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領事本來逃不出土耳其掌心,土耳其卻隻眼開隻眼閉

評論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鏡頭前宣稱,沙特記者卡舒吉是被謀殺身亡,並指自己掌握了確鑿的證據。土耳其總統的這種做法是對司法獨立性的公然破壞。

總統越俎代庖,就算是真相也失色

  1. 土耳其本可以利用一切可能和合法的手段對卡舒吉一案展開全面調查,並更早地向國際公眾公開事實。這樣的話,埃爾多安總統就可以一舉兩得:土耳其能夠在過去幾年聲譽受挫後,重新贏得國際社會的信任;此外,長期處於政治陰影下的土耳其司法體制也能在國內重拾威望。
  2. 但土耳其沒有利用這一機會。全世界因為這樁謀殺案而把目光投向土耳其,此時的埃爾多安,想的卻只是如何利用此案上演一場他的「個人秀」。結果他處理這一案件的方法,無論從政治上還是司法上都是不恰當的。
  3. 土耳其警方和司法部門在調查中已經取得了進展。可是埃爾多安在做什麼?他在自己領導的「正義與發展黨」議會黨團的一次會議上,把這些信息公諸於眾,就好像是在宣讀起訴書或判決書。他表示,目前可以確信,卡舒吉是在沙特領事館內被謀殺的,有確鑿的證據,包括暗殺小組如何來到伊斯坦布爾、之後如何離開的過程。他還說,一名土耳其公民也捲入了這樁陰謀。現在沙特方面應該澄清此案的背景。
  4. 按照土耳其法律,連檢察官都無權說這樣的話,這是只有法庭裁決才能做出的表述。而且,公開仍在進行中的檢方調查的信息也不是總統的任務。埃爾多安這樣做,是再次無視三權分立、無視司法的獨立性。埃爾多安對待土耳其司法的態度,就像對待一個沒有發言權、沒有獨立行為能力的孩子。

不在國際層面追究沙特,沒什麼好吹噓

  1. 批評政府的記者卡舒吉被殺,背景是阿拉伯世界內部一場殘酷的權力鬥爭。卡舒吉是遜尼派伊斯蘭世界和瓦哈比派阿拉伯人之間爭鬥的犧牲品。他所接近的穆斯林兄弟會,被沙特視為威脅。土耳其政府雖然與穆斯林兄弟會也走得較近,但又不想招惹沙特王室。這使得調查工作錯綜艱難,或許這也是偵破進度緩慢的原因之一。
  2. 消息指,卡舒吉遭受了駭人聽聞的酷刑。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VCLT),在情節極端嚴重的情況下,一國將另一國享受外交豁免權的外交官繩之以法,是有可能的。然而在卡舒吉一案中,土耳其並沒有利用這一法律上的可能性。沙特總領事毫無阻礙地離開了土耳其。可見,土耳其不願陷入沙特政權和穆斯林兄弟會矛盾的夾縫中。
  3. 這場暗殺只被當作普通的謀殺來處理。與政治背景有關的跡象,都沒有被繼續追踪。因為每條直接指向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的線索,都會帶來麻煩,所以乾脆不往這個方向查。儘管埃爾多安一再指責沙特,並呼籲利雅得將十八名在沙特被捕的嫌疑人移交給土耳其司法部門,但他並不願看到一場後果可能波及沙特王室的審判。
  4. 因此,土耳其公佈的卡舒吉案的任何所謂新進展,其實都不會讓此案的政治影響進一步擴大。當局只會把被雇來的兇手送上法庭,而不會追究其幕後指使。如果案件就此結案,埃爾多安又能否獲取他所期望的掌聲?如果真的想查清案件的真實背景,國際社會就必須主動提議,將此案移交國際法庭審理。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