宣誓儀式, 又豈易當機立斷? 2004 年長毛首次宣誓被拒, 只因他直接擅改誓詞; 後來他和黃毓民利用口號和咳聲, 立法會秘書也無法阻止。


《港澳特區政治宣誓制度研究》

可見, 如果監誓者位階不高, 宣誓又無絕對違規, 事情只會不了了之。 那麼, 這次選管會竟把監誓權力下放至選舉主任, 豈非變本加厲, 鼓勵參選人藐視誓詞? 何況, 昨日的政府聲明強調會「嚴格依法辦事」, 今日, 選管會主席馮驊的上司、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卻稱, 如果參選人拒絕簽署「確認書」, 也不能「機械式回答」會否喪失資格, 稱選舉主任「先與參選人溝通, 了解當時人為何拒絕簽署」。 話已至此, 我們豈能期望選舉主任會認真把關?

修改形式和內容, 欠實際意義徒惹爭議
此外, 提名表格原來就有效忠《基本法》和特區政府的聲明, 何必特別強調個別條文? 《基本法》是一個整體, 難道其他條文並不重要? 在技術上, 《立法會條例》訂明: 「提名表格載有或附有一項示明該人會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聲明。 」既言明「一項」, 那麼另紙的「確認書」會否和《立法會條例》構成衝突? 人民力量陳偉業今日就表示, 他認為「確認書」並非提名表格的附件, 不傾向簽署。 到時, 參選人可以搬出大條道理, 選舉主任隨時被問到「口窒窒」, 只能放行, 反而把他們「洗白」。

政府昨日的聲明提到港獨, 也許為了避免一旦有港獨份子當選, 在議會宣誓時產生尷尬, 所以想把他們「消滅在萌芽狀態」; 政府把它認為違憲的議題排除出選舉範圍, 也可避免它構成某種「公投」效果, 產生憲政衝突, 近年政改爭議, 建制派堅持保守方案, 就有這種考慮。 不過, 如果提名表格的聲明和《立法會條例》不一, 又與宣誓誓詞不同, 反倒可能構成更多爭議, 影響法治的嚴謹性。


以終審法院法官監誓, 一鎚定音
何況, 官員應該清楚, 前線的選舉主任難以阻止參選人蒙混過關 -- 除非在可能出現問題的報名地點派駐法官, 立即裁決。 這樣事情就十分複雜。 編者建議, 何不更改立法會議員監誓者, 安排高級法官 -- 最好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 以便立即判斷宣誓有沒有效、 是否須依例處理。 這樣既能保持宣誓內容和形式統一, 減少爭議, 又能確保監誓的權威。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