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首場辯論:點解特朗普見光死?

香港時間今日上午(9月27日), 特朗普和希拉莉終於短兵相接, 在首場電視辯論上一較高下。 有評論認為, 希拉莉稍勝一籌, 不過《線報》編者更關注的, 除了他們說了什麼, 還包括他們沒有說些什麼, 比如雙方都在迴避的資本利息稅, 以及特朗普一直說要打擊財團的豪言, 例如「我有錢, 不需要財團贊助, 因此不會受制於大財團」之類, 今日隻字未提。

 

本文撇除兩人的辯論技巧不說。 希拉莉今日橫徵博引, 盡顯風度, 打算讓對方跌進陷阱, 露出「癲佬」的一面; 但是特朗普本來就以情緒豐富和敢言為招牌, 所以大家也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特朗普的孤立主義也是今日的焦點, 他重申美國不能再做「世界警察」, 不能白白給日韓擋箭, 又批評希拉莉對付「伊斯蘭國」無方。 希拉莉則重申, 美國會堅守美日韓關係。 然而外交關係是政客最難干預的政府政策, 今日特朗普把話說盡, 他日即使當選, 大概也須重走一遍前任的外交之路。 以前人們常說美國總統選舉盡拿中國人權來攻擊, 當選之後則無下文, 跟今日如出一轍。
所以本文主要討論總統當選以後較能實際展開拳腳的 - 經濟和政制方針。

 

特朗普批評金融家久矣, 一朝見光死?

經濟方面, 希拉莉提出「我們」要增加投資, 特別在環保、 綠色能源、 高科技等方面。 此外她用了「Refinance」中產階層的說法。 她指, 唯有中產階層的可支配收入上升, 他們才不必「先使未來錢」, 從而避免墮進股票市場的陷阱, 遏止泡沫經濟的蔓延。


特朗普就說, 一方面中國、 墨西哥奪去美國人的就業機會, 所以要對那些在墨西哥投資設廠請工人、 卻把產品賣回美國本土、 賺美國公民的錢的企業, 徵收懲罰性款項; 一方面, 美國大小企業都要減稅, 美國處處商機, 只要減稅就能刺激生產, 製造職位。


讀者不難發現, 雙方都在複述典型的民主黨、 共和黨經濟觀, 民主黨比較支持政府干預、 主動投資, 共和黨則越是自由主義經濟, 越是贊成。


不過, 美國社會最大的經濟爭議, 莫過於金融資本避稅、 利息收入的負稅過低, 此前「巴拿馬文件」轟動一時, 正因為切中社會要害。 辯論中, 希拉莉雖然攻擊特朗普的資產問題, 批評「他正嘗試隱瞞」, 但也沒有提出針對金融資產的具體政策, 大異其黨內手下敗將、 社會主義者桑德斯。


共和黨的特朗普, 此前一直批評金融資本, 調查往往顯示他獲白人基層支持。 但是今日他亦沒有提出任何對策, 甚至在經濟方面, 完全站在企業主角度, 只談所謂「涓滴效應」, 對比希拉莉「Refinance」中產階級的說法, 更顯親近企業家。 莫非真是一踏上選舉論壇, 共和黨本色即時「見光死」?


如果特朗普「見光死」, 暴露階級立場, 那麼希拉莉說「我們」支持投資, 含糊其辭, 則是妙棋。 到底是政府投資, 還是引入私人投資? 如果是前者, 則意味加稅或減少公共福利, 等於勒緊褲頭, 而中產階層往往對此最無還手之力。 希拉莉的說法, 卻把可能損失選票的事, 說成皆大歡喜的德政。


誰的法律、 誰的秩序?

在政制方面, 近日多宗槍擊案, 涉及了警權過大和種族歧視的爭議。

面對種種矛盾, 特朗普只說「Law and Order! 」, 好像香港建制派日日夜夜那句「法治繁榮穩定」, 但是具體來說如何解決問題, 卻無下文。 希拉莉提出設立委員會, 讓聯邦政府(華盛頓中央政府)更能了解、 甚至與聞各州、 各地的警務問題, 以便嚴行既有的章法。


現在輪到特朗普含糊其辭了。 如果「Law and Order」的實行者是州、 是縣市、 甚至鄉下小鎮那些獨行俠警長, 那麼問題大概只會變本加厲; 即使對他的基本盤紅脖子(Red Neck, 傳統鄉間保守白人)而言, 這種政策對他們也無好處。


美國選戰一整年, 選民有時間冷靜思考政綱, 不利特朗普

所以不少評論指, 特朗普初戰小敗, 不無道理。 社會主義者往往批評民主黨對金融資本噤聲、 特朗普則把問題轉移至外部。 如果希拉莉的基本盤是中產階級, 他們本就未必願意推倒經濟制度; 但是特朗普的基本盤卻是白人基層, 一旦他們發現無論怎樣再罵墨西哥人、 中國人、 穆斯林、 性小眾, 特朗普都無法提出針對金融資本的政策, 選情或會出現逆轉。


從技術角度而言, 像香港立法會這種選戰只得兩三個月的選舉, 激進主張可能借一時熱血而入局, 但美國大選選戰維時一整年, 選民大有冷靜思考政綱的時間, 這對特朗普更加不利。


當然我們不能忽略, 畢竟美國大選靠「選舉人票」定勝負, 如果特朗普牢牢掌握「Red Neck」民心, 就能掌握中部大部分的州, 就算全國而言選票較少, 依然有可能奪得寶座。


列印   Email