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家富:我是來「界票」,但只是「界」民主黨,唔關事的人行開!

評論

今日(8月4日), 前民主黨鄭家富、 新民主同盟范國威, 接受傳媒訪問。 鄭家富表示批評熱血公民、 黃毓民、 陳雲(熱普城)等利用青年衝擊, 自己則「印印腳」入議會。 被問到為何參選, 鄭家富稱皆因火中有「一團火」驅使, 並應鞏固和拓展「務實本土派」。 他透露, 早在2015年, 他曾向范國威尋求合作, 但是無果。 范國威則指, 黨員關永業十分希望出選超級區議會。 《線報》編者認為, 鄭家富仍有號召力, 范國威「棄鄭棒關」, 並非上策。

 

鄭家富憂盲目青年化, 欲擴張務實本土

鄭家富稱, 去年已經考慮參選, 只是舉棋未定。 直到今年相繼發生旺角事件、 書店事件、 廉署風波, 他心中燒起「一團火, 老婆都撲不熄」, 所以決意參選; 特別是旺角騷亂, 他覺得青年滿有熱誠, 卻被熱普城利用, 拋上前線, 於是打算透過參選, 鞏固和開拓「務實本土派」的支持力量。 他提到, 自己早在2008年立法會選舉那時, 已經主張新老交替, 但是今天的政黨不宜「盲目年青化」, 更應該把「務實本土」理念向中壯年推銷, 大有市場。


他指, 社會抗爭與主流民眾脫節, 而各個政黨都在爭取年青一代, 忽略年紀較大者, 結果大家都爭青年的票, 也是一種攬炒, 更暗示范國威的新民主同盟也受制於年青人。 起初, 鄭家富也擔心自己會「界」了范國威的票, 所以一方面「在信仰中找答案」, 一方面向范國威拋出橄欖枝, 提出合作, 包括一人競逐地區直選, 一人競逐超級區議會。 他舉例指, 2004新界東, 他和劉慧卿組成「鑽石名單」, 雙雙入局, 證明了自己的號召力; 2008年, 他與黃成智分作兩個名單, 也讓「政治能力弱」的黃成智當選。


鄭家富指, 范國威比黃成智高出「好幾班」, 前者的票必不會被「界走」。 但他覺得可惜的是, 新民主同盟當時沒有明確回覆他的合作邀請。 他明言自己今次是來「界票」, 但只會「界」民主黨林卓廷的票。


范國威: 選戰場上無父子
然而范國威不感安慰。 他稱鄭家富急忙宣布參選, 已經打亂新民主同盟的部署, 使選情嚴峻。 雖然如此, 范國威指自己「不能嬲」鄭家富, 暗示選舉就是如此。 他解釋, 候選人是「政治路線載體」, 當年他離開民主黨, 另走一條路線, 才獲得支持, 現在再來一位路線相同的候選人, 必有影響; 正如2008年, 毛孟靜出選九龍西, 劉千石不落區、 不派傳單, 就已吸了一萬票, 結果毛孟靜僅以二千多票輸給梁美芬; 去年區選, 馮檢基僅以九十九票敗於工聯會陳穎欣, 然而黃仲棋得票就有215。 范國威提到港大近日的民調, 指他排在方國珊後面。 他又稱, 除他自己, 長毛、 楊岳橋等都受影響, 故他強調選舉「上場無父子」。


至於為什麼不和鄭家富合作, 他解釋, 新民主同盟曾有內部討論, 但黨員關永業「有超巨大意願」競選超區。 這樣, 合作就不了了之。


棄鄭保關非上策, 議席與拓展兩不誤
政治學者蔡子強今日撰文表示, 新東今年會新增十萬18-30歲的選票, 主要會由青年新、 新民主同盟等新興力量獲得。 所以編者認為, 就算鄭家富「界」了部分選票, 范國威也不必太過擔心, 如果一再悲觀, 才更可能讓選民失望。 鄭家富也指, 現在選民才開始考慮投票意向, 此前的數據其實欠參考價值。


編者不得不說, 較為認同鄭家富的觀點: 目前一些政黨, 刻意討好年輕一代, 不敢譴責; 作為選民, 我們當然希望自己屬意的政治黨派能夠壯大, 而鄭家富的跨越階層和年齡的提議, 就是希望新民主同盟作為「務實本土派」的代表, 不會越走越窄。


然而編者明白, 政治人物未必這樣想。 范國威上屆獲得二萬六千多票, 這屆只要保持票數就能入局。 也許因此, 他表現出某種排他性, 甚至說出「上場無父子」這樣的話。 《線報》日前訪問梁金成, 他與新民主同盟的關係, 要比鄭家富密切, 但他坦言並未打算和新民主同盟合作, 也許正正因為他更理解范國威的想法。


不過, 選票只要不減, 與鄭家富合作亦不會影響他的議席, 除非他對鄭家富真的這麼沒有信心。 但是范國威說漏了口: 如他為了「有超巨大意願」競選超區、 但是甚乏人氣的關永業, 寧願放棄鄭家富, 倘非失算, 就是無法按住黨內壓力了。 不論出於「務實本土派」的發展、 還是保住議席的考慮, 棄鄭保關, 都非上策。


新界東名單目前為(只列出排名首位): 林卓廷、 容海恩、 方國珊、 李梓敬、 葛珮帆、 張超雄、 范國威、 陳克勤、 侯志強、 鄧家彪、 楊岳橋、 梁國雄、 陳志全、 麥嘉晉、 李偲嫣、 廖添誠、 陳云根、 陳玉娥、 黃琛喻、 鄭家富、 李慨俠、 梁金成、 梁頌恆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