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官商鄉黑是真的,房委會怎敢反議員的枱?

元朗橫洲開發計劃尚未動土, 卻已掉入「官商鄉黑」的疑團中。 近有傳媒聲稱獲得政府內部文件, 指梁振英早就親自跟鄉紳摸底, 結果不得要領, 只好大幅削減公屋單位云云。 朱凱迪引用報導, 意圖力證梁振英此前表示「未跟政府以外人士摸底」是彌天大謊。 《線報》編者以為, 若果政府內部人士這邊暗渡陳倉, 這邊有人洩密, 也屬司空見慣; 問題是, 就算梁振英一開始就和鄉紳摸底, 後來又不現身, 那代表什麼? 代表政府早把工作拋給房委會, 十分符合程序, 諮詢也可有可無, 吹漲?

房委會摸底, 已是第二階段

如果橫洲計劃的阻滯代表覓地建屋的困難的一面, 那麼近日政府主導的華富邨重建和安置計劃順利完成初步研究和諮詢, 甚至獲得民主黨區議員柴文翰讚賞, 就代表容易的一面。 按柴文翰的說法, 政府這次能夠及早洽商受影響居民和環境關注團體, 並把方案適當地改動, 是成功之處(報導按此); 房委會文件顯示, 諮詢內容還包括了未來鐵路走線問題。 但編者認為, 華富邨是公屋, 沒有地權瓜葛, 新開發的地段又是官地, 而元朗地權錯綜複雜, 不可同日而語。
我們不妨假設梁特首好大喜功, 死要面子。 如果他要確保計劃出街時好好睇睇, 不致失威, 肯定要事先摸底; 但是若由政府出面, 就會予人把柄, 所以最佳方法莫如委託一份顧問報告, 有什麼事起來, 梁振英和政府也可昂然表示「不關我事」。 因此, 就算梁振英真的曾經和鄉紳摸底, 更加可能只是顧問邀請的持份者, 而非主持者。
那麼, 橫洲地處元朗, 地權複雜、 阻力處處是意料中事。 梁志祥爆料稱, 當初政府摸底, 屏山區區議員直接拍枱無面俾(連結按此)。 我們不難預見,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避開原居民, 向非原居民「開刀」。 政府只要和他們談妥安置或補償就行, 只涉業權, 不涉地權, 而且他們一直居住的地段早就開發妥善, 甚至不必平整土地或開闢斬樹, 純粹只是建屋工作, 於是可以直接由房委會接手。
房委會接手之後, 唯一工作就是按照顧問報告的摸底成果, 按部就班。 房委會只要應付區議會和城規會兩關。 所以梁志祥表示, 元朗區議會曾與房委會及房署人士摸底, 那時梁振英從未現身 -- 當然了, 房委會只剩下技術性程序, 何必勞煩特首枉駕親臨? 順道一提, 就算有黑社會勢力, 在這「第二階段」的摸底, 只由房委會探討技術步驟, 至於議員的背景, 他們哪能管, 又哪能選擇?
房委會自動波建屋, 政府一於甩身

朱凱迪一直表示, 首先不滿政府沒有諮詢公眾, 其次不滿政府未能優先開發棕地。 至於梁志祥, 他也批評政府指, 洪水橋、 元朗南、 八鄉南等大型發展都有公開諮詢, 橫洲也應該有。 可是 -- 妙就妙在, 房委會只是法定機構, 不是政府部門, 它沒有責任諮詢公眾; 它也不能決定棕地怎麼開發, 棕地上的經濟活動, 它無權過問。 何況, 政府自己都一頭霧水, 沒有一個棕地政策, 就算梁振英親臨, 都只會顧左右而言他。
為什麼華富邨重建項目諮詢做足? 一來由於它是整個薄扶林南的發展計劃的一部份, 非房委會所能獨力承擔, 而且事涉平整或開闢土地, 超出了房委會職權, 須向立法會申請撥款, 故須做得「好好睇睇」; 此外, 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一言既出, 宣布了這項計劃, 一定急於落實; 更何況, 華富邨本來就是靚地, 政府必想盡快展開, 免夜長夢多。 相反, 橫洲4,000個單位的規模, 可由房委會自己出資, 沒有土地問題, 不須經立法會, 也無事先張揚的政治壓力。 房委會不作諮詢, 是制度許可的。 其實橫洲17,000個單位的原計劃, 連同皇后山開發, 是一個大型發展項目, 如果成事, 就會好像洪水橋、 八鄉、 薄扶林南一樣, 須作公眾諮詢, 因而梁振英最初親自掛帥, 指派運輸及房屋局負責, 似亦無可厚非。
站在政府的立場而言, 如果橫洲須經立法會, 以立法會現狀, 定難一帆風順; 如果可以繞過立法會, 不改動土地, 直接建屋, 會是政府的首選。 梁振英肯定為其宏偉的四十六萬建屋計劃心急如焚, 不會放過如此機會。 站在苦等上樓的市民的角度, 這亦是美事, 雖然單位從原擬的17,000個減至4,000個, 但總好過整個計劃被擱置。 編者留意到, 朱凱迪至今未就橫洲應否建公屋一事表態, 相信他亦左右為難。
關鍵問題是, 政府自己走「法律罅」、 撇掉政治責任?

不過朱凱迪及其他批評者, 並非沒有道理。 任何開發工作都應充分諮詢公眾, 一棟樓建了就是建了, 不像參選政綱一樣可以忘掉, 所以錯不得。 華富邨的案例暫時皆大歡喜, 詳細諮詢功不可沒。 從這個角度, 政府拋波給房委會, 實乃自己走法律罅, 避開政治責任。
因此, 根本問題其實是, 為什麼房委會可以全權主導公屋建設? 現在只要有地, 預算足夠, 房委會就算要建一百層的公屋, 都由它話事。 這個制度是否需要檢討、 房委會能夠加強公眾問責的性質? 比起陰謀論, 編者以為這點更值得思考 -- 我們不必急於一口咬定或矢口否認個別人士的背景、 政府有無介入, 反而, 制度上的根本缺陷或罅隙, 影響卻更深遠。
比較肯定的是, 當初特首一定對橫洲計劃躊躇滿志, 還專門成立了委員會。 如果政府有意推展第2、 3期, 則仍超出了房委會的規模, 故須諮詢公眾, 因而委員會仍會主導。 可是現在橫洲計劃已經拋給房委會, 反過來說明, 政府多數已經放棄第2、 3期的可能, 4,000個單位就已收貨。


列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