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把梁天琦踢出局,政府隨時輸官司?誰叫新東補選已把他洗白

香港民族黨的陳浩天、 香港民進黨的楊繼昌, 正式被選管會取消參選資格。 接下來, 本民前的梁天琦、 熱血公民的鄭錦滿、 香港復興會的陳雲、 甚至青年新政的游蕙禎等人, 到底會否出局, 已是城中話題。 《線報》編者認為, 若選舉主任的行為理性, 除陳雲外, 上述其他人理應獲准參選, 因為他們或其所屬政黨已有出選的紀錄, 政府很難出爾反爾。

只因沒有參選前科, 更易踢出局

陳浩天早已表明, 不擁護《基本法》, 並於黨綱寫明獨立建國; 楊繼昌甚至直接致函選管會, 表示「不擁護」。 所以陳浩天、 楊繼昌最終被剁, 雖是政治設限, 政府也可以在法律上、 技術上自圓其說, 顯示「確認書」並非多此一舉, 同時安撫那些對港獨咬牙切齒的「有影響力人士」。


但是, 其他一些參選人雖然也有港獨嫌疑, 卻與陳浩天、 楊繼昌情況不同。 近日不少評論把焦點放在: 梁天琦和鄭錦滿「忽然」擁護《基本法》、 國師的「城邦論」到底是否獨立運動、 還有其他一些人物的政治言行。 然而, 編者認為, 政治動作和言論能夠任意解讀, 只要他們不像陳浩天和楊繼昌那樣直接了當, 就很難拿出一套絕對客觀的標準來衡量他們是否合符參選要求, 也許不免流於雞同鴨講。 我們不如關注政府真的開刀的話, 有些什麼技術困難。


例如本民前和青年新政, 分別成功出選今年初新界東立法會補選、 去年區議會選舉, 而兩者的提名表格, 都附有「擁護《基本法》、 效忠特區政府」的聲明。 他們成功出選而至今未被控以「失實聲明」, 說明已被「洗白」了一次。 事實上, 梁天琦數月之前獲得補選選戰入場券, 是緊接於旺角騷亂之後; 雖有分析認為, 他的宣傳單張言明港獨, 曾被選管會禁止入屋, 足可令他失去參選資格, 然而編者認為, 選管會審查宣傳單張, 是另一回事, 但若因此多走一步, 取消參選人資格, 會在法律上遭人挑戰, 且挑戰成功機會不小。



如陷司法覆核, 政府也頭痕
必須強調的是, 去年至今, 相關選舉法例不曾修改, 只是新增了「確認書」, 但政府多次強調, 它只是一紙為了「行政方便」而發的文件, 一切仍以提名表格的聲明為準。 故此, 在法律不曾改動的情況下, 如果選舉主任這次不准梁天琦等人參選, 就難免雙重標準、 出爾反爾。 參選人可以提出司法覆核, 挑戰此種行政問題。 當然政府可以辯稱, 當時沒有「確認書」, 所以選舉主任無法判斷參選人是否港獨。 但是這種辯解, 可能導致當時的選舉主任「失職」; 如果政府打算卸責給前線行政人員, 公務員會怎麼想?


故此編者一直以為, 繼陳浩天之後, 陳雲最有可能遭遇同樣命運, 因為他和他的香港復興會首次參選, 沒有前科, 所以剁起來沒有太大技術困難。 鄭錦滿雖然也是首次參選, 但他代表熱血公民, 而後者並無港獨政綱, 所以單獨對他開刀的話, 就較難解釋。


當然, 新界西的選舉主任踢出陳浩天之後, 已被網民「起底」。 編者因此預料新界東的選舉主任可能因此更加審慎, 未必不會輕輕放過梁天琦、 陳雲等人。 截至8月1日下午, 兩人依舊安然無恙, 一隻腳已經踏入選戰戰場。


廉署地震, 或因檢控失實聲明變成政治任務?
政府既然提出了「確認書」, 銳意阻止港獨人士參選, 那麼為了面子也好, 交差也好, 總須拿出效績; 如果「確認書」這招不靈, 政府唯有在他們入閘以後, 控以「失實聲明」, 指他們提出港獨主張, 有違提名表格的聲明。


可是, 正是廉政公署負責檢控「失實聲明」。 近日廉署「地震」, 可能與此有關。 所謂「失實聲明」罪, 雖然技術上可以針對政治主張, 但是一向只是用來打擊經濟犯罪, 甚鮮用於政治。 消息指, 一些廉署人員不接受這種政治任務, 所以引起人事風波; 前廉署人員林卓廷引述消息指, 近日廉政專員白韞六赴禮賓府, 期間有廉署人員當面叫白韞六下台。


以上種種令編者相信, 政府從一開始, 就不應該使出「確認書」這招, 把責任卸給選舉主任, 這樣一來難以掌握, 二來牽連更廣, 技術問題更複雜。 此前編者提出, 委任高等法院甚至終審法院法官監誓, 相信是個比較實際可行的做法。


新界西名單為(僅列出首位): 陳恒鑌、 何君堯、 黃俊傑、 馮檢基、 周永勤、 田北辰、 梁志祥、 黃潤達、 郭家麒、 麥美娟、 尹兆堅、 黃浩銘、 李卓人、 湯詠芝、 張慧晶、 高志輝、 鄭松泰、 中出羊子、 呂智恆、 鄺官穩。


新界東名單為(僅列出首位): 林卓廷、 容海恩、 梁天琦、 方國珊、 李梓敬、 葛珮帆、 張超雄、 范國威、 陳克勤、 侯志強、 鄧家彪、 楊岳橋、 梁國雄、 陳志全、 麥嘉、 李偲嫣、 廖添誠、 陳云根、 陳玉娥、 黃琛喻、 鄭家富、 李慨俠、 陳國強、 梁頌恆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