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民連和人力齊斥鍾庭耀民調不可靠?世界變了!

以前總是建制派責備港大民研, 今日卻連長毛和大舊等人, 也開記招譴責鍾庭耀不負責任? 吳文遠指「不可確」, 袁彌明指「不盡不實」。 《線報》為大家報導這次記招, 並簡介問卷調查如何「魔鬼在細節」。

港大兩個民調有什麼問題?

今日(8月18日), 社民連及人民力量召開記招, 批評香港大學民意調查計劃近期的滾動民調和單次民調, 都未能反映他們的支持率, 質疑負責人鍾庭耀不加解釋, 誤導市民。 港大的滾動民調乃受《Now、 香港01、 立場新聞》等傳媒委託進行; 單次民調則由民主動力委託, 時間先於滾動民調。


他們批評, 滾動民調的問卷, 只提及名單首位候選人, 所以對於「抬轎」名單, 無法反映真實支持率。 相反, 民主動力委託的單次調查, 則提及了名單第二名。 所以, 在滾動民調中, 獲田北俊「抬轎」的李梓敬, 之前幾天默默無聞, 但在單次調查中, 早就排在楊岳橋之後, 名列第二, 支持率達8%。 陳偉業更指, 兩個調查中, 其黃浩銘名單的支持率, 居然相差十倍, 「受害最深, 單是解釋民調, 已佔了選舉工程八成的工作」。


此外, 滾動民調每次調查, 以大約五天為期, 每次的抽樣只在1000-1100人之譜, 平均起來, 每天只有200人。 如果用來統計超級區議會還算勉強, 那麼統計分區選情的話, 200人還須除以5, 每區只有40人, 幾乎接近每區名單數量了! 對於支持率較高者, 例如楊岳橋、 田北辰, 尚可反映選情, 但是對於較低者, 只要今天有1人支持, 支持率就一日暴升2.5%(1/40), 正如陳偉業所言「今日這個贏, 明日那個輸」。 至於民主動力委託的單次調查, 則從6月20日至7月8日進行, 為期十九天, 有效樣本5084人, 平均每天也只有267人。


兩個調查都由港大民研進行, 鍾庭耀是負責人。 陳偉業譴責鍾庭耀明知這種誤差存在, 卻不加解釋, 直接向公眾發布, 乃不負責任。 對於港大解釋指, 滾動民調只提及名單首名, 乃應委託人的要求, 陳偉業認為這個解釋不可接受, 因為研究機構有責任提出反建議。 他直斥「不能有錢就收, 否則和地產黨有何分別」。


梁國雄分享稱, 他過去在《明報》的朋友堅持, 民意調查樣本不足400, 就不予發表, 所以他質疑, 傳媒現在還有無操守可言。


香港政治已夠碎片化, 滾動民調變「躍動民調」
《線報》編者留意到, 其他選舉政治成熟的國家, 滾動民調由於性質使然, 須多次進行, 每次樣本無法太多, 所以一般只用於「對決」選舉, 例如只有同意、 不同意兩項選擇的公投、 或者兩黨政治的大選之中, 以確保較少的樣本不會影響有效性。 放在香港, 分區直選已把樣本分為5份, 名單又多, 而且入閘門檻甚低, 亦即排名稍後、 支持率較低的候選人, 仍是調查必須反映的對象 – 而這樣破碎的名單, 再用滾動民調, 支持率就較不穩定, 變成「躍動民調」, 影響可信性。


《線報》編者也發現, 兩個調查都用隨機方式進行家居電話抽樣, 先撇除手機號碼第一個數字, 如6、 9等, 然後隨機組成電話號碼試打。 這樣必定形成很多並不存在的號碼, 無法打通, 而Call Center工時和人手有限, 最後打通的電話肯定因此減少。


更重要的是, 很多人早就不用家居電話, 特別是年青人。 所以, 民主動力的單次調查得出長毛、 慢必只有分別4%和2%, 大異於一般印象。


讀者不妨留意, 《線報》亦將推出我們的民調。 如上所述, 我們不會採用滾動方式, 務求貴精不貴多。 此外, 我們亦會提及「抬轎」名單的第二甚至第三名, 例如, 對於尹兆堅, 我們會問「是否支持尹兆堅、 何俊仁及李永達的名單」。 總之, 政治已夠碎片化, 我們拒絕民調也一起碎片化。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